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冲进洗手间的时候,首先迎接韩青的是一阵尖叫声。

    “啊!!韩青,你怎么进来了!”

    林清歌倒在地上,但是她着急的却不是自己,而是急忙将厕所的坐便盖上,但是眼疾手快的韩青依旧撇到了盖子下面的那一抹红晕。

    来姨妈了?

    韩青轻笑了一下。

    然后他将眼神看向倒在地上的林清歌,看起来她好像刚刚上完厕所,因为已经是晚上了,身上穿着睡衣,薄纱的长裙睡衣能很好的包裹她的身体,玲珑有致,但是因为摔倒的缘故,洁白纤细的小腿还是裸露在外。

    韩青也就看到了她脚踝上的那一抹紫红。

    扭伤。

    “韩青!你快出去!”

    看到韩青的眼神在自己的小腿上徘徊,林清歌着急的说,并且用长裙遮掩住了小腿。

    韩青摇摇头:“不行,你教受伤了,这种扭伤虽然不严重,但是很烦人,要是照顾的不好或者加重伤势的话,恢复起来会很慢。”

    韩青不走,说什么都不走,这可是自己表现的大好时机。

    “出去。”

    但是林清歌显然不管他这一套,冰冷的指了指外面。

    韩青干咳了一声:“我不。”

    “出去。”

    “不。”

    “砰!”

    林清歌猛的推了韩青一把,就关上了厕所的门。

    韩青站在外面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头有些无奈,这林清歌难道就这么讨厌自己吗?不过,他也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门口静静的待着,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厕所里面开始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韩青能够猜到林清歌正在试图站起来。

    “嘤”

    忍耐疼痛的压抑声传来。

    林清歌似乎正扶着什么站起来。

    “啊!”

    片刻之后,又是一声惊呼,韩青嘴角上扬,一阵灵气汇聚,这才让里面的着地声显得没有那么的大。

    大约过去了一刻钟左右,厕所里面终于传来了林清歌无奈的声音:“韩青,你还在吗?”

    韩青淡淡一笑:“在。”

    林清歌的声音有些痛苦,但是更多的却是没有选择的无奈,她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让保姆早点回来,否则自己一个人出了一些事情,真的很不方便。

    现在,就只能依靠这个男人了

    “你进来一下。”

    林清歌强行镇定。

    韩青嘿嘿一笑打开了厕所门。

    一入目,他就惊呆了。

    只见林清歌的长裙上全是血迹,而更加令人心惊的是此时她的双腿已经完全裸露在外,令人鼻血喷涌的大腿内地,潺潺的红色血液蔓延。

    就像血崩一样!

    “大量出血,没想到林清歌的体质竟然是这样的。”看着地上也有一些的血迹,韩青没想到林清歌来月事竟然这么的汹涌。

    通常来说,女孩子来姨妈分为很多不同的情况。

    有些人,甚至出血很少,就像是一点红一样,一眨眼,一周的月事就结束了,甚至感觉不到一点疼痛,姨妈期的时候,照样活蹦乱跳,甚至轻轻松跑个一千米都不在话下。

    但是有些人,出血量很大,不过也不疼痛,就是会有些不舒服而已。

    也有些人,出血量虽少,但是却会伴随着绞痛,让人痛不欲生。

    更有些人,出血量极大,而且极度痛苦。

    看着林清歌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韩青知道,她属于最后一种。

    当然,一般情况下更多的女孩子在来了姨妈之后,还是痛者居多的,当然也有身体条件的区别,但是像林清歌这样的还是很少见的。

    医学上有一个不成文的现象,女孩子月经期经血越多,这个女孩子皮肤条件就会更好,但是相对来说,身子也会弱一些,痛苦也会多一些,走在路上轻飘飘的,免得苍白者并不少见。

    林清歌显然就是一个极端。

    拥有逆天的美貌和气质,但是月经却十分的痛苦,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却着实有些让人意想不到。

    “还看什么”

    林清歌脸色苍白的说,虽然痛苦,但是她依旧能看到此时自己的窘态被韩青一览无余,平日里自己维持的良好形象,在这一刻顷刻崩塌。

    韩青摇摇头蹲了下来将手搭在了林清歌的肩膀上。

    “你扶着我起来就行啊!”

    本来只要韩青搭把手自己就能起来了,但是没想到他竟然霸道的直接将自己公主抱了起来。

    而那里,再度如泉涌一般,鲜血哗哗的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流到了,他的身上。

    手臂,大腿,小腹位置,都能看到自己的血

    这一下,就算是气质再好的林清歌也脸红了,没有哪一个女人会愿意让男人看到自己经血的样子,但是现在,韩青不仅看到了,甚至还流到了他的身上。

    林清歌悄悄将埋在韩青怀中的头抬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的面孔。

    从下往上看,他面部的棱角更加分明,充斥着一股坚毅,但是在这样的表情下,林清歌却总觉得这个男人有着所有人都不具备的一种气质。

    万事皆不放在心上。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闯进了自己最私密的生活。

    以及,现在这种情景。

    “好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身子的虚弱让林清歌感觉到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面,是那么的惬意,那么的轻松。

    砰!

    一脚将自己房间的门踢开,韩青抱着林清歌就朝着床上走去。

    “韩青,可以了。”

    林清歌急忙说。

    但是韩青却丝毫不理,霸道的将她直接放在自己的床上,瞬间,他的床也沾满了红晕。

    “韩青,你要干什么。”

    看到韩青竟然走到衣柜旁将他的外套脱了下来,林清歌有些着急了。

    这个男人,想干什么?

    不自觉的,林清歌忍着身子的剧痛将大腿蜷缩,躲在床的一脚,窗外的海风不断吹拂,隐隐的似乎比往日里的海风更加柔和,打在人的身上,也更加的温顺了。

    韩青转过身,脸上闪过了一抹笑意。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有深夜和大海的陪伴。

    林清歌心里慌了:“韩青,你冷静一点。”

    她冰冷的说。

    韩青淡淡一笑,林清歌更加慌了:“韩青,我要回我的房间,谢谢你抱我上来。”

    说着,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离开,但是韩青三步并作两步直接来到她身旁将她按在床上。

    鼻尖相对,四目相视,他深邃的眼眸,她如水的秋波。

    这一刻,仿佛时间凝固。

    但是林清歌的心跳,却来到了最高速。

    “韩青,我现在来月事,而且,我也一直将你当成很好的朋友,我希望你明白我话的意思,让我走,我们还是朋友。”

    林清歌尽可能委婉的说,她不想最坏的情况发生,难道韩青真的是个处心积虑的家伙?骗取自己的信任,然后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刻,伸出他的狼爪?

    禽兽。

    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决定和韩青鱼死破。

    但是这一刻,韩青微笑如风,起身将手搭在了她的脚踝,一阵温暖传来,剧痛渐渐被掩埋,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贴心的舒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