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妈妈爸爸真的没问题吗?”

    唐宝宝躲在夏溪的怀里。

    “啊!”

    话音刚落,宝宝尖叫声又起。

    只见在他们的不远处,一个唐家的子弟被一剑封喉,他的脸上还有不甘,甚至他还想要挥动手上的长剑,但是已经没有力气了,喉咙喷涌而出的血泉消耗了他所有的生命。

    灭门之战就这样开始了。

    夏溪不想让唐宝宝看到这一切,但虽然是这样想,但是她依旧让自己的宝贝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温室的花朵注定不能经历风雨。

    若是这丫头能逃出去,她将是唐家未来的希望,到了那个时候,夏溪甚至不知道自己和他的父亲是否还能活着,但是无论如何,她都希望她能记着,她是唐家的血脉,她的身上,背负着血海深仇。

    “不怕,孩子,看清楚了,眼前这些人,就是我们唐家世代的仇人,孩子,坚强一点,看看,每一道身影的倒下,都是为了我们唐家,记住,日后,若是你能活下来,一定要替我们唐家报仇,记住了吗?”

    夏溪抹着自己眼角的泪水说道。

    唐一峰希望未来自己的这个宝宝能够平平淡淡的过一生。

    但是此时,夏溪却希望,她能记住眼前每一个倒下的身影,记住每一个贪婪不断杀戮的人,日后,血海深仇,十年不晚!

    “孩子,妈妈和你一直生活在你爸爸和唐家的怀抱里,到现在,你也没有一点修为,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是记住,就算是你办不到,只要你活着,我们唐家的血脉就能延续,子子孙孙,不杀尽合欢派之人,永世不休!”

    夏溪摸着唐宝宝的小脑瓜,两个女人虽然柔弱的,但是却站在大厅前的高台上,看着眼前血水纷飞的厮杀。

    唐玉站在两人的身后,他的眼神时刻锁定上空,那里,唐一峰正站在屋檐上,而他的对手,鬼夫,则矗立在对面的一根巨树上,脚尖点在树枝上,迎风而立。

    那里,才是整个战局决定性的位置。

    而只要有一点生机,唐玉就会立即带着唐宝宝离开,带着唯一的希望,呕心潜伏。

    噗。

    又一名唐家的子弟倒在了地上。

    直到这个时候,唐家人才发现他们终究还是低估了合欢派的实力,虽然只来了十几人,但是这十几人中竟然已经有了数名宗师,而且其他的也都是先天后期的高手,这样的实力,远不是唐家一般人能够抵抗的。

    终于,在做了数次无畏的挣扎之后,庭院中已经稀稀落落躺了二三十具唐家子弟的尸体。

    冰冷,绝望,但是死不瞑目。

    仿佛只有头上的青天,能让他们长眠。

    横亘港城百年的唐家,竟落得如此下场!

    几名老人从夏溪的身后走出。

    他们是唐家最强的力量,其中,四名宗师高手,更有数名先天后期的高手,他们是抵抗的最后一层力量,当他们出现之后,庭院之中,唐家子弟纷纷后撤。

    剑柄上满是血水,脸上血泪浑浊,他们的眼睛从清澈变成了如今满怀着仇恨,每一个唐家之人,此时内心都铭记了这一刻,终生不忘,世代相传。

    合欢派?不死不休。

    “唐玉。”

    这个时候,夏溪突然回头看向唐玉。

    “伯母。”

    “你可还记得那个韩先生?”夏溪冷不丁的提起了这个人。

    唐玉一愣随即点头:“伯母,我记得。”

    韩青,这个有些神秘的男人唐玉未曾忘记,虽然唐一峰一再瞧不上这个人,但是唐玉却总觉得这人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只是他没有想到,夏溪竟然也一直记着这个人。

    “如果有机会,带着宝宝去找这个男人。”夏溪低声说。

    “妈?”

    唐宝宝一愣看向夏溪,后者微微摇头:“没事,这是后话了,宝宝放心,妈妈不会离开你的。”

    唐宝宝这才微微点头,但是夏溪却不经意的看了唐玉一眼,后者微微点头,夏溪这才放心下来。

    看着眼前的乱象,曾经宁静祥和的唐家一片血海,夏溪的心中却只有那个难以捉摸的男人。

    “他是唯一的希望了,唐玉和宝宝这俩孩子若是能逃出去,整个港城,能帮他们的并且有这个实力的,也许只有他了”

    她在心中沉吟。

    如今,港城没有一个宗门和世家前来相助,已经证明了他们的选择,这个时候,唐玉和唐宝宝就算是出去了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唯一的一条路,就是找到那个男人。

    虽然不清楚他到底有什么实力,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就真的是孤身一人,但是夏溪也来不及想这些了,哪怕可能会让韩青引火上身,但是为了宝宝,她只能这样了

    “韩青,麻烦你了。”

    她看着远处,低声呢喃,她深知,将宝宝和唐玉这个时候托付给韩青,无疑是将他推向了和合欢派绝对的对立面,如果他孤身一人修为浅薄的话最终,也只能随着唐家一起去了。

    “对不起,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下辈子我做牛做马偿还你。”夏溪眼泪湿润,满是愧疚的脸上有几分决绝。

    唐家老人和合欢派的几位宗师高手终于正面交锋了。

    而高处,唐一峰和鬼夫也终于在几次简单的试探之后,出了招。

    天人之境高手的交锋,惊天动地,但是这里毕竟是港城,就算是负隅顽抗的唐一峰也要估量影响,免得到时候自己若是侥幸胜出,结果伤及了无辜或者在社会上造成了影响,那个时候,唐家就真的要完蛋了。

    “肉身相抗。”

    鬼夫看了唐一峰一眼轻松说道。

    “正有此意。”

    唐一峰点点头丝毫不惧。

    港城有规矩,哪怕是到了最后关头,修炼之人亦要将规矩严守到最后一刻,那就是不能造成轰动。

    修炼之人,对于这些极为看重,这也是他们能被政府容忍到现在的一个原因。

    肉身之间的斗法最是硬碰硬,但同时也能将灵气抗衡带来的影响缩小到最小。

    话音落下,两人各自朝前一步,树枝上下摇曳,鬼夫脚尖轻点,如同大鹏一般跃上高空,而与此同时,唐一峰也微微发力,再次腾空。

    天空中,一阵阵惊心动魄的力量传来,虽没有灵气,但是却有着最恐怖的力量交汇,甚至,院落中的交锋都停滞了下来,抬头望向空中,凝视着最终决定战局的一场交锋。

    天人之战,拉开帷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