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出去!”

    林清歌冰冷的看着破门而入的韩青。

    厕所门。

    韩青干咳了一声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眼前的景象这才慢慢退了出去。

    “清歌啊,我真不知道你在厕所里面,你不要生气哈。”

    韩青站在门口真诚的道歉。

    “楼上也有厕所,你可以上去。”

    厕所里面传来林清歌冰冷的声音。

    韩青嘿嘿一笑:“我这不是在厨房做饭呢嘛,你好几天没有在家吃饭了,刚好今天你回来了,我做饭给你吃好不好。”

    厕所里面林清歌不说话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做你默认了哦。”说完,韩青高高兴兴的就去做饭了。

    哗啦。

    厕所传来冲水的声音,林清歌穿着一身家居服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在厨房忙活的韩青,脸色复杂。

    和韩青这种尴尬的关系已经维持了几天了,自己也一直在公司忙自己的事情,韩青也还算是识趣没有主动过来骚扰自己

    可是,林清歌还是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自然,自己和韩青之前原本的那种状态失去了,两个人在一起不再那么的坦率。

    好像,都在彼此试探一般,就像是陌生人一样。

    “菜好了。”

    韩青端着菜走了出来。

    一股香味飘了出来,充斥整个房间。

    “这是什么?”

    看着韩青手上的一个小瓦罐,林清歌好奇的问道,这股清香就是从这个瓦罐中传出来的。

    “佛跳墙。”

    “佛跳墙?”

    韩青点点头。

    “佛跳墙我也吃过,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味道啊。”

    这味道带着一种果味的清香,混杂着各式海鲜融合的味道,颇为神奇。

    “那当然,这是我周家秘笈好吧,只有我周家的太太才能吃得。”韩青嬉笑着说。

    林清歌脸一红没有理会韩青的打趣:“怎么想起来做这么麻烦的菜了?”

    佛跳墙是华夏八大菜系之一闽菜的招牌菜,也是华夏人尽皆知的大菜,想要做好一道佛跳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在华夏的大小餐馆中这道菜都并不常见,原因就是做出来实在是太难了,非闽菜大厨不可。

    没想到韩青也会做。

    “看你这段时间不是辛苦了嘛,每天晚上回来都是十一点了,你还要各种保养,睡觉估计都凌晨了吧?佛跳墙营养很高,这种时候吃最合适了。”

    韩青脸上挂着一抹担忧,这倒不是他装出来的,而是真的。

    这些天,林清歌新专辑的事情本来已经忙完了,但是没想到英皇背后的一个大股东突然到了港城,说是要严格把控林清歌的演唱会进程,无奈之下,林清歌也只能身先士卒的每天去到公司和她们讲解自己的想法,毕竟这场演唱会是自己的首演,林清歌也很是看中,很多方案和细节都是按照她的意思来的,若是给公司来做,肯定是利益第一位,但是放在林清歌身上,她希望的是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能够最大限度的回馈给歌迷。

    这些,都需要她跟股东去解释。

    想想那个难缠的太阳国男人,林清歌就觉得累,这些天,为了躲避他的各种套近乎,自己几乎每天都在公司各种斗智斗勇。

    确实累。

    可是谁让他是大股东呢,就算自己不在乎,可是公司那么多人指望着他吃饭,自己总不能为了自己一人毁了那么多人的饭碗吧。

    “谢谢。”

    林清歌接过韩青递过来的勺子,看了一眼热气腾腾的佛跳墙,心头有几分暖意。

    蒜台炒鸡蛋,佛跳墙,还有一份孜然牛肉,再加一份紫菜蛋花汤,充满了几分温馨的味道。

    窗外,呼啸的风声四起。

    “快到冬天了。”

    林清歌一边吃着美味,一边淡淡的说道。

    “韩青,我突然想起来,难道你不需要上学吗?”林清歌放下汤勺问道,她一直记得韩青还是一个大二的学生,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但是韩青身上给自己的这种摸不透的感觉甚至让她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情。

    “难道你不去上课这么久都没有关系的吗?”

    韩青也没想到林清歌会突然提起这个,不过说到学校,他的心中有了几分犹豫。

    是啊,来到港城不知不觉也已经两个多月了,冬天就要到来,眼看着这个学期又快要结束了,自己还能上几节课呢?

    不过,学校的问题他也不用担心,有景老帮自己说话,杭大的校长都批了自己的长假,想来也不会有人为难秋月了。

    “秋月”

    心中反复念着这个名字,韩青心中一痛低下了头。

    “怎么了?”

    聪明的林清歌自然发现了韩青的异样。

    “没事。”

    韩青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眼前,林清歌的容颜如梦似幻,但是想到闻人秋月,韩青的心中就一阵阵难以言明的痛楚。

    如果没有和林清歌突然的感情爆发,自己还好面对她一些,但是现在,林清歌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女人

    “唉。

    他叹息了一声,回去之后还是要说清楚的,秋月想怎么选择都可以。

    这样想着,韩青将这些烦恼的事情甩开。

    “韩青,冬天来了,过年也不远了,到现在你都没有告诉我你来港城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在,你能说了吗?”

    林清歌直视着韩青:“还有,你的身世。”

    她面色凝重,这个芳华绝代的女人,从未如此的严肃认真过。

    “我不想我对你一无所知。”

    她面色如水,但是语气却饱含无奈和心酸:“不论我们未来会怎样,我都不希望对我一生唯一的男人,一无所知。”

    “哪怕一点点,让我真的认识你好吗?”

    女人的话让人无法作答,韩青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动摇,但是就在这片刻,他的眼皮突然一条,瞳孔猛的看向了窗外。

    那里,是庭院的位置。

    “好强的灵气”

    他心中震撼,当即站了起来。

    “怎么了?”

    林清歌楞了一下不知道韩青怎么突然这么激动。

    “我去上个厕所。”说着,韩青就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厕所在房间。”

    看着韩青的背影,林清歌静静的说,星眸中满是深邃的光。

    韩青身子一震,知道自己有些过了,他转过头嘻嘻一笑:“黄河只能入海,小溪才入泉池。”

    说完,也不管林清歌羞嗔的瞪了他一眼,直直朝着外面走去。

    推开门,韩青小心翼翼的合上,看了一眼客厅内一个人默默吃饭的林清歌,韩青在夜色中走到了院落的一角,几个腾空,他就站在了别墅的天台上,黑夜中,他看到了柳眉正朝着这边赶来,但是他挥挥手,柳眉就站在了原地,少许之后,她朝着原路返了回去。

    看到柳眉离开,韩青这才凝视着眼前的黑暗。

    “出来吧。”

    他淡淡的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