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唐家灵刀诀。

    唐家功法中最顶级的一招,只有修为到了天人之境的高手才能修炼,而如今的唐家,只有唐一峰一人有此修为。

    甚至,这一招若非今日唐一峰使出来,不少人可以说是终生未见。

    “唐家灵刀诀果然是武道顶级功法,这幻化长刀灵气浓度极高,而且其中蕴含的力量更是令人心悸,若不是唐一峰在可以压制这份力量,这庭院之中,修为低的人怕是要直接殒命了。”

    合欢派的长老看着高处的唐一峰拂了拂自己的胡须说道。

    “是啊,唐家能有今朝,确实有些根基,这灵刀诀当年便已经不少人知道了,乃是唐家立门的根本,据说败在这一招下的高手不尽其数,今朝得见,也算是满足了人生一大愿望啊。”

    “呵呵,这唐家灵刀诀是厉害,可是,鬼夫大人也不是一般人,更何况,他还带着夫人的合欢铃呢。”

    有人笑着说。

    没错,不论合欢派的这些长老再如何被唐一峰这灵刀诀赞叹,但是也只是赞叹,脸上却没有一丝担忧。

    他们带着合欢铃。

    玲在人亡。

    任何人,任何功法,在合欢铃的面前,都不堪一击。

    “鬼夫,束手就擒吧,在我唐家灵刀诀面前,还从未有人能生还,现在若是你跪下,我还能留你全尸。”

    唐一峰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提着这幻化而成的灵刀,好不威风。

    只是鬼夫的脸上却没有唐一峰等待的惧怕,相反,他很从容。

    “唐家气数已尽,唐一峰,不止是你,还有你唐家的每一个人,你的夫人,你的女儿,你唐家的子子孙孙,甚至”

    鬼夫望向西北。

    “你转移到西北的唐家后人”

    唐一峰脸色大变,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

    “你以为他们能活?”

    鬼夫不屑一笑:“我合欢派的精英早已经在西北等着他们了,等待他们的,不是黄土地的希望,而是即将被他们血水染红的绝望。”

    鬼夫的声音很大。

    每一个站在庭院中的唐家子弟都听得清清楚楚,一股巨大的悲伤袭上了他们的心头,他们在此赴死一战,为的就是换取转移到西北的妇幼们的希望,那里,有在场之人的夫人,有他们的孩子,是他们死战的信念所在。

    可是现在,一切早已经被合欢派提前知晓,就像是一张,他们自投罗。

    想想他们下了飞机回到祖籍,等待他们的是刀光剑影

    悲凉的风吹拂每个唐门人的面庞,他们握着武器的手青筋暴起,脸上的仇恨几乎如同燃烧的火焰,在他们的瞳孔中跳跃。

    “绝望吗?”

    鬼夫笑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享受着这种感觉,别人的绝望,及时他们的快乐。

    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悲伤之上,没有比这更让他开心的事情了。

    “不用太绝望,你们会比他们还要先走一步,到时候,阴间路上好相伴,多好。”说着,鬼夫斜眼看向庭院之中的唐宝宝和夏溪。

    “那是你夫人和女儿么?”

    他舔了舔嘴角。

    “你敢动他们一下,我要你碎尸万段。”

    唐一峰,这个中年男人,这个闻名港城的天人高手,此刻眼中只有入火的恨和伤。

    “放心吧,这两个女人,我会让她们死的更**的。”

    说着,鬼夫贪婪的看了她们一眼,眼中欲火焚烧低声呢喃:“母女一起啧啧”

    人世间最大的侮辱,莫过于此。

    灵刀几乎是瞬间从空中劈落!

    “畜生!死!”

    唐一峰怒吼道。

    只见那领导从最初的只有一米多长,在唐一峰挥出的瞬间开始暴涨,当来到鬼夫头颅之上的时候,已经足足有十几米长!而闪烁着寒光的刀刃更是已经逼近了鬼夫的发丝。

    “爸爸真厉害!”

    看到这一幕,唐宝宝由衷的说,此时,在她的心中父亲俨然已经是一个不可战胜的战胜。

    整个唐家一片欢欣鼓舞,实在是唐一峰这招实在太过霸气,那长刀之中蕴含的能量,甚至让整个庭院中的建筑都开始颤动,刀刃尚未来到鬼夫头上,庭院已然多处坍塌!

    只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就在唐家之人以为鬼夫败局已定的时候。

    一阵铃声响起。

    叮铃铃

    叮铃铃

    叮铃铃

    似乎从九幽而来,如此浅吟低唱但是却婉转三千,在如此淋漓的攻势下,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如同天籁之音,莫名响起。

    当这抹铃声颤动的时候,合欢派的人脸上露出了敬仰,庭院之中的他们纷纷跪拜在地仰望着半空中凭空而欢动的那银色铃铛。

    “合欢铃在上,合欢派众弟子见过夫人。”

    大长老低声庄重。

    “合欢铃在上,合欢派众弟子见过夫人。”

    所有合欢派的人皆朗声尊崇的说。

    合欢铃,合欢派的镇派之宝,据说也是合欢派第一人门主黑心老人所用的宝物,直到今天,这合欢铃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了。

    最早的时候,合欢派尚且还是修真门派,那时候合欢铃便已经在世间大放异彩了,拥有了合欢铃的黑心老人也在数次和中原高手的交锋中取得胜利,最终成立了合欢派。

    合欢铃可将人的三魂七魄生生摄取一魄,护在铃内,让人得以肉身不灭。

    当然,这是它好的一面。

    另一面的能耐也是相似,只是那意味却反转,可将人的三魂七魄摄取一魂,收在玲内,让人变成少一魂之人,而这一魂正是三魂之中的胎光之魂,乃是人生的本魂,少了此魂,人不是人。

    使用合欢铃的人修为越高,合欢铃面对对手时候发挥的力量也就最强。

    据说,在金玲夫人第一次使用此铃的时候,对手正是衔月楼的楼主,只是那一战究竟为何却是没人知道,众人只知道若不是月如霜刚好也有意见顶级神兵的话,怕是要败在金玲夫人手下。

    而如今,这合欢铃出现在了鬼夫的手上。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将铃铛置空,铃音悦耳,但听者无不动容。

    所有人,眼神开始渐渐的空洞,一切杀戮好像终止,在他们的眼中似乎看到了什么极美丽的东西。

    包括唐宝宝,包括夏溪。

    甚至唐家众位长老,也是眼神空洞。

    只有半空中的唐一峰脸色大变,但饶是他,身子都是猛烈震动。

    “竟然是合欢铃怪不得你这么嚣张”

    唐一峰不断低声呢喃,但是他手中的长刀,却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还担心你们唐家之人?”

    鬼夫冷笑望他。

    “这合欢铃,要的就是你的胎光之魂!”

    说着,他虚空一握猛的摇了几下,空中铃铛极具颤动,铃音更盛,而这一次,庭院之中的人竟然清醒了过来。

    只是,唐一峰的脸色却渐渐变的苍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