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种触感让韩青疯狂。

    林清歌的每一寸肌肤都好像是世界上最好的绸缎一样,当他的打手贪婪的在她的**上渴求的时候,仿佛世间所有的风景都已经被领略了。

    林清歌想说话。

    可是她的嘴被堵住了,被韩青的嘴堵住了。

    “呜呜呜”

    她尽可能的挣扎,可是韩青的身子如同一座山一样巍然不动,这一刻,林清歌才知道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强壮,看起来削瘦的他此刻已经褪去了上衣,雕刻一般的**充满了美感和力量,在每一寸完美肌肤的触碰中,林清歌的身子渐渐开始变的无力。

    “啪!”

    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韩青的脸上,火辣辣的感觉。

    “你冷静下来了?”

    看到韩青终于停下了动作,林清歌脸色冰冷的看着他。

    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一丝血迹流了下来,除了之前和灵寂洞的大战,这是韩青第一次出血居然是被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造成的

    “好吧,你让我出血,我也让你出血。”

    韩青舔了舔这抹血迹,再一次袭向了林清歌。

    本以为已经冷静下来的男人突然发动了袭击,林清歌没有丝毫招架之力再一次被他压在了身下,而且显然,这个男人已经不可阻挡,他的手就像是铁钳一样,随意的拨弄自己的身体,林清歌想要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都是奢望。

    铁一般的男人,在经过一切反抗之后,义无反顾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这一刻,坚守了二十多年的忠贞,终于散落。

    一阵阵难以形容的感觉在自己的身体中横冲直撞,林清歌虽然台前大气从容,可是到了这里,她却只是一个初经人事的女人,承受着韩青汹涌而来的力量。

    最终,在一次颤动中,林清歌美妙的身体高耸,脸上一阵潮红。

    粗气不断,韩青还在耕耘。

    再一次,林清歌无法抑制的颤动了起来

    终于,过去了许久之后,翻云覆雨终于结束,房间内一片春情涌动,林清歌的身子早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力气,如同一滩春水洒在床上,琼鼻不断耸动,贪婪的呼吸着,哪怕这房间已经充斥了韩青的味道。

    男人缓缓爬了起来。

    床上,一抹殷红触目惊心。

    金棒刺痛梅花瓣,最美不过良宵时。

    这个时候,韩青终于清醒了过来,压抑了许久的**终于释放,但是一种空落落的感觉随即传来。

    “韩青,你满意了吗?”

    林清歌的声音传来。

    韩青举目看去,只见她魔鬼一般的身材蜷缩在床头,眼神凝视着床单上的那一抹鲜红,脸色平静如水。

    越是平静,越是吓人。

    韩青后悔了。

    自己刚才实在是太过分了,就算是行人道之事至少也应该是你情我愿啊可是刚才的自己,分明就是强

    “对不起。”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中满是愧疚。

    “对不起?”

    林清歌轻笑了一下,她水灵灵的眼睛没有任何情感的看着韩青:“你认为,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吗?”

    韩青沉默。

    是啊,现在还能说什么呢?对于女人来说,一生最重要的东西,就这样被一个人瞬间的贪婪给要走了,一声对不起,不就是最苍白的辩解吗?

    “你是爱我吗?”

    林清歌竟然这样问道,只是语气中没有疑惑,只有反问,一直接近于质问的反问。

    韩青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林清歌。

    他爱她,这样的女人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爱,拥有倾国倾城的美貌,过人的智慧和温婉,大气雍容的气质,她就是所有男人心中最完美的女神。

    可是,这一切太快太突然了。

    以至于,当这句问话到来,韩青竟回答不出来。

    “韩青,如果慢慢来,我想我也许会爱上你,可是现在,你把这一切,都给毁了,把我对你一点点的好感和接纳,都给毁了。”

    看到韩青的不知所言,林清歌摇着头说,长发在她洁白的肩膀和玉背上摩挲,心中的那抹苦楚,只能她一个人随着泪水咽下。

    随着慢慢的相处,林清歌在渐渐看清自己对韩青的感情,她没有谈过恋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情,她需要冷静,需要时间,不论是对自己还是这份感情,慢慢来总是好的。

