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天前,唐一峰接到了一封信,枯黄的信封上,是一朵绽放的白莲花。

    合欢派来信。

    打开信封,一片三千字的长信,洋洋洒洒的列举了这些年唐家在港城“为非作歹”的种种恶劣事迹,足足三千多字,言辞激烈,好像唐家乃是港城第一大毒瘤一般。

    署名,金玲夫人。

    而上面,甚至还有港城政府盖下的章。

    也就是说,合欢派要代表港城,灭唐门。

    当时的唐一峰,脸上露出了苦笑,这一切的编造,他只能微笑。

    若是想要毁掉一个人,一个宗门,莫须有的罪名,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一人言,无人信,但是这上面的章,却已经代表着灭唐门,是所有人共同的决定。

    在合欢派的威压之下,在郭李两家的运作之下,唐家终于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从他们开始暗杀唐宝宝的时候,唐一峰就知道合欢派要对唐家动手了,相对于衔月楼和那个已经销声匿迹的季元斋来说,合欢派其实才是在港城扎根最久的宗门,早些年,合欢派只是整个华夏无数合欢派的一个分支而已,但是到了后来,内地的合欢派分支纷纷开始凋谢,只有港城这一支传到了今天。

    而从很早开始,任何一个宗门想要进入港城,都要先过合欢派这一关,直到最后,越来多的修炼势力涌入了港城,合欢派不再一家独大,但是他们想要统一港城恢复霸权的心却从来没有停下过。

    没想到,第一个开刀的,就是唐家。

    唐家,港城三大宗门之后的第一宗门,除了季元斋合欢派和衔月楼之外,唐家这些年的发展最是两眼,隐隐然已经有了取代早已没有了耳闻的季元斋成为港城新的铁三角之一。

    只是,只要唐一峰知道,和合欢派以及衔月楼比起,唐家差的太远了。

    整体实力不说,单单是两门最强之人的对比就已经足够定论了。

    自己不过是天人前期而已,而合欢派的那位金玲夫人,已经是天人中期的高手了,天人中期,这样的实力整个华夏又有多少呢?

    信上写明,十二月十二日,合欢派将会接受唐家的臣服,若是唐家不臣服,他们就要代表港城,让唐家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臣服?

    唐一峰从未想过。

    哪怕代价是整个唐家,他也在所不惜。

    可是,他依旧保留了唐家的希望,将所有的妇幼送到了唐家在华夏的祖根所在,西北,包括自己的女儿和夫人。

    可是现在,她们居然去而复返,唐一峰怎么可能不紧张。

    “你们怎么会来了!”唐一峰的语气焦急,他看向身旁的唐玉:“联系一下,看还能不能派人现在过来将她们接走。”

    唐玉急忙点头,脸上满是忧色就准备去联系机场。

    “不用了。”夏溪摆摆手:“最后一班到西北的飞机已经起飞了,去其他地方还不是被追杀,不如在这里陪着你们。”

    妇女微笑着,脸上有丈夫一起赴死的决心。

    “爸爸,我不会走的。”身旁的唐宝宝也拉着唐一峰的手,虽然稚嫩的脸上依旧有青涩,但是那股决心,却分外的强烈。

    “傻孩子,你知道我们唐家面对的是何等的灾难吗?”

    “爸,你不用说了,我和妈妈是不会走的,唐家有难,别人可以走,但是作为你的女儿,我一定会留到最后的。”唐宝宝坚定的说。

    直到现在,唐一峰才发现自己一直宠溺的这个女儿,好像突然长大了。

    这种变化,好像从丁伯的死就开始发生了。

    夏溪心痛的看着唐宝宝,但是依旧在给唐一峰不断的使眼色,其实本来在飞机上,她已经拜托了别人看住宝宝,自己临时下飞机过来陪着丈夫一起为唐家赴死,只是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也尾随了下来

    唐一峰自然知道夏溪想的是什么,他看了唐玉一眼,两人朝着内堂走去。

    “大伯?”

    “你走吧。”

    唐一峰看着唐玉说道。

    “大伯,我说过了,我不会走,西北那边我三弟就可以了,他的潜力不在我之下,一定可以继承我们唐家的血脉的,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您就让我留下来陪着唐家吧。”唐玉坚定的说,哪怕明知赴死,亦无所谓。

    只是唐一峰却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唐玉,我知道你的心意了,但是眼下有一件事情更加重要,而且只有你能做到。”

    唐玉楞了一下:“大伯,何事?”

    “带着宝宝走。”

    唐一峰闭着眼睛悲伤的说,满是皱纹的脸上全是苍凉。

    “宝宝”

    唐玉低声呢喃。

    “这是大伯最后的心愿了,唐玉,带着宝宝走,不论是回到西北还是去往任何地方,你们兄妹在一起,哪怕日后不能光复我唐家,但是只要你们活着,延续我唐家的血脉,就足够了。”说着,唐一峰走到了内堂的一角在一个柜子里面抽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唐玉。

    “这是我们唐家的传承功法,一共两份,一份我给了你三弟,这一份,我留给你,若是西北那边亦被合欢派”唐一峰心头一痛但还是强忍着悲伤说道:“若是合欢派到西北对我唐家赶尽杀绝,那这一份传承功法就是我唐家祖祖辈辈最后的依托了,你来修炼,若是日后宝宝真想走上修炼这条路,到时候你来传授给他,哪怕没有人帮助,你们一点点的来,你们不行,还有子子孙孙,十年,五十年,百年,我唐家一定会再度香火鼎盛的。”唐一峰缓缓的说,脸色虽然暗淡,但是眼中却满怀希望:“待会我有机会将会杀出一条血路,到时候不论宝宝如何反抗,你也一定要带着迅速离开,知道吗?机会只有一次,错过,我唐家就真的断了。”

    唐玉吞了吞口水,眼角有湿润不断涌出,他抿着嘴角强忍着悲伤接下了这个小盒子,盒子虽轻,但是心中却沉重万分。

    偌大的唐家,这是先辈最后的希望了。

    “大伯放心,我会带着宝宝好好生活的,我们唐家的血脉,一定会流传下去的。”唐玉用力的说,紧握拳头。

    唐一峰这才欣慰的点点头,摸了摸唐玉的脑瓜朝着外厅走去,而此时,大风终起,整个唐家上下,都被一团阴云笼罩。

    这深山之中,杀机横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