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泽明。”

    “恩?”

    “没想到有一天,你也会没落到这一步。”

    郭子凡喝着酒,眼皮微抬看着对面的李泽明。

    李泽明眼中一闪,只是苦笑了一下:“郭老弟是要羞辱泽明一番吗?”

    “不行吗?”

    郭子凡敲了敲桌子:“到了这一步,难道我还不能发表胜利宣言吗?”

    喝了一点酒,郭子凡的话夹子也打开了,此时,他不想再顾忌任何,面对着自己两个一生之敌,哦不,应该是半生之敌,毕竟,吃了这顿饭,他们就要上路了,这样的胜利,他怎么能不好好享受下这最后的喜悦呢?

    郭家,从此将会是港城的第一家族。

    而他们李家,傀儡还是家破人亡,全部都是他郭子凡一句话而已。

    “李泽明,你猖狂了这么多年,港城人人都说你才是我们港城青年才俊的骄傲,他们的眼中,什么时候有过我和少秋兄弟?呵呵,不管我们做的再好,他们依旧会说,比起李泽明来,还是弱了几分。”

    郭子凡的脸色潮红。

    “可是这一次,你还不是败了?败得**裸,败得身无寸衣,李泽明,你想到过今天吗?”

    咕嘟,又是一口烈酒,郭子凡心中那个畅快啊。

    “郑少臣。”

    这时候,李少秋也笑着看向了郑少臣:“你们郑家的能源项目,以后就是我来接手了。”

    “什么?”

    郑少臣一直沉默不语,直到听到李少秋的这句话。

    “我说,你们家在内地西北的能源项目,今后,就由我来代理了。”

    李少秋再一次说道。

    “少秋兄弟是不是记错了,那个天然气项目从头到尾可都是我们郑家在出资,而且可不是刚刚开始,已经进展了五年了,和当地政府的合作一直很好,岂是你们说拿走就拿走的?少秋老弟不要再开玩笑了。”

    “哦?”

    李少秋淡淡一笑:“是吗?那你看看这个。”

    说着,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郑少臣。

    上面,是郑家在西北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只见他此时正在喝着酒,这是一个短视频,而和他喝酒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少秋的三弟,之前郑少臣也见过

    “李少,今后我到了你们李家,你们可一定要按照之前说好的,将这个项目百分之二的红利让给我啊。”

    视频中传来了负责人的奸笑。

    郑少臣心中猛的一震,甚至握着手机的手都颤抖了几下。

    “郑少受不了?我还以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都知道了呢,看来他还没告诉你啊,对了,百分之二而已,你怎么就不愿意给人家呢?瞧瞧,现在好了吧,成我们的了,不费吹灰之力,借你的钱给他给我们卖命。”李少秋冷笑了了一下:“要我说,郑少还是太小气了啊。”

    砰!

    郑少臣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啪啦!

    三个高脚杯应声而落,摔碎在地上一片狼藉。

    一直闭着眼睛的两位老者眼皮微抬,一阵精光闪过。

    “少臣!”

    李泽明低声道,桌下的手抓住了就要站起来发飙的郑少臣。

    郑少臣深吸一口气吐了出来:“好好好,少秋兄弟果然好手段,只是不知道,这事情是不是真的只是二分红利这么简单。”

    “没错,我还用了点小手段,不过是合欢派的以为弟子亲自过去给了点下马威而已,你也知道,现在人都怕死嘛。”

    说着,他轻轻一笑:“怎么,郑少可是不服?”

    “不服,这两位老前辈正好就是合欢派的人。”

    说着,李少秋淡淡一笑:“要不要讨教讨教?”

    语气低沉,杀机已经萌发。

    青筋暴起,郑少臣最终还是无力的坐了下来,他虽然傲气,但是也知道这一次来的目的是示弱,为衔月楼的出其不意争取更多的把握,虽然他发了短信给那个男人,但是那也只是一点心理安慰而已,真正依仗的,还得是衔月楼啊。

    郑少臣相信,只要自己和李泽明不过火,郭李两家就算是再嚣张,也绝不可能对他们下死手,更何况,今天就真算是聊崩了,他们还有三郎!

    想到此,郑少臣的心中安稳了下来,不管这个三郎再怎么不对劲,但总是实力高强,能让这一场鸿门宴安然落幕。

    而且再不济,韩青不是也来了吗?

    “应该能帮上一点忙吧”

    郑少臣心中嘀咕。

    “李泽明,郑少臣。”包厢内安静中,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李泽明脸色一滞看向郭子凡,刚才那道声音实在太冷了,通常出现这种语气,说话之人都已经到了极端

    看到李泽明和郑少臣抬起头,郭子凡笑了。

    开怀的笑了。

    “从此,港城只有两大家族,再无四大家族了。”他冷冷的说。

    这一刻,他不再掩饰自己的杀机。

    “什么意思?”

    李泽明吞了吞口水,身子猛然发紧,看到郭子凡的眼神,他开始有些慌乱了。

    难道,他真的敢对自己和郑少臣下手?

    不!

    心中一跳李泽明看向了那两位一直默不作声的老人。

    “不是郭李两家动手,而是合欢派”

    当来到二楼之后,韩青和柳眉就相视一眼,简单的点了几个菜之后,两人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这个位置乃是**的一个死角位置,而且更重要的是,和天地包厢并排,也就是说,身后的隔断内,就是两个利苑酒楼最好的包厢。

    “居然有两位宗师。”

    柳眉笑着说。

    韩青点点头,两人一进到利苑酒楼就探测出了酒楼内所有有灵气波动的高手,一共三人,一位先天高手,两位宗师。

    “港城果然不是内地,吃个饭都能遇到两位宗师高手。”柳眉轻笑了一下,她虽然戴着墨镜,但是依旧吸引了不少人朝这边看来,没办法,气质出众。

    “不过,有一道灵气波动很奇怪。”

    韩青淡淡的说,柳眉皱了下眉头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随即睁开美眸点点头:“应该是一种拔苗助长的功法。”

    韩青恩了一声。

    “没想到港城还有这样的修炼功法,难道也是合欢派的人吗?”

    这样想着,终于上菜了。

    而一旁的天字号包厢内,气氛也冰冷到了最低点。

    “郭子凡,你难道想在这里要了我和少臣的命不成?”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既然已经谈崩撕破脸,李泽明也不想再示弱了。

    不论怎么说,他李家仍旧是港城第一家族!

    “那又如何?”

    郭子凡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看向李泽明。

    “你!”

    郑少臣紧握拳头,怎么也没想到郭子凡竟然真的有这个胆量!

    “我李泽明和少臣老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觉得整个华夏能有人不在意吗?”李泽明压抑着自己内心的震怒,低声道。

    “所以,我请了合欢派的长老前来送你们上路啊。”

    郭子凡微微一笑看向两位老人:“合欢派出手,社会上又能有几人知道呢?况且,就算是知道了,只要我和少秋没动手,难道他们还能查到合欢派的头上?”

    说着,郭子凡将面前的白酒一饮而尽。

    “长老,劳烦您了。”

    说罢,一直坐在一旁的老者睁开了眼睛,一瞬间,整个天字号包间仿佛被隔绝一般,而身处其中的李泽明和郑少臣竟一点都动弹不得!

    “三郎兄弟!”

    此时,李泽明和郑少臣只能向他们最大的希望求救。

    只是,当他们勉为其难的转动瞳孔看向三郎的时候,却发现后者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一股阴云,笼罩在了两人心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