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宴会不知不觉就结束了,大家都是意犹未尽,听着游狂讲述韩宗师的故事,大家都觉得一闪崭新的窗户打开了。

    原来世上还有这样的人物。

    宴会上自然也是顾西风和南黎川大出风头,两人知道的也不少,时不时的补充两句更显得见多识广,得到了游狂不少的称赞。

    刘芳开车来的,想要送韩青回去,但是被他拒绝了。

    告别了师妃暄之后,韩青本来想问秦梦瑶要不要一起回去的,但是人多耳杂想想还是算了。

    刚刚走出别墅区的大门,一辆宝马越野车停在了自己的面前,从上面下来了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好,跟我走一趟吧。”

    韩青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也没有决绝就跟着上了车,大约开了十几分钟,来到了一个人工的小湖旁边,车子终于停了下来,韩青一下车就看到了湖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背影。

    “游叔叔。”韩青低声道。

    此人正是师妃暄的父亲江南丰的大当家游狂!

    这个儒雅的男人静静的站在湖边,朝着对面望去,身形消瘦,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个人就是能够在浙北呼风唤雨的第一大佬游狂呢?

    听到韩青的声音,游狂并没有转身,而是手指着远处的湖泊:“你可能看到尽头?”

    他的语气平静,但是又夹着一种淡然,似乎看破了一切一般。

    韩青顺眼望去,湖面不算宽广,放在西子湖前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他淡淡的说:“一眼望穿。”

    “是啊,一眼望穿,这湖泊格局太四周都是建筑,就算是想要一点前景,都没有。”游狂的声音从之前的淡然,渐渐的变成了一种惋惜。

    他转过头冷冷的看向韩青:“你就如同这人工湖一般,平台决定了你的前景,终究是难以施展。”

    韩青面沉如水:“游叔叔此话何意?”

    “韩青,你明白我的意思,当父亲的没有不为女儿好的。”说着,他凛然道:“你应该离开。”

    “也许,你以为能够成为杭大的风云人物就很了得了,但是放眼整个杭城,这算是什么?”游狂背负双手,仿佛指点江山:“世界之大,又岂是你这种池鱼可以凯觑的?”

    韩青确实冷然一笑:“难道顾西风就可以?难道南黎川就可以?”

    游狂摇摇头:“韩青,你太要强了,没错,也许你的自身条件并不在他们两人之下,但是顾西风将来是要进军区的,而且,很有可能会成为猎豹的佼佼者,而南黎川也定然不会桎梏在这区区杭城,甚至是海市和京城,那里才是他的天下。”

    说着,他转头看向韩青:“你和他们比,就像这湖水一般,差的不是水质,而是位置。”

    “你有你的骄傲,年轻人骄傲一点,我很欣赏,你能够战胜慕容冲,甚至是让荣鹏天都无话可说,可是,这就是你的全部了么?终究,你只能依靠景家,这并不是你自身的力量。”

    游狂果然是浙北大佬,说话能够看透一些东西,没错,依靠只是依靠,本身的力量才最是关键,而自己在他的眼中,没有这个力量,自己依托的,只是景家而已。

    “游叔叔,你不觉得你知道的太多了么?”韩青的声音有几分冷意。

    游狂不在意的笑了笑:“任何靠近我女儿的人,我都会调查。”

    “韩青,若是给你十年时间,也许你还可以,毕竟有景家这个靠山,想要走出一条金光大道也不是没有可能。”

    游狂说着,话锋一转:“但是,人生有几个十年?师师是我的女儿,因为我位置的特殊,她们母女两人隐姓埋名,受了太多的委屈,难道,我还会让她再等十年?”

    “女孩子,更没有几个十年。”

    “十年你所谓的十年,又想要得到什么呢?”韩青直视游狂。

    游狂转过头看向湖水,叹息了一声:“不说别的,至少我女儿要有光明的前景,我游狂闯荡江湖数十载,你看得到的看不到的事情太多了,我只想她能嫁入豪门,过个平稳日子。”

    豪门?

