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姜岗是一个退伍的军人。

    在他入伍的那一年,这个农村出来的男人头一次体会到了光荣的感觉,全家老小到送他到了车站,去了边疆,在那里,一待就是十年。

    条件艰苦的地方,各项措施都落后,尤其是祖国的西北边疆,那里局势混乱,远不是平安地区的军人可以想象的。

    甚至,多次边境之间的冲突,身为边境守卫的姜岗都挺身而出,一次次危难虽然没有危及生命,但是却让他的身体条件日渐垮了下来,最后一年,他的身上留下来五个弹孔,韧带撕裂了三次,因为艰苦的生活条件,膝盖中的积水也已经不能维持他每天最基本的站岗了。

    他退伍了。

    他不想坐着闲人,不论是在军队,还是在生活中。

    但是退伍之后的他发现,就算是回到了生活中,他也是个闲人了。

    因为在军队的贡献,退伍之后的各项保障都非常的不错,但是在部队的时候,姜潮就已经结婚了,第五个年头,他有了自己的一个女儿,在部队的时候,她们算是军人家属,生活起居乃至日常一些合理的开销,都有军队的补贴。

    但是现在自己退伍了,补贴的力度虽然不但是和之前在部队的时候已经天壤之别了,更不用说现在社会上生活压力那么大了。

    多少退伍军人,最终还是要走上工作的岗位,再一次进入社会,为生活奔波。

    但是十年的从军生涯,让姜岗出现了不适应,再加上他的身体条件下滑,很多体力活做不了,他又没有什么文化,除了体力劳动几乎没有别的选择。

    每次回到家看到自己刚刚六岁的女儿,他心中都痛。

    作为一个男人,他没有能力,作为一个父亲,他没有担当,他生不如死。

    眼看着女儿就要上小学了,哪怕是他们生活在一个小县城,但是想要进一个好一点的小学,都太难了,而且,他不想自己的女儿生活条件比别人家的差太多。

    没有人知道,每次他带着女儿出去,当他心中的宝贝看到别人家女孩穿着的新衣服的时候,眼神中那种羡慕,都深深刺痛了他作为一个父亲的心。

    谁希望自己的孩子比别人家的孩子过得差呢?

    孩子没有错,错的是自己。

    “昨天有个人来找我,说让我去一趟港城办些事情,如果做得好的,有机会赚的比现在更多,我想去试试。”

    姜岗还记得那个深夜,自己回到家和妻子说出这句话时候的样子。

    “真的要去吗?港城那边你一点都不熟悉,咱们小县城的来省城都没去过,港城那边能行吗?而且闺女现在马上要入学了,学校还没找好不能等找到学校再走吗?”

    妻子央求的说。

    白炽灯下,看着家徒四壁的样子,姜岗摇摇头,脸上有几分苦楚,但却有多了几丝决绝:“要是这一趟过去真的有转机,丫头上学的费用就不是问题了,而且那人还说,甚至可以帮我们弄一套港城的房子,让我们在那边定居,这种机会,我不能错过,我已经荒废了太久了,对不起你,对不起闺女,更对不起咱爸妈,我不想再让你们过这种苦日子了。”

    说完,姜岗就拦住还想再说两句的妻子,转身离开了。

    现在想想,姜岗想哭。

    “老婆,当时要是听你的,该多好。”

    摸着手上的枪,姜岗的心中万分后悔,而远处,两个长相姣好的姑娘正在那里张望着远处,而其中一个,待会,就要丧命在自己的手下。

    作为一个军人,没有什么开枪更让他痛苦的事情了。

    可是,他不得不做。

    自己离开家的第二天,从那人给自己的手机上,自己看到了被绑在暗室之中的妻子和女儿,妻子的脸上满是泪水,胶带封住了她的嘴巴,而自己宠爱的心头宝女儿,也睁大了眼睛迷茫的看着四周。

    她的小手,被紧紧的缠住。

    “要是这次行动做不好,你老婆和你这个小丫头的命,就跟着你一起走了。”

    戴着黑超的男人这样和自己说,语气中没有任何的情感。

    “但是如果你完成的好,你也活不了了,但是,至少少爷会保证你老婆和女儿在港城能有一份好的生活。”

    男人笑着说。

    然后,递给了自己一把改装过的强力**。

    曾经身为军人,他一眼就能感受到这把枪的威力,这不是普通**能比的,在国际上,这种强制改造是禁止的,据说只有一些国家层面的活动上,才能用这种枪支。

    姜岗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或者是她身旁的保护力量有多强大,居然需要使用这种改装枪,但是到了这一步,这些都不是他考虑的。

    开枪,自己的女儿和老婆就能活下来。

    而那个女人,就会死,但是,姜岗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

    “等杀了你之后,我也会自尽,就算是以命偿命吧。”

    他心中暗叹,眼中有几分无奈。

    就算是自己不开枪,那些人还是会想办法杀掉这个女人,而自己依旧难逃一死,甚至自己一家,都要死。

    他没有选择。

    扳机在自己的指尖,只要微微用力,他就可以完成这场悲剧,以死谢罪,换取家的未来。

    多年的从军经验依旧让他保存着犀利的眼神,当看到最后一群人终于离开这块球场的时候,他知道,时机已到。

    指尖发力的同时,他看到了小树林中突然冲出了一道虚影,那道虚影的速度极快,自己的扳机还没有扣动,那道虚影就已经靠近了那两个女人。

    “原来这把枪,是为了对付这样的人。”

    姜岗终于知道这把改装枪的意义了,十年从军生涯,让他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不可理解的强大存在,比如眼前出现的这道虚影。

    “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他摇摇头,他的速度再快实力再强,在这把枪面前,都没有救下那两个女人的可能。

    “趴下!”

    韩青一边飞奔一边呐喊!

    林清歌和唐宝宝惊讶的看着飞速朝着她们本来的韩青,刚刚准备问为什么的时候。

    砰。

    枪响。

    “啊!”

    惊呼声传来,姜岗长舒了一口气,饱受煎熬的心终于落地,这一刻,他不在乎自己成功没有,这一枪开了,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希望这个少爷能说道做到,给孩子和孩他妈一个前程。

    这样想着,姜岗将枪口对准了自己。

    砰。

    枪声再起,这个黑衣男人倒在了血泊中。

    倒在了黑色的,生活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