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管虎到底什么来路?之前来了个管狼还不是三两下就被荣鹏天的人搞定了,这次又来个管虎,能有多强?”龚大师有些不耐。

    两人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了,龚大师也是修炼中人,平常都是别人等他,今天竟然为了一个管虎等了这么久,要不是苏放一再劝说,自己说走就走。

    “我看这佛门实在是不尊重人。”

    苏放有点尴尬,但是他只能继续劝说:“大师稍等,虎哥应该马上就到了。”

    龚大师也是修炼中人,苏放也不敢惹,但是管虎他更加不敢惹了,这些年自己在宁市的生意一直都有佛门负责华夏势力的人在帮持,这一次自己出了事情禀告了一下,佛门马上就派了人来,这管虎据说实力远在管狼之上,苏放哪里敢惹?

    时间确实有点久,苏放转身看向身后的小弟正准备催促一下的时候,小弟们纷纷朝上空望去。

    “来了!”

    “这个直升飞机看起来好像是黑机啊,会不会太显眼了?”

    “这直升机能装几个人啊,虎哥该不会只带三五个人吧?”

    苏放也有点不安,他凝神看着头上的直升机:“这里是管制区,虎哥坐黑机是不能在这里降落的。”

    宁市是苏放的底盘高,这里他更是清楚,很多见不得人的交易都是在这里完成,因为这里是管制区,空管,地管等等,人少好办事。

    但是这样明目张胆的坐黑机过来,若是降落了怕是要惊动有关部门,那就麻烦了。

    “不知道我们华夏的规矩,我看这家伙不靠谱。”龚大师等了这么久早就心中不爽,出言嘲讽道。

    苏放心中更是忧心了,他拿过手机准备跟虎哥说一下,要不换个地方降落的时候,身后众人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老大快看!”

    众人纷纷朝天上望去,只见漆黑的夜空中,盘旋的直升机停滞在空中,一道微不可察的小黑点从天而降。

    “什么东西?”

    大家疑惑不已,但是转瞬间,当看清那道黑影之后,瞠目结舌。

    只见随着黑点越来越靠近,分明就是一个人从天而降!

    “我的天”

    “那么高,难道是掉下来的人么?”

    “直升机上掉下来人这么蠢?”

    每个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那人的身姿分明不是失足跌落的样子。黑影越来越近,直到已经能够彻底看清之后,那人的距离地面也只有一两百米了,就在此时,之间他双手凭空一划,身子竟然瞬间滞空!

    只一下,就卸去了冲击力,再一个空转翻转,他就安稳落在了地上。

    无人说话,只有风吹动草,月亮依旧高照。

    不寒而栗,在这夏的尾巴。

    那男子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带着一股杀神的气息,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虎哥”苏放颤颤巍巍的说。

    “是我。”管虎目光如炬,看了苏放一眼之后,这个宁市大佬也经不住一阵心虚。

    “看来你就是苏放了。”

    管虎扭头巡视了一遍苏放带来的所有人手,嘴角带着淡淡的嘲弄,当他的眼神略过龚大师的时候,停了下来。

    “竟然还能见到一位修道之人,难得。”管虎平静的说。

    一眼就被看穿了道行,龚大师心头震撼,从刚才管虎从天而降那一招,就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比肩的所在了:“虎爷乃是真正的武道高人,能够见到虎爷是龚某的荣幸。”

    浙北不是自己的福地啊,先是遇到韩青的御鬼之术,现在又看到管虎的从天而降,天下英雄实在是卧虎藏龙啊。

    “阿狼那里查到什么了吗?”管虎看向苏放问道。

    苏放现在好歹缓过来一点了:“虎哥,狼哥是死在荣鹏天手上的。”

    管虎微微摇头:“这不可能,阿狼的实力也算是武道小成了,荣鹏天就算是拿枪对着他都未必要的了他性命。”

    “照虎哥这么说的话,那整个杭城能杀害狼哥的人,就只有”说着,苏放看向了龚大师。两人思索了一下:“丁典没有这个能耐,只有那人。”

    “那人?”管虎随即鹰目射来。

    “一个能御百鬼的人。”龚大师低沉的说,现在想想当时的情况,他都觉得心有余悸。

    “御百鬼?难道是修炼阴法的人,这倒是有趣了,想不到杭城还有这样的高人。”管虎的脸色终于有了点认真:“阴宗之人除了华夏寥寥几个小门派,海外已经不多,想来应该没有什么背景。”

    龚大师苦笑了一下:“没错,鄙人就是阴宗弟子,但是却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除了景家,应该没有别的靠山了。”

    “浙北景家?”管虎眉头一皱,但是少许就舒展开来:“就算是景家面对我佛门也不敢多说一句,要他一个阴宗之人性命有何难?”

    言及此,管虎心中更是起了气焰:“阴法本就是歪门邪道,在我武道碾压之下必定原形毕露,到时候我会亲手让他知道惹了佛门的后果的。”

    管虎说话自带一种杀气,龚大师和苏放都觉得眼前这人非同一般,单单从气势上来说,就不在韩青之下。

    “怪不得道法末然而武道昌盛,单单就是这气势,习武之人就远在修道之人之上。”

    龚大师摇摇头,心中感慨万千,他终究是修道之人,见到如今道法微末,心中难免兔死狐悲。

    “虎哥要不要现在就去宰了荣鹏天那小子?”苏放小心翼翼的问。

    却见管虎摆摆手:“不着急,我这次来华夏也是为师尊探风,看看华夏如今修炼圈子如何,尤其是浙省,作为华夏沿海乃至全国最重要的省份之一,若是实力不济的话,师尊准备从这里做突破口,将佛门传输到内地来。”

    听了管虎这话,苏放大喜过望,他的老巢就谁宁市,当年起家没少靠佛门援助,如今佛门若真是从浙省开始突破,好处最大的必然是他,而且宁市本就是浙省前三名的大市,紧靠杭城,关系重大,自己说不定可以就此翻身,彻底压住景三爷甚至威震浙北也不是不可能。

    “既然师尊有这样的想法,那苏放必然鞠躬尽瘁。”说着,苏放压住内心的狂喜:“虎哥,要不这样,再过几天就是长杏县的武林大赛了,到时候各方势力都会云集,荣鹏天肯定会去,在那里当场斩杀他,既报了狼哥的仇,又震慑了浙北,岂不是一举两得?”

    苏放说着情绪开始高亢起来,仿佛已经能够看到这一次武林大赛自己出尽风头的样子了。

    管虎眼皮一眨点点头:“如此也好,那就让荣鹏天和那人再多活几天吧。”

    说完,他背负双手看向深山,道道寒光从他眼中射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