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将唐宝宝送到唐家的时候,当丁伯的尸体出现在唐家人面前的时候,整个唐家都沉默了。

    唐一峰几乎是小跑着出来的,这个成熟稳重的男人第一次有了这样的失态,而夏溪也是一脸的悲伤。

    “丁伯”

    唐一峰看着丁伯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渐渐干枯的身体,脸上满是悲伤,但是这种悲伤很快就转化为了愤怒。

    他愤恨的盯着韩青:“你为何不出手?”

    韩青沉默。

    “以你的实力,你为何不出手?区区一个子弹,难道能让丁伯丧命吗?”

    唐一峰眼眶殷红,丁伯虽然只是一个管家并且没有任何的修为,但是这些年却是唐家和现代社会各项事务交接的总领事,再加上他年长,不仅仅是看着唐宝宝长大,甚至唐一峰出声的时候,丁伯也已经守在身旁了。

    他的死,对于唐家的打击,对于唐家人内心的打击,都无比巨大。

    林清歌早早的就被韩青先送回家了,受到了这样的惊吓,韩青不想让她再在外面行走,如今,面对唐一峰的控诉,他一个人默默承受。

    他不想多说。

    不论这件事情和他有没有关系,他都接下来了。

    是自己疏忽,全部的关注都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以至于没有在意到暗杀的人,是自己当时眼中只有林清歌,以至于子弹变了方向让丁伯在救唐宝宝的瞬间殒命。

    不论有没有直接的关系,这件事情都和自己有间接的关系。

    “韩先生,你就是这样的救命恩人吗?”唐一峰阴笑着说,脸上有几分不屑,这是愤怒之后的癫狂。

    “一峰,不要再说先生了我想先生一定尽力了。”夏溪在一旁劝解道,她虽然也为丁伯的离世悲伤,但是却相信韩青一定已经尽力了。

    一旁的唐宝宝没有说话。

    她不懂。

    身旁人说的一切她都不懂。

    “堂堂宗师后期的人,难道连我们宝宝都保护不了吗?需要丁伯一个普通人去拿命相救,韩先生,这就是你的义举吗?”

    唐一峰叱笑着,他摆摆手:“也罢,算是我唐一峰太过相信你了,居然让宝宝跟在你这种人身旁,以后,我唐家和先生两不相欠,不再往来!”

    说着,唐一峰负手而去。

    显然,在他的心中,只要韩青愿意出手,绝不是一个子弹可以得逞的,而之所以丁伯殒命,唯一的解释就是韩青并不在意。

    他没有出手。

    “小韩,你不要在意,一峰这个人有时候就是脾气大了一点,他也是担心宝宝和丁伯,我知道你一定尽力了对不对?快跟我进去坐坐吧,下这么大的雨,别站在外面了。”

    所有人都撑着伞,但是没有人在意在雨水中独自矗立的韩青。

    他看了一眼躲在夏溪怀里的唐宝宝,冲着她淡淡一笑走到她的身旁,低下身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

    “宝宝不怕,失去的回不来,但是还在的,我会替你讨过来。”

    说完,韩青转身在大雨中离去。

    车子扬起一阵泥泞,消失在雨水中。

    唐宝宝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着消失的车影,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夏溪脸上也是一阵无奈,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妈,当时那颗子弹不是袭击我的。”

    唐宝宝突然低声说。

    “是清歌姐姐,韩青是为了救清歌姐姐,这件事情其实和他没有关系”

    唐宝宝的话虽然轻,但却掷地有声。

    夏溪脸色一怔随即摇摇头:“可惜,你爸爸不会相信啊咱们唐家,真是一次次的对不住小韩了啊。”

    将车子开进车库,韩青坐在车里面久久没有出来。

    大厅里,林清歌静静的站在显示器前,从这里,她能看到整个院落的每一角,自然也能从显示屏上看到车库的样子。

    韩青将车开进去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

    她能够从屏幕上看到车窗里那个男人沉默的身影。

    他一定很悲伤。

    林清歌怜惜的看着,心中一阵阵说不出的伤痛。

    坐在车里的韩青沉默不语,他时而闭上眼睛,时而睁开眼睛,看看虚无的前方,默不作声。

    重生回来这么久,这是自己第一次失手,严格上来说,自己没有义务保护唐宝宝和丁伯,自己之所以一起出来,是因为林清歌,他将林清歌当做朋友,在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他的眼里只有林清歌。

    至于其他的,他当时真的没有在乎。

    以至于,虽然勉强改变了子弹的方向,但是却射向了唐宝宝的方向,最终,导致了丁伯的死亡。

    老人的死,和自己有关系。

    有莫大的关系。

    没有自己,原本死的就是林清歌,有了自己,变成了丁伯。

    有没有自己,都死了人。

    也就是说,自己毫无用处

    砰!

    他用力的拍向了身前的方向盘。

    哗啦。

    玛莎拉蒂的方向盘粉碎落下但是韩青心中的火却无法熄灭。

    “修炼到今天,我能做什么?甚至,在现代社会的改装武器面前我都没有办法”他低声呢喃,心中满是苦恨。

    “当年,我横行三千无惧万物,如今,却有人因我而死难道,这一路,又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恨。

    恨自己重生回来,拥有这样的资本却依旧无力保护自己在乎的人,最终甚至伤及无辜。

    沉默。

    压抑,冰冷的车厢内。

    整个地下车库,如同极地之寒一般,如果此时有人进来,定会发现在这里他将寸步难行,这是韩青的愤怒。

    良久。

    一切终于缓缓的消散,韩青摇了摇头靠在了车座上,他长舒一口气微闭着眼眸。

    “突破。”

    他的口中淡淡呢喃。

    “融合,心动,金丹我通通都要快速突破,只有这样,才能拥有绝对的力量,在这小小的地球上,我尚不能掌控,何谈未来重返三千?那些仇人,他们想要看到的不就是这样的自己吗?无能,无能,无能这样的自己让他们看到,岂不是比自己死去更让他们开心吗?”

    拳头紧紧握起,韩青猛然睁开双眸,一阵阵精光闪现:“必须立刻为融合期做准备了,至少,我需要找一个渡天劫的地方,否则一颗子弹我都拦不住,怎么对抗合欢派那个门主!”

    他低声轻语,不再犹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