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港城,新界。

    港城是一座高度繁荣的国际大都市,全境由港岛、九龙半岛、新界等3大区域组成,而相对于港岛和九龙的高度繁华,新界则似乎更像是一个蹒跚的老者,是最能体现老港城生活面貌的地区。

    相对于港岛和九龙都是高度繁华的金融区和贸易区,是港城人工作忙碌的集中地,新界则处处体现着一股淡定的从容。

    想看繁华,去港岛,去九龙。

    想看真正的港城,到新界。

    新界,当年港岛刚刚被剥夺的时候,也是港岛最前沿的地方,但是到了现在,反倒成为了最“落后”闲适的地方。

    而在新界的一处长街尽头,人迹罕至。

    新界有很多历史文物保护的地方,而且新界相对于港岛和九龙来说,山地更多,而此时这条件正是处于两山之间。

    凤凰山和弥勒山。

    而这条街虽然称之为街,但是面积却很大,可以称之为两山之间的一个小平原。

    街这头,有一山门。

    山门之前,左有木鱼峰天坛大佛、法华塔。右有莲花山与狮子石,堪称屿山胜境。

    而长街中段就是港城出名的宝莲寺。

    宝莲禅寺是港城最著名的十方丛林,位於大屿山昂坪平原,介於凤凰山与弥勒山之间,这里终日香火鼎盛人来人往,无数信徒在这里瞻仰神佛的荣光。

    宝莲禅寺初期名为大茅蓬,始建於光绪三十二年,由功行大德:大悦、顿修、悦明三位禅师志同道合,自苏省镇江金山寺至港城大屿山昂平,喜见高山平地,堪称为道埸,於是披荆斩棘,先筑小石室,次搭大茅蓬,建立十方道埸。其后十方云水僧闻风而至,由是种山蔬、置法器,宝行一粒同餐。

    从此,宝莲寺在港城扎根落叶,成为了港城宗教文化的中心。

    而就在宝莲寺之后的长街尽头,却人迹罕至,只因为到了这里,就是大雄宝殿一关,其后再无任何建筑,只剩下一面高墙。

    这高墙非常高,足足有六七米的高度,相当于两三层楼高了,高墙之后是什么,无人知道。

    而此时,一个一身黑袍的男人就站在这高墙之下,只是他站的却不是宝莲寺这一边,而是高墙里面。

    外面,香火缭绕,这里,冷冷清清。

    月如霜嘴角噙着一抹胆他脸型偏长,浓眉下一双单眼皮的眼睛,鼻头高耸,唇角尖薄,但是他真正特殊的地方,乃是他的一头长发。

    他是男人,却一头让女人都无比羡慕的秀发,洋洋洒洒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直到腰间,那里,还有一把长笛。

    而此时,月如霜目视高墙,掏出了自己的长笛放在了唇边。

    一曲悠扬,响彻林间。

    只是这悠扬,寻常人却丝毫听不见,不少宝莲寺这头的信徒路过高墙都好像没有听见这声音一般,自顾自的走着,没有任何的波动。

    而高墙这边,则是笛声婉转。

    一曲结束,后面林间终于行出一人,依旧是一身黑衣,只是胸口位置有一抹月轮形状的洁白。

    那就是一轮弯月,用针绣而成,精巧异常。

    “楼主,李泽明和郑少臣来了。”

    男子单膝跪地恭敬的说是,说完话后甚至头都不敢抬一下,静静的跪在那里,等候身前月如霜的回答。

    月如霜轻轻点头,男子立刻退了下去。

    一阵山风袭来,他的长衫摆动,黑衣在风中摇摆,长发在空中飘动,若非不是在云雾中,真以为乃是一个上仙了。

    “都是些小打小闹,怎么就这么不动脑子呢?”

    月如霜抚摸这自己的长笛自言自语,邪魅的脸上有几分从容的笑意,在他的身上,时刻都能感受到一股淡定,这种淡定,充斥着无尽的自信,让人起步了一点反抗的心。

    无端叹息了一声,月如霜似乎感到有些无趣,转身离去。

    李泽明和郑少臣很紧张。

    甚至,刚才两个人还袒露了一下心扉,都称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这个地方,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但是这一次,却怀着愿望而来,自然有所期待,而有了期待,就有了紧张。

    更何况,这里乃是

    衔月楼的宗门所在。

    没有人知道,名闻港城乃至粤省的宝莲寺背后,那矗立的高墙这边,就是衔月楼的宗门,而提到衔月楼,非是港城顶尖人之人而不识,寻常百姓更不知道港城还有这样一个存在。

    但是李泽明和郑少臣都知道。

    衔月楼,合欢派,季元斋。

    港城真正的三座大山,乃是整个珠三角,都是极其强悍的存在。

    他们李郑两家虽然在现代社会影响力巨大,但是放在这些古老的修炼宗门面前,完全不够看的。

    不是一个世界的。

    也许一些小的宗门,依靠钱也能让他们不能免俗为自己效力,但是像衔月楼这样的存在,就必须要腼着脸过去求他们的帮忙了。

    坐在会客厅,李泽明再一次感慨衔月楼的特殊。

    每一次自己来都会被这里的建筑风格所征服,要说这凤凰山也算高,但是坡度很缓,但是衔月楼硬是在这里建造了一层层的吊脚楼。

    没错,如同西南苗疆地带的吊脚楼一样,充满了少数民族的味道,只是李泽明和郑少臣却知道,这衔月楼在港城已经绵延了百年以上,兴许最早的时候确实是从南疆所来,但是时至今日,衔月楼已经是港城不折不扣的巨无霸了。

    “楼主马上就到。”

    刚才前去报信的男人走了回来,说完,他便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主位旁。

    李泽明和郑少臣赶忙道谢。

    门外,能够看到青葱的山野,李泽明和郑少臣都朝着那边张望,等待着那道身影的出现。

    呼。

    山风一阵。

    月如霜静静的出现在了门外。

    如同瞬间,李郑两人甚至没有看到他怎么走过来的,第一眼,他就已经凭空出现在了门外,再一眼,这个黑袍男子就已经面带微笑的坐在主位上看着他们了。

    “二位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月如霜淡淡的说。

    李泽明和郑少臣吞了吞口水,看着眼前这个令人惊憾的男子,不知不觉心跳加速,竟然连手上握着的茶杯都端不稳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