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楼主,这一次前来实在是有要是相商。”还是李泽明先反应了过来,面对这个弹指就可以灭人的衔月楼楼主,李泽明展现了他经商多年培养出来的处事不惊。

    但饶是如此,他的心跳依旧在告诉跳动。

    想想修炼之人具有的恐怖实力,眼前这人又是港城三大高手之一,力量不知道强到什么地步,只要他一个不开心,自己和郑少臣能不能好好的走出去都是个问题。

    不过李泽明终究是李家的继承人,虽然忌惮衔月楼的实力,但是背靠李家,他有信心和月如霜平等对话。

    “要事相商?”

    月如霜微微一愣。

    “李先生郑先生,我们衔月楼乃是修炼界的宗门,和现代社会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能帮到你们呢?而且想来二位也知道,在港城,虽然制度上面比内地要活络一些,但是我们想要插手你们的事情,上面不会坐视不理的。”

    “楼主所说我自然知道。”

    李泽明点点头。

    一旁的郑少臣也跟着说道:“楼主,这一次我们请您帮忙也是万不得已,若是寻常力量,我们也不惧他,但是这一次我们的对手同样也是你们修炼界的存在,而且,异常强大,细数整个港城,能对付他们拯救我们的,只有您和您的衔月楼了。”

    一番恭维的话还是少不了的,郑少臣显然深谙其道。

    “哦?”

    月如霜疑惑的看向郑少臣:“你们的对手也是我们修炼界的人?还必须只有我们才能对付?郑先生,你可了解港城的修炼界?”

    郑少臣严肃的点点头:“楼主小瞧郑某了,我们郑家在港城也是一顶一的存在,对修炼界也算是略知一二。”

    “略知一二?”

    郑少臣轻轻颔首。

    月如霜淡淡一笑:“既然郑先生对我们修理界略知一二,那就应该知道我们衔月楼是怎样的存在,什么门派,非要我们衔月楼亲自出手呢?”

    说着,月如霜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敲打着,眼神有几分玩味。

    这个男人衣着黑袍长发飘飘,甚至有几分邪魅的气息,不过李泽明和郑少臣不在乎,修炼中人本就不能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到。

    “合欢派。”

    李泽明一字一句的说。

    月如霜的眉头一挑,似是有几分惊讶,但是随即就平静了下来:“合欢派?李先生的意思是,你们的对手是合欢派?这不可能吧,合欢派也是港城大宗门,社会上的事情应该不会插手才是,更何况李先生和郑先生乃是四大家族的人,想必在港城各个领域都有影响力,合欢派就是想动,也要考虑下后果吧。”

    听到月如霜的话,李泽明无奈的摇摇头:“楼主有所不知,合欢派聪明的很,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和我们直接交锋,而是站在了郭李两家的背后,也就是郭子凡和李少秋,相信楼主应该也有所耳闻,借由他们的手铲除我们两家。”

    “郭李两家?”

    月如霜沉吟了一下。

    李泽明继续道:“没错,以前四大家族一直相安无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郭李两家突然对我们下手,当时我们还想着是正常的商战,但是后来才发现,原来背后他们的推手就是合欢派,楼主比我们更清楚,现代社会的这些力量,除非国家机器出动,否则我们想要和修炼力量抗衡根本不可能。”

    月如霜赞同的点点头:“这个我自然了解,这样说,你们也不容易啊。”

    李泽明闻言立刻苦着脸点点头:“楼主说的没错,这段时间日子难过极了,几乎我们的人都是被他们用非正常手段搞定的,我们就是想还手也无从下手,这才找上了楼主,希望您能出手,还港城一个秩序。”

    会客厅内一时安静了下来。

    月如霜闭着眼睛,他的睫毛修长,有时候李泽明和郑少臣甚至觉得这个男人稍加打扮,化作女装估计都没人能看的出来。

    肤白如水身形修长,再加上那一头长发,邪魅极了。

    “对付合欢派也不是不行,但是他们大举不义之师,我们却要师出有名啊。”许久后,月如霜终于说话。

    听到他这句话,李泽明和郑少臣大喜过望:“楼主这一点可以放心,我李郑两家在港城经营多年,还是能说得上话的,而且是他们合欢派先坏了规矩的,楼主乃是维护港城稳定才出的手,到时候上面的疑问有我们两家为楼主化解。”

    月如霜轻笑了一下:“既然如此,那李先生和郑先生的请求我也不好拒绝了,维护港城稳定乃是我们修炼界的责任,二位尽管放心便是,若是合欢派再对二位出手,我衔月楼绝不会坐视不管。”

    “如此,真是谢过楼主了!”

    “谢过楼主!”

    李泽明和郑少臣喜不自禁的站了起来,用力抱拳说道。

    两人怎么都没想到这衔月楼既然这么好说话,真不愧是有良知的修炼宗门啊,果然,修炼之人大多心存善念,合欢派那样的存在,还是少的。

    有了衔月楼的帮忙,至少合欢派那边有能够对付,这样,李泽明和郑少臣再对付起郭子凡和李少秋来,就不会那么吃力了,虽然现在已经败退了许多,但是两人有信心收复失地进而反击。

    在商场上李泽明不惧怕任何人,郑少臣亦然。

    接下来三人又闲聊了几句,月如霜请出了一位老者,那老人当着李泽明和郑少臣的面表演了一出隔空取物的好戏,更是让李泽明和郑少臣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位是孔老,乃是逼近宗师境界的高手,这些时日在宗门里也是闲来无事,既然二位身旁无人,那就让孔老陪在二位身旁,也可以应付一些不测。”

    月如霜笑着说。

    李少秋和郑少臣更是惊喜不已,纷纷道谢。

    离开了衔月楼之后,看着跟在身后的孔老,李泽明和郑少臣深觉这一趟来的太值了,他们不是没有幻想过衔月楼会帮助他们,但是他们不敢想一切竟然这么的顺利。

    “李大哥,有了衔月楼,我们就不用再惧怕郭李两家还有合欢派了。”

    郑少臣轻松的说,果然,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么多天的压力再来到衔月楼之后终于卸下了。

    “是啊,说真的,还好当时没有请韩先生帮忙,和衔月楼比起来,韩先生终究还是势单力薄了一些啊,而且,我们也看不出他的实力,不过想来和孔老肯定是没办法相提并论的,更别说依靠他对抗合欢派了,想要对付这种对手,只有衔月楼和月楼主才能做到啊。”

    李泽明也是感慨万分,心中庆幸当时没有选择韩青。

    郑少臣嘿嘿一笑赞同的点头:“忘记他吧,能做普通朋友还算可以,当时想让他拯救我们的局势,他还差的太远了。”

    两人相视一笑,甚是庆幸。

    而此时。

    他们背后的高墙内,月如霜依旧坐在会客厅的主位上看着远处的山川。

    “棋子终究是棋子。”

    他口中低声呢喃,眼中精光阵阵:“随便一些小手段,就能换来坐收渔翁之利的事情,怎么能不照单全收呢?”

    说着,他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整个山间,笼罩在他的阴气之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