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二十岁出头,天人之境?”

    韩青脸上终于有了一抹动容。

    “没错,当时季元斋在港城强盛之极,先生也知道那个时候的港城还在英吉利的管辖之下,但饶是如此,甚至当时的英政府都要对季元斋礼让三分”

    唐玉向往的说。

    “而且季元斋的弟子乐善好施,在港城口碑极好,那个年代人们对于修炼之人知道的远比现在多,也许在他们的印象中并不知道这些季元斋的弟子有多么强大,可能就是觉得他们乃是习武之人吧,不过,说真的,那确实是港城修炼最好的年代了。”

    韩青点点头:“那那个青年门主的消息呢?”

    二十岁出头的天人之境高手,五十年前,那现在应该也只是七十岁吧,那个时候已经到了天人之境,那现在的修为呢七十多岁,别说他后来突破了,就是原地踏步,七十多岁的天人之境高手,应该也是生龙活虎才是啊。

    “季元斋的那位年轻门主当时在港城经常抛头露面,当时的港城人们都说他是活菩萨转世,是港城的守护神,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那时候,海外别国纷纷想要在港城分一杯羹,很多不道义的事情开始出现,多亏了季元斋那位年轻门主在其中斡旋,这才为港城百姓争取了一点点利益。”

    说着,唐玉看向韩青:“先生,这偌大的世界上,修炼宗门数不胜数,就算是西洋之人也有他们的修炼法门,骑士法师数不胜数,而我们华夏周遭的太阳果和太极国更是深受我们文化的影响,修炼也不例外,也产生了不少强悍的修炼势力,当时那个年代,那样的港城,自然是列国纷争也是诸多世界宗门抢占的时候”

    唐玉深吸一口气,似乎对着季元斋十分的敬重,也似乎是对那位年轻门主十分的敬重:“这些纷争你,最终总会损害一方的利益,而诸强都不愿意低头,伤害的就只有民众,但是,那位年轻门主站出来了。”

    说到这里,唐玉的语气都激动了起来:“少年崛起于草莽,在一场诸强对垒的擂台赛上,那位年轻门主战胜数不尽的对手,最终成为了港城第一人,也让所有人对港城本土的修炼势力刮目相看。”

    “擂台赛?”韩青楞了一下。

    “没错,先生可看过叶问黄飞鸿这样的电影?”唐玉笑着说。

    韩青点点头。

    “就是那种形式,那个年代的港城就是如此,有什么事情,大家擂台上用拳脚说清楚。”唐玉神往的说。

    那是一个纷争的年代,但是现在想想,也是一个公平的年代。

    没有阴谋诡计,大家实力说话。

    修炼之人的擂台,那得多大啊

    “那个时候这个年轻门主就已经是天人之境的高手了吗?”韩青问道。

    唐玉点点头:“没错,一鸣惊人,众人皆服。”

    “那后来呢?”韩青急切的问道。

    魁盘中先辈的话中,他有一位老友在港城季元斋,而若是先辈的话属实,那么那个人现在很可能已经两百多岁了,修为该多么的恐怖?而现在,在唐玉的口中,韩青又知道了这位季元斋的年轻门主,二十岁出头就已经是天人之境的高手,这季元斋实在太神秘了,那这年轻门主和先辈口中的朋友,是不是又是什么关系呢?他们既然都是季元斋的人,如果那朋友还活着的话,那季元斋该何其恐怖,恐怕不是一个小小的港城能够束缚的吧

    “后来”

    唐玉的语气突然低沉了下来,脸上有几分彷徨:“后来,这个年轻门主就消失了。”

    “消失了?”韩青一愣。

    “没错,擂台赛之后不久,港城就没有他的消息了。”

    韩青摸了摸鼻头有几分不解:“你知道些什么吗?”

    作为港城的大世家,唐家那个时候应该已经在港城立足,自然应该知道一些内幕。

    果然,唐玉点点头:“据说他是去了一趟内地很远的地方这一去,足足去了数年,再回来的时候,港城已经是另一番天地了,合欢派和衔月楼在港城政府的帮助下崛起,实力俨然不在季元斋之下。”

    “但是照着这年轻门主的实力,他完全可以再重整港城,哪怕他依旧是天人之境前期的高手呢。”韩青分析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而且当时很多人都猜测,重回港城的他实力很可能再一次精进了,就算是合欢派和衔月楼的新任门主和楼主实力也到了天人之境,但是和他比起来,还是要弱上不少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他回来之后再也没有过问过港城之事,不论是社会上还是修炼界,他都没有再出现过,而季元斋也开始渐渐的走下坡路,直到最后,销声匿迹,只留下一个名号。”

    “为什么?”

    韩青摇摇头,脸上有几分不解。

    “没有人知道,大家都说他可能是去了内地会了仇人,然后被人家打败了,甚至修为都受损了,季元斋在他的带领下也没有再和合欢派以及衔月楼抗衡的实力了,也有人说他看破红尘不想再参与这些纷争了,退出了港城修炼界总之,众说纷纭,但是直到前些年一次大伯和我夜谈的时候聊到了季元斋,他说了一句话我觉得可信。”

    唐玉凝神说道。

    “唐家主?”韩青沉吟了一下:“唐家主怎么说。”

    “家主说,当时他的父亲也就是我大爷爷曾经在那年轻门主回到季元斋之后前去拜访过,据他所说,那门主的实力并没有任何的受损甚至确实又精进了,只是意志却消沉了许多,再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了。”

    韩青点点头靠在了沙发上。

    他看着天花板,想着季元斋的往事,想着那个可能存活的两百岁老人,想着那个突然消沉的英才门主。

    季元斋的历代,到底发生了什么?

    隐隐的,韩青觉得这年轻门主之所以消沉,很可能和他去了一趟内地有关,内地很远的地方他到底去做了什么呢?

    “这季元斋在哪里,你知道吗?”

    想要知道这一切,季元斋,不得不去。

    韩青看向唐玉问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