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想到爸爸还是没有赶上我妞妞许愿的时候啊。”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他转头脸上挂着愧疚看向师母:“我来晚了,不要责怪我了,东海那边货太多了,我尽力了。”

    男人身形消瘦,说话温柔,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身上有一股令人信服的儒雅的味道,听到男人的话,师母幽怨的眼神变得柔软。

    “知道你忙,可是再忙今天也是师师的成人礼啊,一辈子就一次,还迟到”师母眼角有了几分湿润,语气哀怨。

    男人走到师母的面前将她揽进自己怀中,轻抚了几下:“是我的,这一次之后,等过两天的武林大赛之后,我就休息两个月好好陪你们母女。”

    闻言,师母啜泣着点点头,一旁的师妃暄再也忍不住,扑倒了男人的怀里:“爸爸”

    男子吞了吞口水,脸上有几分感慨和幸福,一手一个,就是他的全部。

    “一直说师妃暄背景神秘,这个就是他父亲么?”

    “不知道这个人什么身份,但是当年师母也是大学教授,想来眼光不会差。”

    “他身上那件衬衫,看起来普通,但那可是阿玛尼的定做款”

    在场的人议论纷纷,对于师妃暄大家都很熟,但是师妃暄神秘的背景却很少有人知道,尤其是他的父亲,从来没有露面过,以至于大家都觉得师妃暄应该是某位大佬的私生女。

    现在,终于简单本尊了。

    只是韩青的眼神却并不在这个儒雅男子的身上,而是看向了他身后的一位枯槁老者,那老人看起来年事已高,就连裸露在外的手掌都是青筋暴露,皮包骨头,可以说半截身子已经入土了。

    但是韩青却有些惊讶。

    “竟然是位一流的武道高手,而且看这气息,隐隐已经到了地球武道绝顶的境界。”

    师妃暄的父亲到底是什么来头,身后的管家竟然是一位武道高手,这样的排场就是景三爷都不曾有。

    这个时候在场有人低声耳语。

    “这人是不是报纸上写的东海狂人游狂啊。”

    “游狂?”众人纷纷眨眼,显然都不知道这号人物,没听说过杭城还有一号游狂啊,荣鹏天不是杭城的坐山虎么?就算是荣鹏天之上不是还有三爷么?

    游狂?大家纷纷表示没听说过。

    倒是刘芳美眸一闪,她是姬三重的孙女,自然知道的更多,此时她看向中年男子的眼神越发的讶异:“游狂!海东游狂,咱们浙北的第一大佬,江南丰的大当家!”

    此话一出,众人哑口无言。

    如果说游狂的名字到不了一定级别不知道的话,那江南丰在浙省可是人人皆知了。

    两道通吃,上下有人。

    简单的一句话,就将江南丰的地位诠释的完美无瑕,在浙省,如果说景家是浙北的灵魂,浙省最顶级的家族的话。

    那么游狂就是浙北实质上的第一大佬。

    景家有着官方的背景,当年是为华夏立下过汗马功劳的,所以难免会神圣化。

    但是江南丰的大当家游狂,那可是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别说浙北,就是整个浙省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就算是景三爷在此,怕是也要弱上一分。

    毕竟景三爷太过纨绔,景家的传承也不落在他身上,而游狂可是实打实的大佬。

    更别说荣鹏天了,在游狂的面前只能算是小角色了。

    南黎川的眉头紧皱在一起,从前他知道师妃暄背景非凡,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深厚:“听说游狂的身后还有更大的靠山,真没想到师师的父亲竟然会是他。”

    有了游狂这个父亲,整个浙北能够招惹师妃暄的还有几人?

    就算是自己副市长之子的自己,也要避让三分。

    看到众人低声一轮,游狂笑了笑松开了怀中的母女走到了高台上。

    “相信大家对我也有所耳闻,鄙人就是东海游狂,恩,也许说江南丰大家更清楚一些。”说着,他拱拱拳:“感谢各位小友对我家师师的照顾了,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多亏了大家的陪伴,以后大家都是我的小朋友。”

    东海游狂竟然这么平易近人,大家纷纷摆手表示应该的。

    游狂点点头看向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顾西风:“西风,顾司令近来可好?”

    顾西风恭敬的回答:“家父一切都好,谢谢游叔叔的记挂。”

    游狂嗯了一声:“当年在东海游轮上,还要多谢顾司令的帮忙,否则我怕是要废掉一只手,告诉顾司令,他的恩情我一直记着。”

    顾西风赶忙低头:“游叔叔太见外了,父亲说,将来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游狂嘴角上扬随即意味深长的看向师妃暄,然后长笑了一声“哈哈哈,你们小辈的事情,我就不插手了。”

    说完,他又转头看向南黎川:“南公子,前段时间那块地我拿下来之后,市长可是就没有再联系过我了哦。”

    南黎川一阵冷汗,他知道那块地,当时因为投资方出了问题上面很是恼火,无奈之下父亲找了游狂帮忙收购了那块地才算是度过了财政危机,但是现在资金还没到位,开发还不能马上开始。

