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百密一疏。

    韩青现在真的很后悔。

    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有灵气波动的那个女人身上,对于普通人竟然没有丝毫的戒备之心,而现在,就是自己疏忽大意得到惩罚的时候了。

    当枪声响起的时候,韩青凝聚了天地之间的灵气去阻拦那颗子弹。

    但是现代武器不是修炼之人的功法,从枪响,到子弹射到百米外的人身上,甚至一秒钟都不到,而且,在韩青调动灵气的时候,试图让这颗子弹停在半空中,这样的事情他不是没有做过,但是这一次,失败了。

    韩青肯定,这不是一般的枪支。

    现代社会的武器层出不穷,而修炼之人还无法完全战胜这些,自己可以战胜一把普通的手枪,但是无法拦住这颗子弹。

    而且和自己当面对抗一个宗师高手不同,现代武器讲究的是暗杀,一击必杀。

    甚至,还是在自己疏忽的时候,若不是那个女人提前泄露了杀机,自己甚至来不及反应,只能枪响之后,无奈。

    “清歌!”

    韩青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这一刻,他的修为全爆,数百米的距离他两三秒就冲了过去。

    “清歌!你没事吧!”

    看到站在原地傻傻呆住的林清歌,韩青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短短一秒,他将她推开,将她在自己的怀中转了两圈,当确定林清歌没有受伤之后,他再一次将她拥进怀中。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韩青不断的呢喃着,平复自己刚才慌乱的心。

    林清歌直愣愣的被韩青抱着,感受着他怀里的温暖,看到了他脸上的担心,那是真的担心,是一种让人醉心的担心,甚至,他的眼角还有些湿润。

    这个男人,真的被吓坏了。

    “我尝试着阻止了”韩青抱着林清歌,将头放在她的肩膀上低声呢喃,刚刚说出来,似乎觉得这些话不能多说,他又赶忙把下半句吞了回去。

    他确实尝试了。

    那一瞬间,他只来得及调动灵气,阻拦这颗子弹,精气来不及,神识办不到,只有天地灵气能桎梏住它。

    但是力量太大速度太快而且体积太小了,他只能勉强改变了子弹的方向。

    “他们的目标,是清歌。”

    这一刻,韩青终于确定了。

    如果说那个女人的目标是唐宝宝,那这把枪想要的命,是林清歌的。

    “死。”

    虽然抱着林清歌,但是韩青的神识依旧蔓延到了远处的那幢矮层建筑中,当神识到达那里之后,韩青愣了一下。

    “死了?”

    本准备亲自动手的韩青发现,那里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韩青,我没事了。”

    怀中的林清歌轻轻的说,声音夹杂着一抹温柔,只是此时的韩青并没有听出来。

    “快看看宝宝吧。”

    林清歌从韩青的怀中出来,脸上有几分淡淡的羞红,她深情的凝视了韩青一眼然后转身看向了唐宝宝。

    这个时候韩青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还有一个唐宝宝呢,自己太过担心林清歌以至于都忘记了这个丫头了

    转过身,两个人看向了枪响之后就一直沉默的旁边。

    唐宝宝跪在地上。

    没有一点声息,也没有一点血迹。

    但是她的怀里却抱着另一个人。

    丁伯。

    此时的丁伯,胸口一大滩血迹还在源源不断的冲着外面涌动,他的脸色正在迅速的苍白,子弹从他的背部贯穿了他的身体。

    唐宝宝傻傻的抱着丁伯,大大的眼睛充满了迷茫和木讷。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场合,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她看到了。

    当韩青冲着她们呐喊趴下的时候,当枪声想起的时候,一道身影挡在了自己的身前,甚至,她还看到了苍老容颜脸上的义无反顾。

    丁伯。

    然后,子弹就贯穿了他的身体,血水溅在了自己的胸口,老人蹒跚倒地,唐宝宝顺势抱住了他,这个一直陪伴在自己身旁,默默看着自己成长,默默守护自己的老人。

    “原来这么瘦啊。”

    那一瞬间,唐宝宝才知道,这个老人,已经很老了,以至于他的身上都没有多少重量了。

    “小姐,丁伯只能守你到这里了。”

    老人呢喃着说,嘴角还在喷涌着鲜血。

    “小姐,剩下的路,只能你自己走了,一定一定要开心啊。”

