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真的只是试试。

    他其实有点无奈,这个鬼夫的出现终究还是震惊到了他,本来他想着合欢派能踏入天人之境的只有那个门主一人,只是没想到,她的男宠竟然也是天人之境的高手。

    一门两个天人之境的高手,合欢派能如此强势也不足为奇了。

    但是这依旧让韩青产生了一种紧迫感,确实如鬼夫所说,他的实力和他相差无几,当然,面对一个天人前期的高手,韩青依旧有把握斩杀,但是那代价太大了,就算是自己都要好好掂量掂量,想要将他留下,更是难上加难。

    不过,一次和天人高手交锋的机会,韩青不想错过。

    毕竟,自己总不能天天跟在柳眉屁股后面请他和自己动手吧很伤感情的。

    “呵呵。”

    看到韩青竟然准备主动出手,鬼夫叱笑了一下:“小子,今天我还有大事要做,没时间跟你在这里闹腾,既然你已经说了之前那番话,那你和我合欢派早晚会有一战,到时候我会亲手要了你的狗命的。”

    说完,鬼夫也不准备再停留,双腿微微发力,就准备离开。

    但是就在他准备腾空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他的上方袭来,如同千斤重压一样,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沉重。

    “你还来真的?”

    鬼夫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阴测测的看向韩青。

    “说过了,试试。”

    韩青玩味的说。

    鬼夫冷哼了一声,大手一挥,只见一道道青色的灵气在天空中凝聚好不奇异,如同幻化成阵阵剑雨一般,朝着韩青直直的刺去。

    远处的柳眉看到两人竟然动起手来,立刻准备过来相助,但是韩青却摆摆手,脸上有几分从容,似乎并不是死战的样子。

    “不错。”

    看到这灵气幻化成的剑雨,韩青赞赏的说道。

    不愧是天人之境的高手,这阵阵剑雨中蕴含的力量极强,若是一个宗师高手在此,怕是要被当场打成筛子了。

    “没时间陪你玩了。”

    鬼夫冷哼一声,只见漫天的剑雨突然凝聚成一柄巨剑,朝着韩青狠狠的刺去。

    韩青眉头一皱,正准备出手拦下这柄巨剑,但是眼前的鬼夫却已经扭了扭脖子冲着自己挥了挥手:“回见。”

    说完,他腾空离去。

    韩青眼神一闪,想要凝聚成灵气墙来阻拦他,但最终还是无奈的放下了手。

    砰!

    虚空一划,这柄巨剑破碎,而韩青也倒退了一步。

    “天人之境果然不好对付啊。”

    韩青叹息了一声,刚才其实他还有别的选择,比如一指禅,比如乌灵,但是这不是死战,而且在这种地方显然不适合闹出太大的动静。

    最重要的一点是,林清歌就在下面,自己要顾忌的太多了。

    “也罢,本来就是试试嘛。”韩青安慰了自己一下,但是脸上的失落依旧难以掩饰。

    随即,他眼神眺望大海,心中个越发的急切:“若是再这样浪费时间下去,等到合欢派真的大举出手的时候,自己就真的只能旁观了。”

    韩青深吸一口气,脸上焦急更浓。

    回到房间之后,林清歌依旧坐在那里吃着晚餐,没有任何的波动,看到这个样子,韩青心中安稳了一下,至少她应该没有注意到刚才天台上发生的事情。

    “上完厕所了?”林清歌看了韩青一眼。

    韩青干咳了一声点点头:“恩。”

    “有点久。”

    林清歌淡淡的说,然后就端着盘子回到了厨房开始清理,韩青脸上一阵急变,看着林清歌的背影,心中有些紧张,难道刚才自己在天台和鬼夫交手被她看到了?

    唐家老宅。

    今天,唐家老宅格外的热闹,不,热闹只是说人多,但是气氛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压抑。

    会客厅内已经容纳不下这么多人,整个会客厅前的庭院都站满了人,这些人有些年纪已经很大了,看起来七八十都有,但是也有年轻人,只是相对来说,这些年轻人也都有十七八的年纪了,至于唐家其他的幼则尽数不在场。

    “孩子们都安置好了吗?”

    唐一峰坐在会客厅的主位上淡淡的问道。

    身后,唐玉恭敬的点点头:“大伯,都已经离开港城了。”

    “西北那边联系好了?”唐一峰询问道。

    “安排好了,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开发西北,在那边也算是有些根基了,这一次派过去的几位老人也都是我们唐家的高手,足足三位宗师,足够我们唐家重回西北扎根了,更别说我们唐家的后代都已经转移了过去。”唐玉低声道,语气悲凉决绝。

    唐一峰点点头,他本是转念,也就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但是此时已经鬓角苍白,甚至脸上愁容满布,如同老人一般。

    “这一战,应当就是我唐家在港城的谢幕演出了。”唐一峰看着远处已经凋零的秋叶说道。

    唐玉吞了吞口水,脸上满是伤悲。

    “大伯,我们唐家在港城一向乐善好施,难道这些年我们精心培育的这么多关系,这个时候就坐眼旁观吗?”

    唐玉的语气中有裹不住的无奈和悔恨。

    如今,唐家大难临头,往日里那些和唐家有所交际的世家和宗门,竟然没有一家前来相助,想想,人心,真是最脏的。

    与之相比,唐玉真觉得他们即将面对的这个对手,哪怕他们的修炼方法为人所不齿,但是和人心比起来,他们似乎还要干净一些。

    “玉儿啊,你还是太年轻了啊。”

    听到唐玉的话,唐一峰苦笑了一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一句诗,道尽了此时唐一峰的心境。

    而整个庭院内,人人仿佛都听到了这句无比应景的低吟,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愁云和悲壮。

    但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一阵躁动。

    “嫂子?”

    “夫人?”

    “姑妈?”

    一阵惊呼声。

    人群散开,只见夏溪和唐宝宝从门口冲了进来,脸上满是泪水。

    看到这两人,唐玉脸色一紧,而身旁稳重的唐一峰更是拍案而起,脸上满是惊慌:“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