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爸爸?”

    别说庭院中的修炼之人发现唐一峰的异样了,就是唐宝宝都看出来父亲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爸爸怎么了?”

    唐宝宝拉着夏溪的手,脸上满是担忧。

    夏溪心中的担忧和不解比唐宝宝一点都不少,但是此刻她只能相信自己的丈夫:“没事,你爸一定会赢的。”

    话虽然这么说。

    但是事实却是,唐一峰手中的灵刀开始渐渐涣散,他的身子甚至也出现了抖动,站在屋檐上的那具**好像开始渐渐变得无力。

    “家主怎么了?”

    “灵刀那霸道的力量呢”

    “怎么感觉不到灵刀的威压了呢?”

    “你们看家主的瞳孔”

    不少人纷纷抬头仰望。

    只见唐一峰原本漆黑的瞳孔开始渐渐变成了一种泛着虚白的灰色,看起来很渗人。

    “难道是”

    一直守护在唐宝宝和夏溪身旁的唐玉低声呢喃脸色凝重:“难道是三魂之一胎光要被夺体了吗?”

    此话一出,无人不震惊。

    “若是胎光被夺体!那家主岂不就是一具空壳了!”

    “三魂之首乃是胎光,万万不可啊!”

    “这合欢铃不就是多人魂魄的邪物吗?”

    终于,大家都明白现在高处发生了什么。

    如果胎光真的被摄取那唐一峰,就败了。

    鬼夫看着眼前渐渐开始变得无力地唐一峰,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合欢铃还在半空中摇曳,修为高的人甚至能够看到合欢铃和唐一峰只见,有一条淡淡的银线牵连,而那,便是胎光之魂!

    合欢铃当真正在一点点的摄取唐一峰的胎光之魂!

    “若非你大意,就算是合欢铃也未必能这么轻松就摄取了你的胎光,唐一峰,你英雄一世糊涂一时,也怪不得别人了。”

    鬼夫看着唐一峰淡淡的说。

    “终究是唐家的气数要尽了,不过,你这样的修为,当一具傀儡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我合欢派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天人之境的傀儡了。”

    这样说着,鬼夫抬头看向合欢铃,眼中更是深深被这宝物折服。

    “准备收割。”

    看到胎光之魂越来越弱,鬼夫知道,唐一峰马上就要败下阵来,那一刻,唐家的唐一峰死了,但是合欢派的“唐一峰”活了。

    低下头,鬼夫对院落中的合欢派下达最后的命令。

    除了唐一峰,这里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看上眼,全部杀掉,这也是门主的意思。

    “是!”

    得到鬼夫的命令,庭院中的合欢派之人再度露出了贪婪的笑容,他们手上的武器沾满了鲜血,但是嘴角的嗜血却并没有被满足。

    只有屠了唐门,这一次才算圆满。

    “守护夫人和小姐!”

    危难之际,唐玉知道唐家真的已经濒临绝境,他大声一呼。

    所有人瞬间朝着夏溪和唐宝宝汇聚而来,每一个人都拿着手上的武器,哪怕他们身上的伤口还在不断的溢出鲜血,但是他们依旧怒目圆睁,时刻准备为夫人和小姐献出最后的生命。

    唐宝宝哭了。

    看着高处的父亲,那个曾经无所不能,在他心中宛若神明的父亲,此时,被一根银色的长线牵引着,呆呆的站在高处,脸上无光,仿佛死人一般。唐宝宝的心好像被千针扎一般,短短的十几天,自己先后失去了一切,从丁伯开始,现在,是整个唐家,甚至自己的父亲,这个港城无人敢动的天人高手,此时也形容虚设一般

    “妈妈,爸爸怎么了爸爸怎么了”

    唐宝宝紧紧的抱着夏溪,脸上满是泪水不断的低声哭诉。

    夏溪抹了抹自己的眼角,此时,她的心中没有了伤悲,只有一股倔强,她虽不是修炼之人,但是无论如何,她都是唐家夫人!

