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方,那边三个人什么情况?”

    经理走到服务员小方的面前小声问道,会所里面都是大人物,必须保持雅致的安静。

    小方就是之前骄横的服务员,她也是会所为人称道的服务一姐,每一个她服务过后的客户都对她很满意。

    甚至,不少和她一所学校过来做的女生都发现常常有豪车接送她上下学。

    她来这里,算是来对了。

    “经理,别在意,就是三个内地人而已,估计是瞎溜达看着我们这边豪华就过来了,还说什么让人送金卡过来,我就呵呵了,他们什么地位心里没点数吗?”

    小方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等待的韩青三人,不在意的说。

    听到小方这么说经理也点点头,这个小方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平常不会做错什么事情,看到她心里有谱,经理也就继续忙自己的去了。

    金卡?

    那甚至不是有钱有地位就能获得的。

    就这三个人,除了那个戴着墨镜的气质出众的女人之外,就算是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经理都未必会多看一眼。

    甚至,他还盘算着要不要等他们走了之后自己去到外面单独和这个气质女接触一下,看能不能包养下来。

    想想这么严密下都如此诱人的身段,经理就有点受不了。

    “还没来吗?”

    将手头上的几个客人满意的服务进贵宾室之后,小方甚至还得到了其中一位老总的电话,那老总还邀请自己今天晚上去一处温泉会所。

    虽然这老头看起来已经老的不行了,但是想想他腰上那条限量版的阿玛尼腰带,小方心情就好啊。

    不过,开心之后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更开心。

    比如,再去奚落一下这三个人。

    论美貌,这个有点婴儿肥的女人就不在自己之下,更不用说静静坐在一旁一直不言语但却惊为天人的墨镜女了。

    漂亮的女人,比相貌一般的女人更嫉妒别人比自己漂亮。

    所以,能找到机会打击她们一下,她一定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你们漂亮有什么用?想进去,还不是要过我这关?而我,今晚已经能去陪一个老总了呢,要是他开心,开个房,说不定一晚上就能赚十几万呢。

    美滋滋。

    “实在不行就不要硬扛了,现在识趣低着头走出去,没人认识你们,不丢人。”小方冷笑着说。

    唐宝宝本来已经平静下来,心里默念莫生气的。

    但是这讨厌的女人一上来,唐宝宝立马气的脸蛋通红,惹人怜爱。

    但是在小方眼里,是那么惹人生厌。

    “你不要太过分哦!我告诉你,等下我要是真生气叫我爸爸过来,你们就麻烦大了。”唐宝宝睁着大大的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凶。

    可是,小方毫不在意。

    “你爸爸?”

    “哈哈哈哈哈,小姑娘,我看你真的是太有自信了,你爸爸在哪?港城还是内地,要是内地就别来了,机票不便宜,港城的话倒是可以,不过一样,没有会员证,我让他连大厅都进不来你信不信?还麻烦大,我看你们才是麻烦大了,识相的现在就走,我也不跟你们浪费口舌了,看你们穿的不错还是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原来就是内地佬,赶紧走!”

    小方越说越爽,这种斥责别人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知道我一分钟多少钱吗?跟你们浪费口舌,要耽误我多少财路明白吗?”

    摇摇头,小方冷笑了一下走到大门口,推开玻璃门,下了逐客令。

    唐宝宝虽然属于可爱型的姑娘,但是胸前的高耸却很惊人,此时,因为气愤那高耸的双峰正在不断颤动。

    “你你们气死我了!这个死唐玉,怎么还不派人送卡来!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唐宝宝眼眶里面都有眼泪在打转了。

    这个时候林清歌也有点看不下去了,经过半天的相处,她早就喜欢上了这个鬼灵精怪的小丫头,此时,她已经在想要不要让李泽明过来帮忙解决一下了。

    而坐在一旁的韩青,则一直眼神若有所思,似乎不在眼前的情景之中。

    “出去。”

    小方再一次说道。

    此时会客厅内没有别的客人,所有的服务员都幸灾乐祸的看着这里,看笑话是每个人最喜欢的事情,尤其是看那些看起来比自己优秀的人的笑话。

    “你你们会后悔的”

    唐宝宝气呼呼的说。

    小方摆摆手脸上已经十分不耐烦:“你们这些人出现在这里就是脏了我们的门面,趁我没有把安保叫过来,你们现在赶紧走。”

    说完,小方直直的看着唐宝宝三人,充满了鄙夷。

    “小姐。”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

    韩青抬头一看,这个老人他认识,就是之前在机场来接唐宝宝的人,上一次去唐家的时候韩青也见到了,似乎是管家。

    “丁伯!你怎么才来呀!”

    看到老头,唐宝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神情,她小跑着来到了门口。

    “小姐,路上堵车了,是不是让小姐受气了?”丁伯脸上有几分宠爱,虽然他只是唐家的管家,但是对于唐家这样的世家来说,每一个丫鬟管家,都是将唐家当做他们的本家的,尤其是丁伯在唐家服侍了一辈子了,虽然是下人,但是忠心耿耿,地位崇高,就是唐一峰对他都以礼相待。

    而唐宝宝更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名义上是主仆关系,但是事实上说是爷爷和孙女也没有什么不可。

    听到丁伯这么说,唐宝宝委屈的眼泪在打转。

    丁伯心中一痛慢慢抬头看向眼前的服务员。

    他久经人事一眼就能看出来哪些人属于刁钻的人,而眼前的情景,除了这个女服务员之外,没有第二人选。

    “向小姐赔礼。”

    丁伯淡淡的说,声音虽然苍老,但是却不容置疑。

    “呵?”

    小方嗤笑了一下打量了下这个老头,他刚才是坐着豪车来的,但是这不代表着什么,清水湾可是郭家的产业,除非是双李一郑来了,否则,没人能在这里撒野。

    “老头,你以为你们是什么大人物?不要在这里闹笑话了好不好?识相的带着你家这个小姐赶紧滚蛋,哦对了,你不是来送金卡的吗?金卡呢?你不会以为凭你这张老脸就能进来吧?”

    小方突然想起金卡的事情,准备最后再奚落一次。

    只是丁伯浑浊的双眼凝视了她一眼,有几分无奈淡淡道:“现在年轻人都怎么了”

    说着,他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张金灿灿的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