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嘘。”

    看到林清歌怔怔的看着自己,韩青将指尖放在唇边笑了笑。

    海风拂过椰树,吹散所有的阴霾。

    脚踝上的阵痛,在韩青好像有魔力的手心中渐渐开始减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沁人心脾的享受。

    林清歌安静了,这个舞台上,华夏所有人眼中的女神,此时,如同一只受伤的小鸟,依偎在床头的一角,趁着月光,她静静的打量着被月色笼罩的男人。

    他仿佛就是月光的男人。

    在黑暗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辉,若是白昼,他便是一个嬉闹的男人,甚至有几分聒噪,令人平添了几分无奈,但是这一切,随着黑暗的降临,他仿佛也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沉浸在月光中,散发着忧郁的气质。

    是,忧郁。

    韩青的身上,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神态,但是给林清歌的感觉,自始至终都少不了一抹淡淡的忧郁。

    这抹忧郁,不是颓废,相反,似乎忧郁只是一层外衣,遮挡住他内心的坚毅。

    好像一切,他都不在乎,所以忧郁。

    但是好像总有一些,他在坚持,所以坚毅。

    究竟他穿的,是什么新衣?

    “帅吗?”

    韩青冷不丁的问。

    “还行。”

    林清歌鬼使神差的答了出来。

    “啊我我说梦话呢。”林清歌强行压制这份因为失误带给自己的尴尬,自己可是很辛苦才一天不和他说话的。

    甚至那份让她都忍不住想要吃的皮蛋瘦肉粥她都忍下来了

    怎么能就这样下台呢

    “恩,那你接着睡吧。”韩青也不准备拆穿林清歌,淡淡的说道。

    沉默。

    只有韩青的手在不断的揉搓着林清歌的脚踝,自己这辈子身子都没有被男人接触过,但是却已经被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接触了两次了。

    一次比一次令人心跳加速。

    “韩青,你还会点穴?”感觉到韩青的手似乎在刻意的找自己脚踝周围的穴道,林清歌低声问道。

    韩青很想告诉她,如果她不大惊小怪的话,自己可以一秒钟让她经痛消失不见,可以一秒钟让她脚踝扭伤痊愈。

    不过,韩青还是决定利用华夏传统的穴位按摩帮助林清歌恢复,当然,每一次揉穴他也会适当的注入一点灵气进去,这样效果才会更快,而且想要让林清歌的痛经痊愈,单单是普通的揉穴不知道要多少年的沉淀了,只有增加了自己的灵气,在她的穴道进行双重刺激,自然功效也会加倍。

    不过这些,韩青也不打算告诉林清歌了。

    “会一点,以前上山的时候跟老师傅学的。”韩青随意的说。

    上山?

    老师傅?

    林清歌听得一愣一愣的,但是韩青这么说,她又总觉得可能是真的,否则为什么他老是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呢,也许,只有这种稀奇古怪的解释,才能说得通吧。

    “谢谢你。”

    林清歌突然低声说。

    月色如水,海风悠扬。

    韩青淡淡一笑,面容和背后的月光融为一体,如同处在银色光辉中的男人,虽然不耀眼,但是足够吸精。

    “同在一个屋檐下,互帮互助是应该的。”韩青大无畏的说。

    林清歌一阵气结,一句话,说的好像自己欠他很多一样,真是欠揍

    “韩青。”

    林清歌默默的说。

    “恩?”

    韩青转头看向她,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女人。

    “你到底是谁呢?”她静静的说。

    好像在问韩青,也好像在问自己。

    你到底是谁呢?

    韩青的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没有回话。

    “韩青,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你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而且也没有什么太过特殊的经历,但是从你的身上,我却总能感觉到一股深邃,好像大海,好像天空,能够看到,但是又不能看透。”林清歌自言自语的说。

    “要是我没记错,你分明还是一个大学生,年纪也不过二十左右,这样的气质出现在你身上实在太不搭了,韩青,我真的想不明白,你到底从何而来。”

    说着,林清歌看向韩青,语气沉重了几分:“又将向何而去。”

    从何而来,向何而去。

    简单的一句话,林清歌就发现了韩青身上的不同。

    白色的窗纱随风摆动,一抹迷离的情怀在房间涌动,窗外,是阵阵的波涛,房间内,是翻滚的暗流。

    时不时的,好像能听到归港的渔船,渔夫在呐喊这一程的丰收或者失落,就像远游的某人,如今重新回来,想要诉说千万年的故事。

    只是,谁能倾听?

    看着眼前这张三千世界中依旧丝毫不落下风的容颜,韩青第一次有了想要倾诉的**,但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他知道,总有一天,自己愿意将秘密分享,这个人,一定是林清歌,但不是现在。

    何去何从?

    往事如风。

    韩青加大了一点手上的力道。

    “啊”林清歌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俏脸嫣红。

    “舒服吗?”韩青坏笑着说。

    林清歌轻轻拍了他一眼,看到韩青沉默了下来,她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既然你不想说就算了,韩青,记住,也许,我能理解你。”她默默的说。

    男人笑了笑,点点头。

    “不过,港城毕竟不是内地,你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关系,韩青,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稳重一些,李泽明和郑少臣不仅是港城的四大家族,更是华夏乃至整个华人世界中金字塔最顶尖的人,你真的准备好了吗?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和这些人牵扯到一起,没有一定的能量是不可能独善其身的,韩青,答应我,注意安全。”

    林清歌认真的说。

    韩青皱了皱眉头再一次被这个聪明的女人震惊:“放心,想要奈何我,没有人能轻易做到。”

    一句话,自信横空而来。

    “做人走人路,撞鬼走鬼途。”

    韩青淡淡一笑。

    “我这一生,无路尚且走出路,管他山路还是大道,我敢走,就怕有些人不敢跟。”

    说着,韩青松开了林清歌的脚踝站了起来,他背负双手走到窗前,月光打下一道他的虚影,不动如山,山海相望。

    身后,林清歌的眼神迷茫,看着这道背影,总觉得似乎这风云诡变的港城,因为这个男人的到来,必将大风起兮云飞扬。

    一夜无话。

    当清晨第一缕光刺破重重迷雾后打在卧室中的时候。

    坐在卧室地摊上的韩青睁开了眼睛,吐一口气,凝气成冰,在空中散发着阵阵灵气波动。

    站起来满意的拍拍手,韩青笑着推开门下楼朝着庭院大门走去。

    “他竟然来了。”

    韩青淡淡一笑,打开大门,门外,青年靠墙而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