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小子够可以的啊。”

    “这小子谁啊?没见过啊。”

    “是不是傻?难道不知道这是宋少么?”

    “今天真是有好戏看了,不过说真的,不管这小子是谁,还真是羡慕他呢,刚才听他说了吗,他说这大美女是他马子耶,人家美女还凶他呢,打情骂俏,真羡慕他啊。”

    “呵呵,待会被宋兴海揍了,你就不羡慕了。”

    此时,整个大厅议论纷纷,聚焦点都放在了韩青这一桌上。

    吃个饭,也能这么精彩,韩青真的很辛苦啊。

    “哥们,哪里来的?”看到韩青这么针尖对麦芒,宋兴海倒是想要了解了解这个小子,是什么,给了他这么大的勇气。

    “浙省杭城,人家天堂,懂吗?”韩青看了他一眼,骄傲的说、

    “哦,内地来的内地佬啊,我说你这么跳呢,勇气原来是无知给的。”宋兴海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小子面生还敢在自己面前拽,原来是内地来的小白啊。

    “勇气是梁静茹给的,不是无知给的。”

    这时候,韩青还不忘说一句冷笑话。

    “行,谁给的不重要,重要的,不论是哪里来的勇气,你都要后悔了。”宋兴海扭扭脖子不在意的说,知道了这小子身份之后,他更加无所顾忌了。

    “这么说,你要先让我后悔了?”

    韩青看向他,似乎在等他确认。

    宋兴海点点头:“当然,难道你还真想让我后悔?”

    韩青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好吧,你会更加后悔的。”

    说完,韩青站了起来。

    “哟,这小子还站起来?”

    “这是要正面刚一波呢?别的不说,这小子的勇气我还是很欣赏的。”

    “待会成了熊猫,你就不欣赏了。”

    “哈哈哈哈。”

    众人纷纷笑了出来,等着看韩青的笑话。

    看到气势如虹的站起来,宋兴海都吓了一跳,这小子可以啊,还主动跳出来了:“行啊,这要是不让你在医院躺个一年半载,我还真对不起你这气势呢。”

    韩青淡淡一笑,路了撸袖子。

    大干一场的模样。

    “我靠,牛逼,哪怕明知是死,装逼也要到最后一秒,这才是一个逼王的最高境界啊。”

    “是啊,我现在大约能想到这美女为什么能看上他了,这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最喜欢看着中傻子的演出了,我一定会好好配合他的表演,适时的笑的。”

    众人纷纷侧目,不论韩青今天有多惨,他这架势,大家算是记住了。

    “动手吧。”

    韩青看了一眼这几个小混混。

    “韩青,要不我们走吧。”

    林清歌看了韩青一眼,不想将事情闹大。

    但是韩青并不在意,几个小混混而已,要不是人多,他直接让他们当场爆破了,只是人多耳杂还是公众场合,自己必须表现的像个正常人一样。

    不过,让他们断胳膊断腿是肯定的了。

    “上。”

    宋兴海看到这小子这么能搞,风头都被他抢了,心头不爽,直接挥手。

    几个小混混脸上阴笑,他们看起来年轻但事实上在港城混了这么多年,要知道,港城古惑仔可不是一般内地小混混能比的,对付这么一个内地小白,他们三拳两脚就能让他妈都认不出他是谁来。

    “小子,你死定了。”

    一个左边臂膀纹着青龙的绿发青年说道。

    “哦。”

    韩青点点头。

    “操!”

    几个小混混终于再也忍不住,直接一拳拳朝着韩青打了过来。

    这么高级的餐厅,他们说动手就动手,可以想想宋兴海的能量有多大,工作人员站在一边,他们想上来劝架但是不敢,要知道宋兴海的父亲就是这酒店的股东之一,他儿子在这里玩,他们能说什么?

    这些小混混摆明了是经常打群架的主,上来就是一窝蜂的冲着韩青挥拳,各个脸上洋溢着得意。

    只有韩青,拳到了他眼前了,他才终于动了。

    顺手抓住第一个靠近的自己的拳头,韩青往自己身前一拉。

    砰砰砰!

    乱拳瞬间打在了这小子的身上。

    “他妈的你们打谁呢!”他暴怒一声,脸上瞬间就成了熊猫眼。

    韩青嘿嘿一笑松开了他的手:“兄弟这么够意思,还帮我挡着,多不好意思啊。”

    那青年脸色阴沉,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刚才韩青在瞬间将自己抓住放在了他的面前:“行啊,练家子啊?”

    韩青撇撇嘴:“一般。”

    “呵呵。”

    他冷笑了一下再一次挥手,这次,六个人将他团团围住。

    “上。”

    再一次,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韩青叹息了一声微微躬身,然后从一个缝隙中钻了出去,回头瞬间一脚又揣在了那青年的屁股上。

    哗啦一下,他就再一次成为了其他五双拳头的暴打对象。

    当他再一次怒喝出声的时候,全身已经伤痕累累了

    几个人急忙散开,当他们回头寻找韩青的时候,发现了惊人的一幕,不知道什么时候,韩青竟然已经站在了宋兴海的身后,随意的将手搭在了宋兴海的肩膀上,而宋兴海似乎就这样被制住了,脸色铁青青筋暴起,甚至额头都有汗珠流下来。

    “疼吗?”

    韩青在他耳边轻声说。

    咕嘟。

    宋兴海深吸一口气想要倔强一把,但是随即,韩青的手好像千斤顶一样再一次压了下来,在别人眼中,韩青的动作就像是老友勾肩搭背一样,但是只有宋兴海知道,此时这支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有多么的沉重。

    “疼疼疼”

    他急忙痛呼。

    韩青轻笑了一下点点头:“后悔了吗?”

    “后悔了后悔离开”宋兴海咬着牙尖说道,但是同时,他也给了站在远处的大堂经理一个眼色,后者立马明白,然后开始疏散在场的食客。

    食客们各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一个内地来的家伙,竟然这么拽,实在是让他们惊掉了下巴,不少人还想留下来看热闹,但是都被大堂经理敢走了,只是出了门口,他们依旧不走,朝着里面张望。

    看到人都疏散的差不多了,虽然都躲在门口不愿离开,但是地方已经够大了,宋兴海再一次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小子,不要太猖狂了,你会死的很惨的。”

    他语气阴森,充满了想将韩青大卸八块的**。

    此时,林清歌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韩青,倒没有太多的紧张,哪怕韩青已经展露出了这么强的实力,但是她依旧淡淡的看着,甚至,全场她才是从头到尾没有任何波动的人。

    “请单老!”

    宋兴海大喝一声。

    只见包间的通道处,瓜仔带着一位老者缓缓走了出来,老头的脸上还有这阵阵的红晕,甚至理应干枯的嘴唇都是湿润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