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唐宝宝和夏溪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残破了,这个上一次见还精致得体的两人,此时如同逃荒一般,脸上全是泥土和苍白。

    而站在她们的身后,是身体紧绷的唐玉,他的眼睛全是血丝,嘴唇干裂,精神高度集中,但是身子却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此时,支撑的他只是信念。

    “没事了。”

    韩青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唐玉身子一震瞬间蓄势待发,眼神如同受惊的饿狼一般。

    韩青皱了皱眉头无奈的摇摇头。

    一缕淡淡的精气从他的掌心传入了唐玉的身体内。

    唐玉这才终于平静了下来,眼神中的戒备也松懈了下来,他吞了吞口水转过头看向韩青,脸色一喜:“韩先生?”

    “韩先生!真的是您吗?”

    当确定眼前的人真的是韩青之后,唐玉的身子一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他太累了。

    一旁,夏溪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有着几分劫后余生的喜悦,但更多的却是悲伤。

    唐宝宝躲在林清歌的怀里,这个之前还懵懂无知的小姑娘,此时遍体鳞伤,甚至她身上的衣服都烂的不像样子了,林清歌急忙将自己的风衣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伯母。”

    韩青看向夏溪,手上,是他刚刚脱下的长衣。

    夏溪深深看了韩青一眼接过了他的衣服,披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股久违的温暖终于从新回到了她的身上。

    看着眼前落魄不堪的三人,韩青拍了拍林清歌:“清歌,我们先回去吧,此地不宜久留,而且宝宝他们太虚弱了,赶紧带回去休息吧。”

    林清歌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歉意的看向夏溪:“伯母,您瞧我太激动了,忘记你们辛苦了这么久了,车子就在山下,我们快回去吧。”

    说着,林清歌拉着唐宝宝就要往回走。

    “韩先生”

    这时候,搀扶着大树才勉强站稳的唐玉急忙道:“先生虽然家主让我们投奔你但是”说着,他有些为难:“合欢派知道我和伯母以及宝宝逃了出来,怕是还在搜索若是贸然去你们家的话,我怕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说完,唐玉叹息了一声。

    昨天逃出之后,他们就直接跑到了港城最偏僻的地方,那里,没有任何修炼之人的踪迹,但是好景不长,下午的时候唐玉就感应到开始渐渐有修炼之人出现,合欢派果然已经开始在全港搜索他们的踪迹,夏溪和唐宝宝没有修为,只有唐玉能够感受到危机,无奈之下,他想到了一句名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当下他决定带着伯母和妹妹重返唐家,虽然不想重回这悲伤之地,但是这是唯一能躲避风头的办法,在老林中,唐玉买了干粮,三个人就这样待到了现在。

    刚才有脚步声的时候,躲在林中的他们害怕极了,甚至想着是不是那恐怖的鬼夫又回来了

    但是很久之后,唐宝宝突然说是林清歌,唐玉和夏溪都是一阵不敢相信,谁知道,一个没拦住唐宝宝就冲了出来。

    万幸的是,真的是他们。

    “对啊,小韩,合欢派合欢派太强了,要是让他们知道是你和清歌小姐收留了我们的话,恐怕会给你们带来祸难啊。”夏溪也担忧的说道。

    林清歌倒是没有想这些她看了一眼怀中的唐宝宝惊讶的呼唤了一声:“宝宝?”

    没有声音。

    “睡着了。”林清歌心疼的说。

    夏溪心中一痛走到了唐宝宝的身旁,不自禁的抽泣了起来。

    “这孩子太累了,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苦啊”

    “伯母,回我家吧,没事的,怎么说我也是公众人物,他们不敢对我轻易下手的。”林清歌摸着唐宝宝的小脑瓜坚定的说。

    夏溪一阵感动,但还是和唐玉一样,看向了韩青。

    他们知道,这里唯一能拯救他们的,只有这个男人,不论是按照唐一峰的遗话还是他们自己的感觉,韩青,都是他们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人了。

    “回家吧。”

    韩青淡淡一笑:“有我在。”

    说完,他不由分说的就朝前走去,身后,夏溪和唐玉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感激。

    “啊”

    只是刚走了两步,夏溪突然痛呼出声。

    “伯母!”

    唐玉急忙走了过来,只见夏溪脚踝处红肿,显然是扭伤而且很久了,只是刚才一直高度紧张也没发现,现在见到韩青身子也松懈了下来,这痛也就直直的袭上心头了。

    “韩青”

    身子一轻,夏溪还来不及反应。

    韩青已经将他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夏溪虽然已为人母,但是年纪却不大,当初生下宝宝的时候还没有到二十岁,现在也不过三十多岁,正是女人最成熟的年纪,就这样被韩青背在了身上,她脸上止不住的红了起来。

    “走吧。”

    韩青默默的说道,林清歌点点头也扶着唐宝宝和唐玉跟在了韩青的身后。

    青石板路上,几人的身影被月光拉得越来越长,身后,寂静衰落的唐家以及百道唐家子弟的亡魂似乎也在朝着他们最后的希望挥手,告别。

    死的传承,由生继承。

    坐在车里面,韩青开车,唐玉坐在副驾驶,后面是林清歌和夏溪,唐宝宝则像一只小猫一样横身躺在了两个人的怀里。

    “这么说,唐家主”听到唐玉将唐家发生的事全部说完之后,韩青脸色凝重的说。

    唐玉缓缓点头。

    “家主被那合欢铃摄取了一魂想来现在已经是傀儡了”

    后排,夏溪的身子一阵阵抖动,显然说起了她心痛的地方,让她无处安伤。

    “合欢铃。”

    韩青皱了皱眉头:“这合欢铃这些年就出现过这么一次吗?”

    唐玉恩了一声:“合欢铃是金玲夫人的至宝,也是合欢派的镇派之宝,据说很早之前曾经在和衔月楼楼主交手的时候出现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了,具体有多强,我们也不清楚,但是连家主都想来很难对付。”

    韩青深吸一口气,车窗外车水马龙,繁华的都市不会有人知道,在那城市一角的深山中,发生了什么。

    一件能够摄取天人之境高手的武器

    再加上它的主人乃是一位天人中期的高手,韩青的心中也越发沉重了。

    看到唐玉也疲惫不堪,而后座的夏溪也在强忍悲伤,韩青也知道不能再多问了,猛踩一脚油门,车子加速行驶,倒影掠过,半小时之后,林清歌的别墅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通明的灯光,是悲伤的人,最好的归途。

    “回家吧。”

    韩青轻轻的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