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的要去吗?”

    办公室的门被直接推开,这一次秘书拦都拦不住。

    李泽明坐在办公椅上看着脸色着急的郑少臣,挥挥手,秘书无奈的退了下去。

    “怎么,老弟害怕了?”李泽明亲自给郑少臣泡了一杯茶。

    郑少臣摇摇头:“我倒不是害怕而是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李大哥,郭李两家什么心思你不是不知道,这摆明了就是鸿门宴,如果我们去了,那不是找死么?”

    “怎么?”

    李泽明坐到了郑少臣的沙发旁:“你觉得他们还敢动手杀我们不成?”

    郑少臣一愣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倒不是,就算是他们真的胜券在握了,想要对我们两个动手,我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但是李大哥,天知道他们让我们过去是什么意思,要知道,现在可是处处都是他们占据着上风啊,不说对我们动手,羞辱一番甚至是软禁都是完全有可能的啊。”

    郑少臣无奈的说道,毕竟郭李两家背后有合欢派,怎么玩他们都是随意。

    “这点你放心吧,我已经跟月如霜通过电话了。”

    “真的?”

    听到李泽明这句话,郑少臣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

    “他怎么说?”

    李泽明淡淡一笑:“他的意思也是让我们过去,既然是示弱,那就示弱到底,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我们要带着一种濒临绝境的状态过去,这样他们才会觉得我们真的已经束手无策了。”

    “这样也对,至少衔月楼再出击的时候,他们就是完全没有防备的状态了。”

    李泽明沉吟了一下,显然也赞同月如霜的这个计划。

    郑少扯倒是有些迟疑:“那有没有什么安全保障呢?”

    “有的。”

    说着,李泽明拍了拍手。

    一个年轻男人跟在孔老的身后走了进来。

    “孔老毕竟是衔月楼的老人了,合欢派很可能知道,但是这位兄弟确实月楼主的座下直传弟子,合欢派无人知道,而且实力强悍不在孔老之下,乃是衔月楼的青年才俊,据说实力已经到了宗师境界。”

    李泽明急忙站起来介绍。

    宗师?

    郑少臣愣了一下,不明白这个宗师有多么强大。

    这时候孔老站出来说话了,他轻笑了一下:“郑少爷看来有所不知,三郎乃是楼主直传的弟子,要知道我也不过是先天后期的修为,但是他的实力却已经到了宗师境界,宗师顾名思义,就是修炼到了集大成的一个阶段,想我孔某人资质平平耗尽一生才到了先天后期,而三郎不到三十的年纪就已经成为宗师高手,这样的人才,若是放在内地,那可是雄霸一方的存在。”

    这么强?

    郑少臣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强悍。

    “既如此,三郎,你给二位少爷展示一下吧。”孔老笑着对三郎说道。

    三郎看起来是一个长相平凡的人,整个面容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印堂处十分黑。

    印堂发黑,那是不吉的象征,但是这三郎显然并不在乎这些,他走到了落地窗前看向了对面。

    李氏集团的高楼足足有九十多层,而他们的对面高楼虽然弱了一些,但是相聚一条大街,又是隔空相望,还是有些气势的,此时只见这三郎走到了窗前看看对面。

    手一抬。

    一握。

    砰砰砰!

    对面高楼整个一层的玻璃尽数碎裂!

    能够看到写字楼内正在电脑前坐着的员工一脸的惊慌失措,他们纷纷骇然的看着突然起来的一幕,想不明白好好的玻璃怎么就碎裂了。

    而站在这边的三郎只是面无表情的扭了扭脖子看向李泽明和郑少臣。

    “如何?”

    “三郎兄弟果然是人中龙凤啊!”

    李泽明大喜,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三郎展现实力,要知道高层建筑的玻璃材质可都是世界上最好的钢化玻璃,别说是人力,就是子弹都很难洞穿,但是这三郎却相隔百米尽数炸裂!

    这样的震撼,更比当初韩青让十几名保镖跪下来更加惊人!

    郑少臣也是一脸的哑然,此时他还在看着对面,只见高楼下蚂蚁一般的人群汇聚,好像是跌落的窗户造成了伤亡

    不知道为何,一种不好的感觉在郑少臣的心头升起,随手就能造成这样的伤害,但是这三郎好像没事人一样,虽然为了展露一手而已,但是毕竟下面都是人来人往,高空坠落的玻璃难免造成危险

    “李大哥”

    郑少臣凑到李泽明身旁低声道,只是李泽明显然已经被这个三郎折服,只见他摆摆手:“郑老弟就不要犹豫了,有三郎兄弟陪着我们赴宴,就算是合欢派有人在,我们也不怕,更别说郭李两家的小手段了。”

    说着,李泽明也不管那么多,直接走到三郎的身前热聊了起来。

    只是郑少臣却依旧脸色纠结,他看了兴奋的李泽明一眼凑了上去。

    “怎么了?”

    李泽明疑惑的问道。

    郑少臣低声道:“李大哥,出去说话。”

    李泽明皱了下眉头歉意的对三郎说了声抱歉,然后不耐烦的跟着郑少臣走了出去,一关上办公室的门李泽明就有些不高兴了:“郑老弟,我印象中你一向是个果断的人,现在这个情况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郑少臣依旧耐心的说道:“李大哥,我总觉得这个三郎有点不对劲,甚至别说他,就是整个衔月楼”

    “老弟不要再说了,我觉得衔月楼很好,也是我们现在唯一的良药,能不能反戈一击挽回胜局,看的就是他们了。”

    李泽明摆摆手拦住了准备继续说道的郑少臣。

    “那李大哥,我就再说最后一句,为了万全之策,我们要不然跟那位韩先生说一下?”郑少臣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是,相比起两个人的手段,当初韩青露的那一手并不在这个三郎之上。

    但是不知道为何,郑少臣直觉上总觉得相比较这个好像没有感情的三郎,韩青似乎更加值得信任一点至少,他虽总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但是至少为人没有这么的冰冷

    “韩青?”李泽明嗤笑出来。

    “叫他来送死吗?”

    李泽明撇撇嘴不再多说,径自回到了办公室内,他的眼中,此时只剩下这个唯一可能拯救他们于水火的衔月楼的人。

    只有郑少臣,一个人站在办公室外,旁边,是员工们的喧嚣声,整个李氏集团依旧在忙碌着,只是这深藏的危机,却已经掩饰不住。

    掏出手机,郑少臣深吸一口气,还是拨通了一个号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