    她的丈夫,为唐家战死,所有的唐家之人,守护在她们母女的面前。

    夏溪绝境延续唐家最后的骄傲。

    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惨笑,恋爱的看向怀中不断嘤咛的宝宝:“傻孩子,今天发生的一切你都记住了吗?”

    唐宝宝哭着,不断的哭着。

    “孩子,妈妈知道你记住了,记住了就好,只要记住了,总有一天,我们会要回来。”

    “这苍天,定会还我唐家清白。”

    夏溪昂着头。

    高处,鬼夫冷哼一声淡淡吐出一字:“杀。”

    刀光剑雨再现!血水再次弥漫。

    “一峰!”

    在厮杀声中,一道划破长空的呐喊,在绝望中迸发。

    夏溪吞咽着无数的悲伤,对着高处男人的身影,声嘶力竭的呐喊。

    这一瞬间,唐一峰的身子终于颤动了。

    木偶一般的身躯重新汇聚了一点点的力量,他一直紧闭的双眼再一次睁开,原本已经涣散的瞳孔开始有了一点漆黑的颜色。

    “夫人宝宝”

    他艰难的低头,身体已经不能完全由自己控制,而这一转瞬即逝的清明,也是他费尽所有的心力才做到的。

    “一峰!孩子还在这啊!”看到自己的丈夫真的恢复了一点清明,夏溪撕心裂肺的喊道。

    这一句话,唐一峰苍白的脸上一震,随即他留恋的看向宝宝,浑浊的眼角有泪水溢出。

    “宝宝”

    他低声呢喃。

    站在唐一峰对面的鬼夫脸色惊变:“这”

    只见合欢铃原本还在摄取最后一点残魂的银线竟然开始出现了倒流的迹象,一点点力量开始重新朝着唐一峰汇聚。

    “走”

    幻化的灵刀再一次在唐一峰的掌心开始浮现,一点点的变大,惊心动魄的力量再一次回来。

    “唐一峰,真是没想到你定力如此之强啊,不愧是天人之境的高手,是我小瞧你了,可是,你这不过是死到临头的挣扎罢了,就算你能勉强从合欢铃中夺回一点魂魄,但终究只够你一击罢了,唐家的灭亡,已经不可阻挡了。”

    鬼夫冷冷的说。

    只是唐一峰却全然不在乎,他的眼中闪烁着最后的光芒,也是一个天人高手最后的挣扎。

    为了女儿。

    “跑!”

    他怒喝一声,手中的长刀再次幻化成形,朝着鬼夫横劈了过去!

    这一击,凝聚了他此时所能展露了所有的修为,甚至双目都崩裂出鲜血,在挥舞的间隙,他左手在虚空一划,一道银光打在了唐宝宝的身上,闪烁了几下之后藏匿在了她的体内。

    “去找韩先生!”

    他冲着唐玉怒喝,唐玉深深看了唐一峰一眼用力点头,拉着夏溪和唐宝宝就朝着外面冲去。

    所有的唐家之人此时都明白了家主的心意,他们拼死挡住所有想要靠近夫人和小姐的人,用鲜血为三人的逃生之路树立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墙。

    在离开家门的一瞬间,唐宝宝回头望。

    高处的鬼夫脸色一冷试图追杀过来,但是唐一峰用**直接横亘在了他的面前,合欢铃震动,唐一峰七窍流血,但依旧挣扎着用生命的最后一丝清明拦住了鬼夫。

    庭院内,合欢派的高手还想奔来,但是几位宗师级别的叔伯同样用肉身挡住了一切,哪怕以少敌众,他们毅然决绝。

    青石板上血长流。

    唐门儿女多情仇。

    自古恩怨天注定,

    不破合欢终不还。

    三道身影终于消失,而整个唐家老宅也在鬼夫一声不甘的呐喊中,轰然坍塌。

    从此港城,无唐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