    韩青微微摇头:“豪门只是表象,任何一家豪门,都是靠绝对的力量来树立的,若是没有,便是寒门。”

    “你说的没错。”游狂的语气中有几分赞赏。

    “韩青,不得不说,你确实比顾西风和南黎川更加优秀,但是正如你所说,绝对的力量你有么?你没有,只是有点身手就以为天下都在你手?愚昧至极。”

    “这世界浩渺,怎会是你一眼能够看穿,反倒是你,在别人眼中才是一眼看穿,韩青,低下头,认真看看你的路吧。”

    说完,游狂静静的看着韩青,就像他所说,仿佛能后将韩青看穿一般。

    韩青冷笑了一声,缓缓看向他:“游叔叔,恕我冒昧。”

    “哦?”游狂眉毛一挑。

    “我对您女儿并无任何想法,在我的心中,她只是一个可爱的妹妹罢了。”韩青耸耸肩。

    “你!”游狂心中一怒,但他是何等人物,心中想着这是韩青的气话,也就压了下来。

    “你说的没错,绝对的力量,而我,就拥有这样的力量,我从不需要豪门,因为我自己”

    韩青释然一笑。

    “就是豪门。”

    “唉。”游狂最终还是摇头叹息,心中有几分无奈,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实在太过轻狂,这样的人,未来注定难成大器。

    说了这么多,其实游狂并不是想要将韩青贬低,而是渴望能够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看到一点希望,正如他所说,他亏欠师师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在感情上他不想左右自己的女儿,只要她喜欢,自己就要努力维护。

    这段时间,总有手下向自己汇报韩青的情况,起初他虽然有点可惜顾西风终究没有赢得女儿的心,但是转念他就开始了解这个韩青,若是这孩子身上能有点希望,就算是现在比顾西风差一点,他也不在乎。

    他游狂的女婿,以后前程还能差了?

    只要他稍加努力,自己就能给他锦绣前程。

    只是,这个孩子太过自傲,甚至可以说是目中无人。

    “韩青,我最后和你说两句,我游狂,就算是在浙北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可以和市长平起平坐的人。”

    “我的势力遍布浙北,甚至周边都有触角,不论是各方面,我都能一言蔽之。”

    “我身旁这位孙老,乃是武道高人,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在他手上走不过一回合。”

    “你,懂了么?”

    游狂说完,静静的看着韩青,自己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期待他能有所改变。

    “游叔叔,你所说的这些,在我想来,不过是弹指皆破的事情。”韩青分外的平静,丝毫没有被游狂的话镇住。

    “弹指皆破?”游狂笑着摇了摇头:“是我,曾几何时,我也以为人定胜天,但事到如今才知道,随波逐流方能成就大英雄。”

    说到这里,似乎游狂有些疲惫了:“算了,你走吧,若是他日你能想通其中缘由,可以再来找我,只是,我的时间不多,你的时间,也不多。”

    说完,游狂最后看了一眼人工湖,轻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他一走,围拢在附近的保镖们纷纷开始撤退,这气势让人心境,真不愧是浙北第一大佬。

    之前那个孙老走过韩青身旁的时候,脸上有几分老态龙钟的劝说:“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

    “更何况在浙北,可还有比游爷还要高的存在么?”

    “当年,我从宗门出来,若是早一点遇上游爷也不至于浪费半生时光了。”

    说着,他叹息了一声:“小友,好好想想,我等你再来找游爷。”

    说完,蹒跚着离去了。

    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韩青独子走到了湖边,看着人工湖笑了出来。

    “好高骛远?我的高,你们看的到么?”

    “绝对的力量,你们又可明白什么是绝对的力量?”

    “豪门,三千世界万千宗门,我自开宗立派。”

    “浙省,就算是整个世界,对于以后的我来说,难道不是弹指皆破?”

    说着,韩青一挥手,风吹草动,他自巍然不动。

    保镖将车门拉来,孙老有点不高兴的走了进来。

    游狂笑了一下:“怎么样,没变化吧。”

    孙老点点头:“这小子也太嚣张,年轻人狂妄到这般地步的,他是第一个。”

    “算了,说多了也是心烦,还是看他造化吧。”

    游狂也不再多提,而是看向了窗外,不知为何,突然起了风,湖边的景象总觉得和之前有哪里不同了。

    “爷,苏放那边来消息了,这次他的人不好对付。”孙老轻声道。

    游狂看向孙老示意他继续说。

    “我们在宁市的消息传来,这家伙这次请来的是佛门的人,有点能耐,但是具体多强还不清楚,这些年他一直想要冲出宁市,爷还是提前提防着点。”

    “想要冲出宁市,别说我,就是荣鹏天和景老三都不会答应的。”说着,他仰仗的看向孙老:“孙老,这一次还是要拜托您了。”

    孙老豁然一笑:“爷严重了,出了浙北我不敢说,但是只要还在浙北,想要挑战爷的位置,就绝不可能。”

    游狂嘴角上扬,胸有成竹:“那我就放心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