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林清歌家门口的时候,韩青看向身旁的柳眉:“那我进去了。”

    柳眉看了一眼这个灯火通明的别墅,微微一笑:“进去吧,她等着你呢。”

    韩青看到了她脸上不易察觉的一抹悲伤,苦笑了一下:“辛苦你了。”

    “没事,我会一直蛰伏在这里,这边距离大海很紧,灵气也很不错,和我们黄山有的一比,晚上无事的时候,我会在岸边入定修炼,放心吧。”

    柳眉轻轻一笑,当下不再多说朝着黑暗中走去。

    韩青看着这道背影,轻轻叹息。

    嘎吱。

    推开门。

    林清歌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电视放着b的节目,节目正式多年前对林清歌的一个采访,主持人脸上冒着见到偶像的光,那是几年前为一个公益项目捐款的时候,林清歌特意出现在了现场,引起了一阵激动。

    “你回来了。”

    看到韩青进门,林清歌小声说道。

    韩青淡淡点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走到厨房喝了一口白开水,韩青疑惑问道。

    “你去哪了?”

    “恩?”

    “你去哪了?”林清歌再一次问道。

    韩青有些搞不懂林清歌又出什么牌:“吃饭去了啊,怎么,我还不能自己出去吗?”说完,韩青朝着二楼走去。

    这段时间他和林清歌本来就话少了许多,主要还是那段尴尬期还没有过去,林清歌面对自己也很不自然,韩青自然也不想让她难受,而且,每次面对那双大眼睛的时候,韩青都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天大的坏事一样

    “韩青,今天我没有让你参加聚会,你没有不开心吧?”

    身后,突然传来林清歌的声音。

    韩青身子一顿:“虽然有点小难过,不过我的胸襟是大海,你不要自责。”

    洒脱也要给自己加分,说完,韩青自笑了一下,好似有几分自嘲,朝着二楼走去。

    坐在客厅内的林清歌抿了抿嘴唇看着韩青的背影,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出门的时候,她拒绝了韩青一起过来的想法,她看到了韩青脸上闪过的一抹失望,不知道为何,林清歌心中隐隐作痛。

    “这次真的要好好感谢一下月楼主,要不是他帮忙,可能我们两个现在已经在地下相约了。”

    李泽明开了个冷笑话。

    郑少臣显然体会到了其中的味道,他轻笑了一下:“是啊,李大哥,我已经让人置办了一份重礼给月楼主送了过去,虽然不知道月楼主在不在乎,但是毕竟是我的一份心意。”

    “哈哈哈,郑老弟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我也已经有所准备,前年在海外我们买下来一个小岛,本来想着自己开发一下的,刚好这次直接送给月楼主了,想来楼主对金钱早已经看淡,倒是一处世外桃源可能更合楼主的心意。”

    李泽明朗声大笑。

    郑少臣苦笑摇头:“还是李大哥想的周全啊,这样一比,我的心意就上不了台面了。”

    “哈哈哈。”

    李泽明开怀,车子行驶在两山之间,朝着衔月楼静静驶去。

    “你说什么?”

    月如霜愣了一下。

    李泽明脸上笑意怎么也收不起来:“月楼主,我说这次真是感谢您了,若不是您派人前来相助,这次我和少臣老弟说不定就真栽在郭子凡和李少秋的手里了,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感谢一下月楼主啊,您对我们李家和郑家的恩情,我们永世不忘,今后,只要我们两家还在,但凡何事,您支个声就可以了。”

    李泽明站起来恭敬的说,一旁坐着的郑少臣也是抱着拳站起来道:“楼主,这次真是万分为难了,我们本以为三郎兄弟会对我们弃之不顾,没办法,当时真的已经是绝境了,只是没想到还是楼主您沉得住气啊,三郎兄弟这颗烟雾弹放的好,合欢派那两位长老都松懈下来了,仙子一出手,非同凡响,当场要了两个人的命啊!”

    “仙子?”

    月如霜皱了下眉头。

    “对啊,想不到衔月楼还有这样的绝世仙子,月楼主,虽然我们不懂修炼,但是想来那仙子的修为定然不低吧?还望楼主帮我们好好感谢仙子,日后我们李郑两家必定将仙子恭为上宾。”

    李泽明笑着说。

    这时候,三郎从背厅走了出来,他看了李泽明和郑少臣一眼,两人急忙冲着三郎拱拱手,三郎也没多说什么,而是凑到了月如霜的耳畔说了几句,之后月如霜的眼神一闪,但还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他挥挥手,三郎恭敬的退了下去。

    “没错,确实是我楼一位女长老亲自出手救了你们,不过还是两位这次的表现也很好,实不相瞒,你们口中的那位樊老我也认识,当初港城修炼之人在一起商讨的时候,他也跟着合欢派的门主来过,修为不低,已经是宗师中期的高手了,若非我衔月楼的长老出手,你们这一次真是在劫难逃了,不过,二位定力绝佳,若是提前扛不住了,想来我衔月楼女长老也没有那么好的机会出手,还是要感谢二位才是啊。”

    月如霜笑了笑举起眼前的茶杯。

    李泽明和郑少臣对视了一眼,果然是衔月楼出手!

    这下,两人心中更加安稳了,衔月楼果然是言出必行的君子宗门,实在是港城修炼界的楷啊,与之相比,合欢派真是污泥一般的存在。

    “对了,我和少臣还未楼主准备了两份薄礼,希望楼主能够笑纳,日后少不了多多麻烦楼主的时候,希望楼主海涵。”

    李泽明笑着说,心中对衔月楼越发的信任,就连一旁的郑少臣此时都没有了二心,看向月如霜的时候充满了尊崇。

    当两人离开之后,会客厅内再一次只剩下月如霜一个人。

    “出来吧。”

    他淡淡道。

    三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你说那女的修为可能已经超越宗师了?”月如霜冷冷的问道。

    三郎点点头:“她出手斩杀樊老和皮老的手段,就算是宗师后期的高手也办不到,几乎就是碾杀,只有到了天人之境估计才能办到否则,樊老不可能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天人之境?”

    月如霜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港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天人之境的高手了?自从季元斋那老东西消失了之后,港城突破天人之境的只有我和合欢派那家伙,这个女的从哪里冒出来的?”

    深吸一口气,月如霜突然又笑了出来:“不过也无碍,本来也只是想借着合欢派和郭李两家顺手除了李郑两家,到时候再一统也少了些麻烦,不过既然她出手意外帮我们取得了李郑两家的信任,那倒也好,到时候反手灭了他们俩也很顺手。”

    说着,他抚摸了一下自己腰间的长笛:“不过,还是要查查这个女人的底细。”

    “是,我这就让人排查。”三郎单膝跪地,领命退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