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回到家之后,秦梦瑶就坐在客厅,这倒是让他没想到,自从浴巾事件之后,两人唯一一次碰面还是刚才在师妃暄的家里。

    “还不休息?”思索了一下,韩青终究还是打了个招呼。

    说完,他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也没指望秦梦瑶能理自己。

    “韩青。”

    一声呼唤,韩青停住了脚步有几分吃惊的转过头:“怎么了?”

    秦梦瑶的唇角抿了一下,缓缓道:“你先过来坐。”

    韩青眉头一皱,沉默的走过来坐到了秦梦瑶的身旁,一坐下来,他就闻到了一抹清香,这个味道韩青还是比较熟悉的,那天亲密的时候,他就闻到了这道香味。

    茉莉花的味道。

    沉默,当韩青坐下来之后,就是一阵沉默,秦梦瑶没有主动说话,韩青更是不知道坐下来做什么,自然也不会说话。

    窗户没有关,晚夏的风阵阵吹了进来,本来就是高楼层,再加上韩青房间的法阵,风中灵气的含量都要多一些,自然也更舒服一些。

    也许是风的缘故,秦梦瑶的面色如水,韩青用余光能够看到这个名震杭城的校花此刻如同黑夜的玫瑰一般。

    “欢迎大家收看快乐大本营,我们是。”

    “快乐家族!”

    电视里传来了综艺节目的声音,两个人都认真的看着电视,像这样的时光,竟然是韩青重生回来之后的第一次。

    “这两天我和南黎川在一起。”秦梦瑶的声音如同空谷幽铃一般,在韩青的耳畔想起。

    一阵小小的刺痛传到了韩青的心中。

    终究,这个女人是自己上一世第一个喜欢的女孩,曾经,自己和她也有过美好,只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南黎川。

    到了此刻,韩青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心境,并不是一尘不染,至少,听到这旧事重演,他还是心中泛酸。

    “恩。”韩青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他不明白秦梦瑶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不过,虽然心中有涟漪,但是韩青并不想再重来前世的羁绊。

    “你问问我为什么要说么?”秦梦瑶转过头。

    客厅里没有开灯,之后电视的真真蓝光闪烁,照耀在这个女孩的脸上,不知为何竟有几分凄美。

    韩青突然脑海一震,记忆如潮水一般翻涌,不知为何,他好像记不起来前世秦梦瑶的结局究竟如何了,只是看她这神情,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为什么要问呢?”韩青低着头说。

    秦梦瑶身子一颤,眼神有几分躲闪。

    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和这个男人说这些?难道是因为来了姨妈所以心情抑郁么?连秦梦瑶自己都不知道,刚才韩青路过的时候,自己为什么要叫住他。

    还有之前在师妃暄家的时候,当自己看到师妃暄对他充满爱意的笑的时候,她竟然心生不喜。

    “我到底是怎么了?”

    秦梦瑶扪心自问,但是得不到答案。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回房间了。”韩青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

    他发现在,自己原本心如止水,如今竟然有了波纹,他不知道这是为何,但是他知道,修真之人从不排斥情感,这是修的圆满的必须。

    但是他并不像,重蹈覆辙,哪怕这一世已不是当年的他。

    秦梦瑶没有说话,韩青最后坐了一下站了起来,刚走两步,他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听到了那一抹痛苦的呻吟。

    他转过身,就看到刚才还好好地秦梦瑶此刻已经瘫倒在了沙发上,香艳的娇躯轻微的颤抖着,额头上细密的香汗一颗颗冒了出来。

    “痛经。”

    韩青久经人事,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当即走到秦梦瑶的身前将她抱了起来。

    “韩青你不要管我”

    胸口传来秦梦瑶的呻吟,带着热气蔓延在自己到了自己的脖子,就算是韩青也忍不住心里一颤,随即闭上眼睛深呼吸。

    “气血不畅,很严重了。”韩青低声说。

    秦梦瑶的眼角已经有了几分痛苦,渐渐的竟然有失去意识的前奏。

    韩青心头一冷管不了那么多就抱着回到了她的房间。

    一开门,就是一阵清香,但是韩青来不及理会这些,迅速的将秦梦瑶放在床上,然后就将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

    他不是医生,但是他是天尊,医生算什么?

    夜幕中,自己的闺房内,趁着月光,秦梦瑶眯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床头的男人,他的神情紧张,就连呼吸都有点急促。

    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不知道为何,秦梦瑶竟然心头一暖。

    “闭上眼。”韩青轻声道。

    秦梦瑶轻轻的点头,韩青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手放在了秦梦瑶的小腹上。

    触碰到感觉传来,秦梦瑶的身子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但是过了一会之后,她突然感觉到小腹那里的绞痛开始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一种深吸舒畅的温暖。

    “睡一会吧。”韩青的声音充满了安全感。

    秦梦瑶闭着眼睛听话的点点头,呼吸声渐渐平稳,她的睫毛弯弯,如辉的月光打在她娇嫩的脸上,韩青默默的看了一眼之后,收回了自己的手。

    当关门声传来,秦梦瑶轻轻的睁开了眼,仿佛天上的星掉进了她的眼睛,闪着小小的光明,望着离去的身影,心意不明。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韩青坐在床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少许之后他深吸一口气不再多想,掏出手机给荣鹏天打了个电话。

