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氏集团的大楼下。

    一辆辆黑色的轿车停下,一个个西装革履满脸严肃的人走了下来,最后是一辆低调务实的奔驰,李泽明从里面大踏步走了出来。

    他的脸色并不好看,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阴沉,熟悉李泽明的人都知道,这个一向办事谨慎的男人,从来不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别说李泽明,整个李氏集团的大楼,都笼罩在一片乌云中。

    足足有数百平米的会议室内,满座着数十人,而坐在整个会议桌最前方的则是李泽明。

    “泽明啊,大哥没来吗?”

    坐在李泽明右手边的第一人,忽然正是李锋利,此时他看了一眼李泽明有些不悦的问道,今天乃是李氏集团的股东大会,尤其现在屋漏偏逢连夜雨,正是需要定海神针的时候,看到李泽明坐在主位,众人都是一阵议论纷纷。

    “父亲的腰上复发了,我让他在家里好好休养,怎么,二叔是不让我坐在这里么?”李泽明的心情显然也不是很好,说好也带着一点火药味。

    李锋利一滞,冷笑了一声也没有当面和李泽明吵起来。

    李泽明和李锋利两个人不对眼整个李氏集团都知道了,在李泽明被确立为继承人之前,也有不少人推荐更为年长的李锋利,但是最终李泽明父亲力排众议,还是让李泽明走上了这个位置。

    对此,虽然大家都不说,但是也都心知肚明,李锋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果不其然,李泽明开始接管李氏集团之后,李锋利三番两次的找茬,最终在李泽明的强势手腕下被下方到了分公司,只是他终究还是李家的大股东,董事会还是必须参加的。

    “二叔,华谊那边的效益怎么回事,我看了一下第三季度的财政报告,漏洞很大啊,现在电影行业正是风口,虽然港城这些年比不上内地,但是内地的渠道我今年初已经打通了,怎么业绩不仅没有增长,还亏了六个亿?”

    李泽明冷冷的看着李锋利,语气冰冷,在工作上,李泽明从来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就算是沾亲带故,也只有上下级之分。

    “哼,已经很不错了,内地竞争很大,而且市场不如港城规范,只亏六个亿算是很好了,怎么,你还指望第一年就给你带来收益?你又不是不知道,影视业我们李家也是刚刚开始涉足,你还想要多好?”

    说着,李锋利敲了敲桌子:“生意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生意生意,慢慢生出来的意思,懂吗?影视业是一个投资方向,投资,就有风险,六个亿而已,怎么,你还想怪你二叔?”

    说着,李锋利看向所有的董事会成员:“这些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带头的,同样这批人,以前大哥带队伍的时候没见这么消沉过,怎么到了你手上就这样了。”

    李泽明握着笔的一颤冷哼了一声:“现在能和当时比么?若不是这段时间事情多,没见你在这里多说,二叔,办好自己的事情就是对我李家最大的帮助,尤其是现在和郭李两家闹的厉害,业务收缩都是正常的,商场上每一步都要谨慎,没错,现在看起来苗头是弱了一点,但是形势也安全了一下,郭李两家的手段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他们的后台不是我们能够抗衡,不过好在我已经找到了帮手,大家放心就是了,眼前的困难都是短暂的。”

    李泽明振奋了一下军心。

    这段时间李家和郑家被郭李两家压的抬不起头来,想要反击但是对方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甚至可以说很多事情他们都是暗中来的,有了合欢派的帮助之后,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战斗。

    李泽明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保存李家本身的实力,在外面的业务不断收缩,尽可能将损失挽回到最小。

    而且,他做的还不错,虽然郭李两家势如猛虎,但是李泽明和郑少臣都是进退有据,一时间形成了拉锯战,而这,也给了李泽明和郑少臣争取衔月楼的机会。

    如今,月如霜已经答应帮助他们,那么一切,就又要回到正轨上来了。

    “帮手?”

    李锋利冷笑了一下:“这港城,还有什么比合欢派更强的帮手么?”

    李泽明脸色骤变:“二叔,你在说什么。”

    “说什么?”

    李锋利冷笑了出来,此时,一股阴狠从他的眼神中流露,看向李泽明的瞳孔中没有任何的感情,在利益面前,本来就不近的血缘关系更加不值一提了。

    “李泽明,你让我说什么好?啊?好好地生意你不做,非要去沾染上合欢派这样的存在,现在得罪了人家,拿我们整个李家垫背,你好意思吗?”

    李锋利的话分外无情。

    “二叔,你在说什么?”

    李泽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依旧保持着镇定,他能够感受到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他能走到今天,靠的从来不是继承,而是自己的能力。

    “我在说什么?”

    李锋利叱笑了一下:“你!李泽明!得罪了合欢派现在要让我们整个李家为你陪葬!听懂了吗?”

    会议室一片压抑。

    李泽明扭了扭脖子,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他虽然为人看起来和善,但是也绝不是好欺负的人:“二叔,和合欢派的事情是我们李家的绝密,除了我和父亲之外,没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哈!”

    李锋利仰天长啸:“大家都听到了么?”

    “若不是我今天挑明,大家还要被他玩弄到什么时候?得罪了合欢派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一直秘而不宣!”

    “二叔!”

    砰!

    李泽明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会议室外,员工们开始汇聚紧张的看着透明玻璃内的会议室。

    “我不是不说,而是觉得说出来只会增加大家的压力,而且他们师出无名突然对我们李郑两家动手,我不告诉大家,不是秘而不宣,而是想要一个人扛下来,是,我是自信,但是我还没有疯狂到拉上整个李家垫背,倒是你,二叔,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知道的?还是说”

    李泽明眼神一闪冷冷的注视着李锋利:“还是说,是合欢派告诉你的。”

    会议室内,一片寂静,风暴前的宁静总是这么的令人窒息。

    “是,是合欢派告诉我的。”

    李锋利阴笑着说。

    “而且,他们还说,只要你李泽明下台让我李锋利主持李家,那他们就会停手。”

    说着,他浑浊的眼中闪过一阵得意的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大家以为如何?”

    “这不可能。”

    李泽明摆摆手,如果李锋利手中李家的股份被收买了,李泽明可能还更紧张一点,但是现在想要直接罢免自己?那绝不可能,董事会的每一位,都不会同意的。

    而且,想要罢免自己,必须拿到至少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才有可能让自己坐下来商量,而当初为了保证李家能够平稳交接,除了自己和父亲手上加起来的百分之五十之外,其他的百分之五十分给了数十人。

    最少的,手上甚至只有百分之零点几。

    就算是李锋利能有人支持,甚至是大多数人,但是哪怕是一个不支持,他就绝对没有资格提出罢免自己的方案。

    这样想着,李泽明倒是安稳了下来,他看了一眼所有人轻轻点头:“二叔,若是你真能得到所有人的同意,那我可以坐下来接受大家的表决。”

    说完,李泽明淡然一笑,胸有成竹。

    只是李锋利,笑的却更加肆意了:

    “这可是你说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