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不动手?”

    樊老眼睛一眯看向了一直坐在那里不动的三郎。

    不止樊老,此时李泽明和郑少臣也是殷切的看着他,身为现代社会的人,他们从未感受到过这样的力量。

    明明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他们两人甚至动弹一下都不能了!

    这样的手段,就算是**录下来了,也绝不可能追究到敌人的身上啊!

    怪不得郭子凡和李少秋这么的有恃无恐。

    无形杀人,以现在的科学手段,完全没有办法破解,而且,这样的事情发生,上面肯定是想着压下来,哪怕死的是李泽明和郑少臣,毕竟,这样的存在会让社会十分的不稳定,国家,还是维稳为先。

    “三郎兄弟”

    李泽明几乎是渴求了,一旁的郑少臣也一脸急切的看着三郎,现在,他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否则,他们就真的是洗干净之后待宰的羔羊了。

    只是,三郎摇头。

    “三郎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李泽明再也不能保持镇定了,而一旁的郑少臣则是脸色苍白,他最怕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三郎,不出手!

    “呵呵,小伙子明眼人,虽然我未见过你,但是你的实力还是不错的,不过,刚刚到了宗师境界而已,想要和老夫交手,还差点火候,也好,今天你不出手,日后我可以引荐你给我合欢派门主,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到了宗师境界,想来门主也会着力栽培你的。”

    樊老笑着说。

    一旁的皮老也是赞许的点点头,显然没想到李泽明和郑少臣带来的人这么的窝囊,不过,也是一种聪明。

    其实李泽明和郑少臣进来的时候带着三郎,还是给了皮老和樊老一点惊讶的,毕竟,在他们的消息中,李家河郑家并没有修炼势力的靠山,但是突然出现的三郎,而且还是一个宗师,终究还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只是现在看来,这更像是一个笑料了。

    这样想着,樊老突然觉得很无趣。

    “不管你们两个在华夏有多大的名气,但是在我的眼里,终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罢了,我樊某人堂堂宗师居然要对你们两个下手,与我来说,是一种侮辱,但是对你们两个来说,能死在我的手下,也算是你们的光荣了。”

    他抿着茶,一脸的轻松惬意。

    宗师之威,小小的一个包间,自然能够完全掌控,而且还是两个普通人,别说动用灵气,甚至只要他想,一巴掌都能将他们抽成一滩血水。

    “三郎兄弟你为什么不出手?我们不是说好了么?而且楼”

    李泽明看着三郎绝望的说,只是当他准备说出楼主两个字的时候,三郎站了起来。

    他一动。

    众人皆望向他。

    樊老和皮老皱了皱眉头,以为这小子突然要发难,但是看到他的眼神之后,两人露出了奸诈的笑。

    原来,他也想要李泽明和郑少臣的命啊。

    凶光,那是一道凶光,但是李泽明和郑少臣却不知道三郎此时杀心已起,还以为他终于准备出手了呢。

    终于,三郎走到了李泽明的面前。

    伸出了手。

    一阵灵气波动,李泽明和郑少臣面色大喜:“这就对了,三郎兄弟,快快助我们两个脱险!”

    三郎嘴角上扬,眼中闪过一抹难以言明的笑意。

    砰!

    天字号的包厢的窗户突然炸碎。

    “四位大少?”

    门外立刻传来了季老板的声音。

    “没事,杯子碎了,我让随从打理一下就好。”郭子凡急忙说道。

    门外这才没有了动静。

    但是此时,所有人的眼神却都已经看向了窗户,窗沿上,一个风姿卓越的女人坐在那里,她的身后,就是夜空,她如同凭空出现一样,炸裂了窗户,静静的坐在那里,甚至,她的手上还有一杯果汁,习惯衔在她诱人的朱唇上,眼角眉梢都带着一丝风情,修长的两条**在窗户上摇摆,那么的惬意。

    “你你是?”

    樊老和皮老大惊失色,就连三郎都猛的退后了两步远离了李泽明和郑少臣两人。

    “动静太大,吵着我吃饭了。”

    柳眉淡淡的说,似乎有几分不悦,窗外的风打在她的发丝上,月光映在她眉角上,美的惊世骇俗,冷的人心颤抖。

    尤其是樊老和皮老。

    他们更是身子颤抖,心中一种恐惧升起。

    面前这个女人,他们感觉不到一点的灵气波动,但是以这个方式出场,绝对不是普通人,那么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

    她修为更在樊老之上!

    可是樊老,已经是宗师中期的高手了那岂不是这个女人,至少已经是宗师后期的高手了吗?

    这一刻,樊老的皮老的脸色急剧变化,还是樊老定力更好一点:“不知道这位这位小姐是何门何派?”

    眼下,没有什么比知道这个女人的来历更重要的事情了,一个宗师后期的高手,就算是他们合欢派都只有两位而已,而若是这个女人的修为已经突破宗师的话

    想到这里樊老后背发凉,他怎么也想不到李泽明和郑少臣竟然能请来这样的救兵,港城高手虽多,但是能到宗师后期的却没有几个,彼此大家也都认得出来,可是这个女人,他们从未见过。

    “你们还不配知道我的名讳。”柳眉淡笑着说,她媚眼如丝看着远处的城市夜景,似乎遗落在人间的仙女一般,风吹动她的衣衫,美不胜收。

    “滚。”她淡淡的说。

    “你说什么?”

    樊老脸色一冷,他虽然知道这个女人的修为很可能比他要高,但是这里是港城,而自己又是合欢派的长老,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吵着我吃饭了,难道还不滚,等着死么?”柳眉轻声问道,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呵呵,这位女士,可能你还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你确实有点实力,但是这里是港城,我料定你不是港城之人,但都是修炼界的人,应当知道港城三大惹不起吧?没错,老夫正是合欢派的长老。”

    樊老朗声道充满了自信,他深信,只要自己报出合欢派三个字,这个女人会自行遁去。

    “滚。”

    柳眉摇摇头有些不耐。

    “再不滚,我让你们死在这里。”

    他淡淡一笑,双腿如荡秋千一般,在窗台摇曳,好不自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