    “韩先生,你是说真的?”电话那头传来荣鹏天的惊呼声。

    “没错,这个游狂我不是很了解,你简单跟我说下。”

    今天见到游狂之后,韩青觉得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个人,毕竟日后说不定还会有交集,

    “韩先生,你有所不知,这游狂可不是一般人物,两道通吃不是开玩笑的,据说他从起家到现在,短短不到三十年,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商贩走到了今天浙北第一的大佬的位置,掌控着浙省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江南丰,势力甚至在邻省都有繁衍。”荣鹏天情绪有点激动,能够感受到他对这个游狂的敬意。

    少许之后,荣鹏天谨慎的问:“韩先生,您不会和游狂有什么冲突了吧。”

    “那倒不是,只是今天刚刚得知,好奇而已。”韩青道。

    荣鹏天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游狂这人不好惹,就算是三爷碰到了也是头疼的很。”

    “哦?难道连景三爷都压不住他么?”背靠景家,韩青不觉得游狂能够压得住景三爷。

    “三爷自然不怕游狂,但那也是因为三爷背后的景家,说实在话,三爷在家里并不得景老的宠爱,平行对比的话,就算是三爷也压不住游狂的。”荣鹏天苦涩的说。

    “原来如此。”

    了解的差不多了,韩青就准备挂断电话,但是电话那头的荣鹏天却喊着要多说两句。

    “韩先生,不知道过两天您有时间么?”

    韩青平静道:“有事就说。”

    荣鹏天赶忙把话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是这样的,过两天就是长杏县武林大赛了,这个大赛在浙省很有盛名,就算是旁边苏省和徽省都会有不少人过来凑热闹,表面上虽然是华夏武术的大赛,但是也有不少格斗高手参加,但是这些都是表面,其实在这武林大赛结束之后才是真正的重头戏,到时候浙北很多大佬都会参加。”

    “何意?”韩青不想听荣鹏天废话。

    “韩先生有所不知,真正的武林大赛是我们浙北几个大佬之间利益划分的一个解决场所,到时候大家都会带上得力的打手交锋,解决一些谈不拢的生意,这些年我都是靠着阿龙应付,虽然亏但也不多,但是这一次据说来了不少高手”

    说到最后,荣鹏天的声音小了下来。

    “你想让我过去?”韩青静静的说。

    “我的意思是韩先生若是有时间的话,可以过去观摩一下,我已经叫了丁典师傅随同了,只是到时候要真是出了什么事情,还望先生施以援手。”荣鹏天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

    韩青沉默了一下:“这种场合怕都是小打小闹,我并不感兴趣。”

    听到韩青的话荣鹏天赶忙说道:“韩先生您先别着急,这一次武林大赛表面上没有什么高手,但是事实上各位大佬带的人保不准就会有武道中人,不然我也不会带上丁师傅了,而且据说苏放那小子这一次放了狠话要找回场子,怕是有更强的对手,韩先生同是修炼中人,过去看看也是可以的。”

    “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点意思。”韩青沉吟了一下。

    “韩先生,只要您去了,这一次武林大赛我就安心了!”看到韩青语气松动,荣鹏天心中激动。

    “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去一趟吧,到时候你通知我。”

    得到了韩青的回应,荣鹏天高兴的挂掉了电话。

    此时的韩青已经埋头在阵法的下一步掌控上了,今天晚上,他就准备有所突破,虽然大阵还没有彻底的完成,但是灵气已经足够充沛,自己待在筑基中期太久了,是时候突破了。

    想到这里,韩青当即打开窗,坐在了阵法的中心。

    感受着丹田内莲湖的闪烁,灵气开始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只见一直闭着眼睛的韩青突然睁开了眼睛,一阵银光从他的眼中划过,他挥挥手。

    整个房间内的灵气开始朝着他的天灵盖汇聚,他深吸一口气猛地双手合十,随即几下翻转,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

    “有了法阵果然事半功倍,只是稍稍运行了一下九玄决而已,居然吸纳了这么多灵气,足够我突破了。”

    灵气的充沛甚至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韩青再度感慨这个公寓的位置之好,远处的西子湖就像是一个灵池一样,源源不断的将灵气供给过来,韩青只需要依靠阵法的加持,就可以有大突破。

    这些天韩青几乎都在家中,除了必修课之外,其他课一概不去。

    终于,三天之后,法阵中心的韩青收回了一种腾空的手。

    张开眼眸,一片漆黑的瞳孔开始有点点火光闪耀。

    “终于到了筑基后期了。”

    他深吸一口气,手指在控制虚画了几下然后垂下。

    只见空中在片刻的寂静之后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张虚化的符咒,上面闪烁着阵阵金光,好不神奇!

    “燃。”

    韩青低吟。

    符咒瞬间燃烧,整个房间登时大亮,随即归于黑暗。

    “筑基期的所有能力基本都掌握了,只是不能检验一下修炼的成色,实在是可惜啊。”韩青盘着腿微微叹息。

    没有对手,真的是一种寂寞。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荣鹏天的电话来了。

    长杏县武林大赛明天就要开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