    “游叔叔,父亲一直记着这件事情,现在每天都忙活着呢。”

    游狂闻言点点头:“如此最好,可不要让我的钱打了水漂,我一向是欣赏市长的为人的。”

    南黎川赶忙点头称是。

    接下来游狂又重点和秦梦瑶说了两句,看的出来他很喜欢秦梦瑶,有意让她和师妃暄多多相处。

    说的差不多之后,游狂沉默了一会,大厅内也是面面相觑。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韩青。”但见游狂突然张口。

    韩青一愣,大家瞬间明白过来,这是老爹要给女儿出气了,这段时间师妃暄对韩青的意思在学校人尽皆知,更何况是游狂了,必然是了若指掌。

    到处都是幸灾乐祸,人人都望向韩青,想来这小子是难过这一关了。

    “游叔叔。”韩青朗声道。

    两个男人眼神对视,一股难言的味道弥漫在众人心间。

    “爸,你找韩青哥哥做什么?”师妃暄着急的拉着自己的父亲,她以为父亲有些不喜欢韩青,心头紧张万分。

    谁知游狂只是看了韩青一眼之后就不再多说,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女儿:“你紧张个什么,我就是听说有这么个人,看一下而已。”

    “好了,晚宴正式开始,今天我可是请了五星大厨来给大家做菜,希望大家满意。”说着,游狂就坐到了主位。

    坐在他左右手的是师母还有师妃暄,而之后的两个位置就比较耐人寻味了,南黎川和顾西风各自坐了一个位子,狄云秦梦瑶等人也都相对靠前。

    只有韩青,坐在了最尾的位置,甚至左右都没有人挨着他坐。

    众人觉得有趣,摆明了游狂这是提醒韩青看清自己呢。

    “对了,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韩宗师?”大家吃的热闹又都是有点背景人,很多风声来的也快,很快就聊到了热点上。

    许心蓝一听压低了声音:“听说这可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据说荣鹏天的命都是他救得。”

    师母笑了笑:“没错,咱们杭城确实出了这么一位高人,只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具体情况就不知道了。”

    师母师母人物,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自然是板上钉钉了。

    “竟然是真的,我可是听说他不是普通人,能做出很多魔术一样的事情,神乎其神的,也不知是真是假。”大家火热的聊了起来。

    “好像是真的,我爸也是这么说的。”

    “啧啧,这才是大人物啊,竟然荣鹏天都要靠他救命,以后必然是咱们杭城的风云人物啊。”

    大家正聊到兴头上,游狂抿了一口茶笑了笑:“既然大家聊到了这位韩宗师,我倒是知道一点,愿意和各位小友分享。”

    大家登时不说话了,游狂什么人物,他说的话还能有假?浙北一带有什么事情能逃得过他的手掌心。

    “宁市的苏放大家可知道?”

    众人纷纷点头,宁市的第一大佬,谁人不知?

    游狂摸了摸胡子:“据说这小子当初设了个套,想让景老三还有几个富豪栽一把,但是没想到韩宗师竟然在场拆穿,当时苏放的身边也有位高人,在咱们浙省也算是有名气的,但就算是这样,也被韩宗师吓的屁滚尿流。”

    “当真?”有人觉得不可思议。

    “没错,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苏放离开杭城之后就载没有回来过了。”南黎川肯定道,他父亲是副市长,知道的自然也不少。

    只是说道这里,他似乎脑海中想到了什么,但是思索了一下还是没有文章,就抛之脑后了。

    “而且,这位韩宗师好像年纪也不大,和我辈差不多。”顾西风也补充了一下。

    游狂赞许的点点头,顾西风得意的看了一眼韩青。

    “这个圈子,你终究融不进来。”

    当时墓穴事件,其实顾西风和南黎川等人也层在场,之后后来墓穴坍塌之后就撤退了,之后的事情也就不知晓了。

    哪里能想到韩宗师会是韩青?

    “而且,苏放还乖乖送了六千万给这位韩宗师,才算是了解了之前的冲突。”游狂最后说道。

    餐桌上一阵冷风。

    苏放什么人物,被教训了之后还得交钱消灾,这得多大能量的人物才能做到啊。

    “若是我能有韩宗师这样的朋友,以后真是可以横行杭城了。”许心蓝两眼冒星,一旁的狄云尴尬的低下了头。

    韩宗师的话题成为了餐桌上的热点,只有刘芳眸中流波不断看向韩青,别人只知道对这位神秘的韩宗师啧啧称奇,却不知道此时最被给他们瞧不上的角落青年

    就是他们最终无所不能的韩宗师啊。

    “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看来韩先生并不像暴露,这个秘密只有自己知道,岂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样想着,刘芳趁人不注意默默的换了个位置到了韩青的身旁。

    这细小的变化也被许心蓝等人看到,但也只是嗤之以鼻,认为这个大姐大怕是眼光狭隘看中了这穷小子背后的景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