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门主,樊长老和皮长老,死了。”

    一个年轻男子站在堂下。

    港城,新界,半山湾。

    这里群山林立,是港城山林最多的地方,而半山之后就是大海,乃是一处风景绝佳的地方,早些年,这里也曾游人如梭,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港口,乃是港城本地的一些渔民出海的基地。

    但是这些年渐渐开始封闭,原因就是这里的一大宗门。

    合欢派。

    合欢派到底是什么是来港城的,没人说得清楚,但是在内地的很多野史中早有关于合欢派的记载。

    相传,合欢派诞生在华夏宋朝,当时甚至是全国性的修炼宗门,宋朝也是华夏修炼史上非常百花齐放的一个时代,那个时候,地球上的灵气尚且没有这么的匮乏,修炼之人辈出,再加上朝代开放性极强,和北方乃至西南西北的各民族之间都有交流,也就造成了修炼之风的强盛。

    而合欢派,就是在那个时候诞生的,相处合欢派最早是从西南地区传到中原的,而事实也确实在印证着这一点,合欢派在中原行走的弟子,展现出来的功法和传承几乎都是西南苗疆地区特有的功法,而依靠着这股神秘的力量,合欢派也迅速的在华夏大地上扎根蔓延,知道明朝的时候,合欢派已经成为了当时华夏非常强大的一个宗门。

    只是,到了后来,合欢派也开始渐渐销声匿迹了,直到今天,修炼界所知的,也就只有港城这一家合欢派了。

    但饶是如此,依旧不可小觑。

    原因众人皆知,合欢派的门主,乃是以为天人中期的高手。

    在这宗师尚且匮乏的年代,一个天人中期的高手代表着难以匹敌的力量。

    但就是这样的存在,依旧有人敢挑衅,金玲夫人心中的不满可想而知。

    “自从我合欢派到了港城之后,还从未有人敢主动挑衅,这韩青不过是浙省一个小小龙头罢了,难道还敢在我合欢派头上动土?”

    金玲夫人盘坐在蒲团上,脸上阴沉。

    “门主,郭子凡和李少秋传来的消息,这次不是韩青做的。”男弟子低声道。

    “哦?”

    金玲夫人愣了一下,她身着华衣就像是电影东方不败不一样,盘坐在薄纱之后,只能隐约看到一个影子,身影绰绰,虽是一个女人,但是却时不时的流露出一股令人心慌的力量。

    “好像是一个女人,但是未曾留下什么名号。”男弟子卑躬屈膝,头都不敢抬一下。

    “女人?”

    “对,而且按照郭李两人的说法,在这个女人面前,樊老和皮老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就死了。”男弟子语气深沉,连他自己都被震撼了。

    听到这句话,金玲夫人显然也坐不住了。

    “毫无还手之力?当真?”

    她低声道,声音有了几分凝重。

    “没错,想来郭李两人应该不敢在我合欢派面前夸海口。”

    “我知道了。”

    金玲夫人点点头,她随意的挥了挥手,男弟子就撤了下去。

    当弟子退下将门带上之后,薄纱之内的金玲夫人俯卧在蒲团上,一个男人从他的身后浮现出来,而此时,这个男人正一脸淫笑的看着金玲夫人。

    “别摸了,要不然待会我又要采你的精了。”金玲夫人将他的手从自己胸前打开。

    “好啊,就算是被你采到精尽人亡,我也愿意,我们合欢派的立派功法不就是双修之法么,夫人,来吧。”

    男人舔了舔嘴唇贪婪的看着金玲夫人。

    越看,他越觉得这个女人千娇百媚,明明已经四十多岁的年纪,但是那皮肤怎么看都是二十岁姑娘的样子,而且那眼神中的魅惑确实小姑娘们没有的,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尤物,想想和她双修时候的味道,男人就忍不住自己的心中的**。

    哪怕,自己一点点的被他榨干,他也心甘情愿。

    做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更何况双修对自己的修为也有莫大的好处,虽然阳刚之气渐少,但是自己的修为却是与日俱增。

    “鬼夫,享受了我的身体这么多年,你也该替我办点事情了。”金玲夫人拂了拂男人的手,男人心头一阵火焰升起。

    “夫人尽管开口,死在你肚皮上我都愿意,更何况半点小事呢?我猜,肯定是刚才小干说的话让你心忧了吧?”

    小干就是刚才前来汇报的男弟子。

    而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做鬼夫。

    也许鬼夫称作他的名字并不合适,叫做一个称号更搭一些。

    鬼夫,金玲夫人的男宠。

    合欢派武功诡异,善于魅惑,讲究合和双修之道,门中尽是些俊男靓女、青年才俊。但门派中修魔者善采补兼双修功法,喜欢结交异性,然后采补,让修真者厌恶。

    合欢派法术大多迅速快捷,诡异多端。她们经常会先削弱敌人、以法术魅人心神,擅长在无形之中取人性命。手持环刃,动作优美好像舞蹈一样,你甚至感觉不到危险已经到达身边。

    而这金玲夫人,无疑就是如今合欢派的集大成者。

    而鬼夫,就是供她一点点采阳补阴的一个男宠,活了四十多年,从她开始修炼合欢派功法之后到现在,死在她裙下的男人已经不下十个。

    这些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修为和他相近,年纪比她阳气充足。

    这些男人就是供她修炼双修之法而用的,而历任鬼夫虽然明知最终的结局是死在金玲夫人的**下,但是他们依旧乐此不疲的朝着金玲夫人的裙下涌来,原因无二,虽然明知必死,但是谁人不会死,更何况,在死之前,双修之法能够让他们也获得修为极大的提升,毕竟和金玲夫人双修,除了享受她诱人的身体之外,还能获得她力量的加持,甚至,做了金玲夫人的鬼夫,还能享受在合欢派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谁不愿意?

    哪怕,每一个鬼夫的实力最终依旧无法超越金玲夫人,停在她的下一层,甚至只能活十几年的光阴,但是他们依旧知足。

    “帮我去试试那个女人。”

    金玲夫人眉眼抛向鬼夫。

    鬼夫喉头蠕动,心神摇曳:“好,夫人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这天底下,除了夫人,还有哪个女人能如我法眼?不过夫人,在我去杀这个女人之前,能不能先让我再好好快活一番呢?”

    “坏人。”

    金玲夫人玉指点了点他的鼻尖,但是也没有拒绝他,而是轻轻的褪下自己的长衫。

    一具让人血脉喷张的**出现在了鬼夫面前,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火,如同一头饿狼般扑了上去。

    一时间,大殿内春情涌动,传来一阵阵男欢女爱的靡靡之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