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清晨第一缕光透光玻璃打进来的时候,林清歌睁开了眼睛,昨夜的温存好像一场仲夏夜之梦,若不是下面隐隐传来的痛,她甚至怀疑,这场梦还未醒来。

    海风吹拂窗纱,秋高气爽。

    林清歌慢慢坐了起来,**的酮体在洁白的床上展露着绝世的风情,只是能欣赏这风情的人,却已经不在。

    “臭家伙让你走就真的走吗”林清歌小声嘟囔了一下,脸上有几分悔意。

    女人的话,要信,也不能全信。

    韩青不在,凡事都只能依靠自己了,昨天的翻云覆雨终究还是让第一次的自己深陷其中,到了今天才感觉到下面传来的一阵阵痛苦,床单的殷红好像还在诉说昨夜的故事,林清歌却已经将它抽起。

    “洗了。”

    她脸色哀伤。

    “嘤”

    刚刚在卧室走了两步,林清歌眉头就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她急忙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下面疼痛越来越强烈,这时,林清歌的心中开始埋怨起韩青来。

    “还是第一次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吗?”

    她捂着自己的小腹,满腹委屈。

    “看来得打个电话让保姆早点回来了。”林清歌叹息了一声,空荡荡的房间以前不是没有过,只是这一次,却分外的孤独。

    好像,一个家,散了。

    但就在林清歌准备再一次起身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咚咚咚。

    那是上楼的声音。

    难道是保姆回来了?

    林清歌记得自己只留出过两把钥匙,一把保姆拿着,另一把就是韩青了。

    难道是韩青?

    林清歌心中一紧,她不知道现在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

    嘎吱,门打开,韩青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他的手上还提着几个袋子。

    “你怎么回来了?”林清歌冷冷的说。

    韩青嬉笑了一下:“我怎么不能回来?我不回来我住哪里啊?”

    林清歌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镇定:“韩青,你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是你的能耐绝不至于在港城找个住的地方都没有,韩青,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也许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不是吗?”

    “是啊。”韩青赞同的点点头:“我看到你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我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情。”

    韩青厚脸皮的说:“所以我决定,以后走到你面前,我都低着头,让你看不到我的脸,或者我们可以面对面,但是眼神不能有交流,这样就等于你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你了不是吗?而且实在不行,以后我睡沙发,二楼以上属于你,这不也是不见面吗?多好。”

    “韩青!”林清歌皱了下眉头。

    “我是走了啊!可是没说不回来吧!清歌,你不能赶我走,我走了之后,谁照顾你?”韩青央求的说。

    他认真的看向林清歌:“而且,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是在我这里,我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女人受到一点点委屈。”

    你是我的女人了。

    这是韩青的真心话,不论他们的感情来的多么的突然,不论他们的升华来的多么仓促,现在,林清歌都是自己的女人了。

    自己重生回来,第一个女人。

    林清歌呆呆的看着韩青,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男人已经占有了自己,不论自己是否接受,他说的没错,站在他的角度,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韩青,我还需要时间。”她尽可能平静的说。

    韩青点点头:“我也需要时间,那我们慢慢磨合好不好?”

    “唉。”

    林清歌叹息了一声:“韩青,我们真的合适吗?到现在为止,我们才相处了多久,我从未想过我的感情会是这样的”

    “吃点心。”

    韩青提起热乎乎的袋子。

    里面,一笼笼精致的小点心令人食指大动:“别说那么多了,吃早餐吧,昨天那么辛苦得补充下体力。”

    一句话,又让林清歌一阵羞涩:“韩青。过段时间你还是走吧,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们之间现在这种状况。”

    “好。”

    韩青爽快的说。

    “真的?”

    “真的。”

    林清歌这才点点头勉强吃起了早餐。

    只是韩青心里却完全不当回事,过段时间,这个段字,可以是一天两天,也可以是一年两年嘛。

    一个上午,韩青都在积极的打扫整个别墅,甚至林清歌稍微动弹一下,韩青都会立刻过来询问需不需要贴身服务搞得林清歌一阵尴尬。

    但是,看着楼下忙来忙去的那道身影,林清歌除了彷徨之外,更多的却是一种幸福,只是这幸福,她还不习惯接受。

    叮铃。

    这个时候,韩青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韩青的脸色有些尴尬,林清歌淡淡道:“你接电话,我回房间休息。”说完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韩青讪讪一笑打开客厅的门走到了院落中。

    “韩青。”电话那头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韩青笑了笑:“怎么样,买好飞机票了吗?”

    “买好了。”

    声音中带着期待和向往,更多的却是思念。

    听到这个声音,韩青的心中一阵过意不去,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愿意这样,只怪自己对港城的评估太简单了,终究冒失了一点,为了万全之策,只能如此了

    “什么时候的。”韩青轻声问道。

    “马上。”电话那头女人甜蜜的说。

    “马上?”韩青一愣:“这么快做什么?我不是说这一周过来都行吗?”

    “因为我想你。”

    直白,没有丝毫的掩饰。

    “因为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你。”电话里的声音相隔千里,但是其中浓浓的真情,却好像就在身边一样。

    韩青一时陷入了沉默。

    “我说过,你不用这样的,我这样的男人,很难给你什么的。”韩青低声道,他不属于这个世界,林清歌是他唯一的冒险,他不想再有更多的人为她着魔。

    不论是谁,他都愿意捧在手心,闻人秋月,冉静,这些他爱着的人,但是除了林清歌自己真的把持不住之外,这两个女人,他都小心翼翼的疼惜着,一个相爱,一个怀念,而就算是林清歌,韩青也愿意守护她百年,甚至为了给她责任,自己愿意给她另一条路

    但是这一切,终究让她们失去了和寻常人一样获得一份她们应有的感情的权利。

    他不想这个女人也走上这条路,毕竟,她完全可以拥有不同的生活。

    “韩青。”电话那头传来她的轻声。

    “恩。”

    “我说过,我什么都不要,哪怕做你的情妇永远见不得光,我都愿意。”

    “因为我爱你。”

    柳眉缓缓的说,充满爱的孤注一掷。

    “马上,我就会飞到港城,到你身边,纵使离开江南,我也再不会让人伤你分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