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清歌,新专的话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够出现一下,不说走场,但是港城的全球发布会还是要站一下的,之前你六张专辑每张专辑发布的时候都是公司来搞定的,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你的演唱会已经在秘密筹备了,为了增加热度,你出现一下,对于日后的工作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欢姐认真的说。

    “没错,清歌姐,这一次演唱会才是重中之重,对于专辑来说,公司上下都没有任何的担忧,而且这两年你都没有出新专了,市场的饥渴度已经很高了,就算是宣传效果一般,以你的人气和地位,我们预估至少在一亿五千万以上的销量,但是演唱会不是就要开始了嘛,这毕竟是你的第一场演唱会,可以说是全球瞩目了,这个时候提前预热一下还是好的,当然,人气方面没有问题,我们只是增加你出镜的频率,适当的放风,这样等演唱会的消息公布出来,华夏才不至于炸锅。”蔡原看着林清歌笑着说。

    身为英皇的总经理,就算是蔡原也必须亲自到场,毕竟,英皇可以没有任何一个人,但是不能没有了林清歌。

    说自己是总经理,但是说白了是林清歌一个人的总经理也完全没错

    “对,我们想了一下,第一场演唱会我们还是在港城办比较好,虽然米国和伦敦那边也已经传来合作的要求,但是我们还是觉得港城的条件也不错,最重要的,这是你的第一场演唱会,和其他方面比起来,港城才是你成长的地方,回馈给这里的歌迷,才是最值得的。”

    欢姐笑着说,说到林清歌的演唱会,就算是欢姐做经纪人多年,带过无数的艺人,但是林清歌演唱会,依旧让她充满了最浓的期待。

    她的演唱会,会造成怎样的大地震呢?

    遥想当年邓丽君和王菲的演唱会,欢姐期待着那样的盛况再一次上演。

    “行吧。”

    林清歌点点头:“既然公司是这样安排的,我没有异议。”

    “那就太好了,清歌,在我们全公司的帮助下,我们相信,你一定会再次创造奇迹的。”

    蔡原高兴的说,林清歌的事情,就是英皇最大的事情啊。

    “对了,演唱会安保这一块的工作一定要提前准备好,要知道树大招风,而且这些年各种事情出的不少,一定要和港城政府部门沟通好。”欢姐提醒了一下。

    “放心吧,演唱会已经和政府报备了,政府方面也表示会动用全部的力量来保证清歌的演唱会顺利进行,毕竟,这一场演唱会对港城的宣传作用太大了,他们求之不得,自然也会用最强的安保来展现港城的力量。”

    蔡原笑着说,脸上丝毫不担心。

    欢姐又和林清歌交代了几句之后,就和蔡原一起离开了。

    韩青的房门打开,他从二楼走了下来坐在林清歌的身旁。

    “很期待你的演唱会。”韩青笑着说。

    林清歌摇摇头:“这么多年了,一直都在出专辑,是时候演唱会了,就算是我不想,我也需要回馈我的歌迷。”

    韩青点点头突然说道:“对了,安保方面是政府出力是吗?”

    林清歌嗯了一声:“没错,一般来说演唱会这样的活动,政府都会提供一些帮助,不过这一次排场会比较大嘛所以可能动用的力量会很多,相信没有问题。”

    听到林清歌的话,韩青点点头,但是脸上却依旧有几分担忧。

    想想那漆黑的枪口,韩青知道,林清歌并不安全。

    有些力量,滴水之力就足以让一切武装瓦解。

    “加油。”韩青挥了挥拳头准备站起来。

    “韩青。”

    突然,林清歌拉住了韩青的手。

    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两个人都愣了一下,韩青没想到,林清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拉住了韩青的手。

    “你会来看我的演唱会吗?”

    手已经签上,林清歌坦然的说,眼神闪烁,有着星光。

    韩青沉默了一下最终点点头:“会的。”

    说完,他猛然转身,再一次将林清歌抱进了自己的怀中,这一次,林清歌没有挣脱,她尝试着面对此时自己内心的感情。

    她不排斥韩青。

    她不懂这种感情,但是抱在一起,她觉得温暖。

    这是什么感情?

    韩青知道,他可能真的被这个女人吸引了,而他,终究是一个男人,当这种感情反复出现之后,他再也抑制不住了。

    他猛的一把将林清歌拦腰抱起,朝着二楼飞奔而去。

    这时,林清歌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和她所想的完全不同!

    “韩青,你要干什么?”看着韩青躁动的脸色,林清歌惊慌的说。

    韩青沉默不语,心中那团火再也没有办法熄灭,他是男人,不是圣人,他修炼,不是绝情。

    “韩青,你冷静一点。”

    到了现在,林清歌也明白韩青想怎样了。

    “冷静不了了。”

    韩青舔着嘴唇,一把推开了房门,不由分说的将林清歌扔在了床上,之后他转身关上门拉上窗帘,一时间,房间内幽暗了几分,但是依旧能借着白光看清彼此的模样。

    “韩青,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林清歌尽可能的表现出冷静,她知道,此时自己展现出任何女人的一面,都有可能刺激到这个男人。

    做什么?

    韩青看了林清歌一眼,虽然她穿着普通的家居服,脸上没有施染任何的粉黛,就是素养的模样,却已经让天下臣服,而她那玲珑的身段在丝绸衣服的遮掩下更是让人浮想联翩,这一刻,世界上最诱人的酮体就在自己的面前,还能坐什么?:“做男人。”

    韩青吞了吞口水,没有再压抑自己男人的一面。

    房间里,荷尔蒙开始躁动,韩青的嘴唇越发的干裂。

    古代有一个故事,叫做坐怀不乱。

    这个故事自汉代以来已经广为传颂,可谓家喻户晓。相传在一个寒冷的夜晚,柳下惠夜宿于城门,遇到一无家女子。柳下惠恐她冻死,叫她坐在怀里,解开外衣把她裹紧,同坐一夜,并没发生非礼行为。于是柳下惠被誉为“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但是到了现在,又有了另一个有趣的故事。

    禽兽不如。

    有一天一对恋人去宾馆开房睡觉女孩子睡前在床中央划了一条三八线对男孩子说,你晚上要是敢越过雷池半步,你就是禽兽,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女孩子发现男孩子真的睡在三八线那边没丝毫没有越雷池半步,结果女孩子发飙了上去就给了男生一巴掌,男孩子委屈的不行,我很听话啊,没有做什么禽兽行为啊,你为什么打我?结果女孩子怒斥道:“你不是禽兽,因为你禽兽不如!”说完,扬长而去,一段姻缘就此结束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宁愿做禽兽,也决不能禽兽不如。

    韩青觉得,他简直不像个男人,不如禽兽。

    和林清歌同居一个屋檐下这么久,自己竟然忍到了现在,自己能忍,人家姑娘怎么忍得了呢?

    这样想着,他的**终于燃烧,天道人伦,修真之人亦有情。

    “韩青!”

    看着韩青脸色开始浮现亢奋,林清歌想要大声让他清醒。

    可是,来不及了,韩青已经如同一头猛兽般,扑了上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