    可是现在,他占有了自己。

    曾经,林清歌想过,她爱上的男人,不需要别人眼中的大英雄,不需要他是多么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哪怕每个人都认为只有这样的男人配得上自己。

    可是她,不在乎。

    一个能让她感受到温暖的男人就可以了。

    可是这么简单的要求,从来没有人达到过,直到韩青的出现,如同春光化寒冰,她渐渐发现,这个男人已经一点点的温暖了自己的心。

    可是现在,这种感觉荡然无存。

    他,用最不光彩的方式占有了自己。

    “韩青,你知道吗?这是一个冒险,是一次赌博。”

    沉默中,林清歌开始低声自语。

    韩青依旧坐在床头,静静的低着头听着。

    “在杭城,你的出现就像是一阵再普通不过的风一样,吹到了我的面前,起先,你只是我的一个普通邻居而已,但是后来,我发现你很神秘,我承认,我开始渐渐对你产生兴趣,也许是这么多年程序化的生活让我失去了生活本质的单纯,每天早录音师,在公司的安排下做着有趣也渐渐无趣的事情,你的出现,在我死水一样的生活中,撩动了水波。”

    林清歌静静的说着,她长长的睫毛还挂着经营的泪珠。

    “住在你的隔壁,那段时间是我这辈子最轻松的一段时光,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的不堪,太多的肮脏,虽然你看起来是那么的普通,但是对于我来说,正是我所想看的人的真实样子,所以,我让你帮我装有演技,让你登台献唱,我承认,那个时候,我已经被你淡淡的吸引,只是,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清楚吧。”

    她苦笑了一下摇摇头:“再后来,你说你要来港城,我答应了,但是你知道吗?在机场你说没地方住的时候,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你在利用我,但是当时的我选择了冒险,选择了赌博。”

    说着,林清歌抬起头直视着韩青,眸中又令人害怕的平静:“我赌你是一个有担当,干净的男人。”

    说完,她笑了了,五味杂陈的笑。

    “起先,我认为我成功了,你真的和其他男人不一样,你看向我的眼神,就像是看向朋友,也许你不理解,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样的眼神,我很珍惜,因为这世界上,我走在任何一个角落,人们看向我的眼神除了崇拜,就是冲动。只有,平淡如初。”

    “我想,我赌对了,哪怕后来你真的是在利用我接触李泽明和郑少臣,我也不在乎了,因为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很多事情,能够帮到你,我不介意。”

    “你知道吗?当时,你将那条蓝玉挂在我脖子上的时候,我真的动心了,也许,在你只是一个出风头吧?但是我,真的动心了。”

    女人苦笑了一下,似乎在笑自己的傻。

    “从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我必须要正视对你的感情了,虽然这让我很陌生,但是我知道我也想,去慢慢接纳这份感情,让自己的眼睛看的更清楚一点,也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不在乎你的出身,你的背景,也许在别人看来,你很差劲,亦或者在我看来,你很神秘,但是在这份感情面前,我都不在乎。直到前些天你第一次想要我的时候我开始害怕了。”

    韩青知道林清歌说的是哪次,之前林清歌脚踝手上的时候,自己帮她疗伤,当时的自己,确实差点没有把持住,只是没想到,隔了短短几天,自己终究失控了。

    “我在想,我是不是太冒险了?说真的,我一直是一个进退有据的女人,可是当时我就在想,你也是男人,我们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对这份刚刚萌芽的感情来说,真的好吗?所幸,那一次,你忍住了,让我再一次刮目相看。”

    林清歌深深的将自己的头埋起。

    “只是没想到,今天,这一切还是发生了。”

    女人哭了。

    这个风华绝代万人仰慕的女神,终究还是一个小女人。

    一滴滴泪水载满悲凉从她玉石一般的脸颊滑落。

    “韩青,你过来。”

    她突然说,勇敢的抬起头,梨花带雨美不胜收。

    “什么?”韩青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但是林清歌已经挪了过来,对于自己全世界都幻想过的身体,林清歌没有丝毫的掩盖,她挪到床头伸出自己的玉臂挽住了韩青的脖子,将自己的身体完全的藏进了韩青的怀中。

    “就一晚,再抱我一个晚上。”

    胸口是她滚烫的泪水,她的呢喃还在细语:

    “再抱我一个晚上,你就离开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