    老人挣扎着伸出枯槁的手,想要抚摸唐宝宝的小脸蛋。

    这一刻,唐宝宝才回忆起,原来丁伯在唐家,已经效劳了一生了,这一生,他未娶妻自然也膝下无子,甚至当初父亲让他过继一个,他也拒绝了。

    “家主,我就想一辈子守着小姐,这就够了。”

    这是当人当时的话。

    这一句话,他做了一生。

    半空中的手还在挣扎,只是已经没有了多少气力,想要摸到唐宝宝,但是已经木讷的小姑娘一点动作都没有。

    老人看向了韩青。

    韩青吞了吞口水微微点头:“放心去吧,那人已经死了。”

    丁伯嘴角露出了一抹欣慰,他的眼神开始涣散,颤抖干枯的嘴唇依旧在说着什么,只是断断续续若有若无。

    “韩韩先生帮我照顾好照顾好小姐”

    “”

    老人半空中的手垂下,耷拉的眼皮也最终无力的合上。

    海浪阵阵,如同他的一生,静静存在,滋养所爱。

    老人与海,诉说无尽情怀。

    嘶声裂肺的哭声终于响彻在整个球场,唐宝宝哭了,她可爱的脸蛋满是泪水,她冲着天,梨花带雨,天上乌云密布。

    大雨开始落下。

    仿佛连天,也不想看到这可爱的姑娘如此的痛楚。

    雨水和泪水浑浊,空旷的清水湾空无一人,只有站着的韩青和林清歌,静静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唐宝宝和丁伯。

    雨水洗刷血水。

    说不完的英雄泪。

    转瞬袭来,大雨磅礴,雨水打在了他们的身上,林清歌动容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晶莹的泪水弥漫,水雾缭绕她的眼眸。

    韩青蹲了下来。

    他轻轻将颤抖痛苦的身躯揽进自己的怀中,看了一眼老人,他用力点头:“安心去吧,无人再能伤她。”

    说着,韩青扶着唐宝宝站了起来,哪怕后者还在挣扎,想要最后和丁伯告别,韩青依旧用力将她搀扶起来。

    他举目四望,一片仓皇。

    远处,巨大的落地窗被空中的雨水遮盖,只露出一道庞大的虚影。

    但是韩青的眼神却分外的凌厉,直直的看着那落地窗,以及窗前站着的两道身影。

    四目相对。

    韩青神情冰冷,他伸出手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抹,杀机炸裂。

    再度凝视那落地窗一眼,韩青转身。

    雨水中,他带着唐宝宝和林清歌一步步的离开,林清歌搀扶着唐宝宝,而韩青则背负着丁伯的尸体一步一个脚印的离开,雨水打湿了他们的全身,冰冷中前行人们总有体温。

    “郭大哥,难道他能看到我们?”

    窗外磅礴的大雨水气蒸腾,拿着望远镜的李少秋和郭子凡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惊骇。

    郭子凡深吸一口气摆摆手:“他能看到我们,还有刚才他飞奔的恐怖速度只有一个解释”

    说着,郭子凡脸色凝重:“他是修炼之人”

    话音落下,郭子凡的拳头紧握挥挥手,身后站着的随从就走了上来。

    “姜岗任务失败,他老婆和女儿留着也没用了,不用我多说了吧?”

    随从立即点头退了下去。

    “算他们命大,不过从今天开始,他们会更加无奈的,韩青修炼之人哼,看来合欢派要出更多力了,不过,一个韩青,能兴起什么风浪呢?”

    郭子凡冰冷道,转身坐会了沙发上

    黑暗的世界,负重前行的人,死了之后可会有光?

    丁伯临死的释怀,那具矮楼中莫名自杀的男人,在这大雨中,又有几人记得?

    坐在车内的韩青开着车飞奔在这座城市繁华的道路上,车窗上的雨水如同瀑布,雨刷不断的摇摆,车后座冰冷的尸体,哭泣的女孩,以及不断轻拍女孩肩膀的林清歌。

    仿佛都看不到雨水后面的世界。

    黑暗,浑浊,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相吗?

    发动机轰鸣,韩青眼神锐利放光,他猛踩油门,车如离弦之箭,挣破雨水的牢笼,在这拥挤的城市中,留下一道魅影。

    “他们都得死。”

    天尊动怒,黑暗有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