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李泽明和郑少臣不信。

    韩青看起来其貌不扬,最多也就是刚才一鸣惊人而已,但是要说他能制住合欢派?

    不要开玩笑了。

    他可能连最低级的保镖都打不过吧。

    “韩先生,你可知道我们面对的麻烦有多大?”郑少臣笑着善意提醒,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让这个可能成为新朋友的人了解港城的风云有多么的阴冷。

    韩青撇撇嘴没有说话,全不在意。

    “先生,港城不是内地,这里因为特殊的历史和地理条件,远比内地的很多情况都要复杂,先生也许在内地有一些能量,但是这能量到了港城就差的太远了,我劝先生还是先了解情况再说。”

    看到韩青的样子,郑少臣皱了下眉头说道,他为人比李泽明要活跃一些,但是也知道事情轻重,至少,在他知道合欢派介入之后,不可能再像韩青这样满不在乎了。

    自己尚且不能,这韩青就更不用说了。

    在他眼中,韩青只能算是内地的一个二代而已,别说和合欢派交锋了,就是自己,他都比不上,之所以和他交好,只能说是出于战略考虑,敌人的敌人,成为朋友是最好的选择。

    “我是不知道这个合欢派。”

    韩青摇曳着手上的红酒,进入道了开光后期之后,酒精在自己的体内已经可以任意蒸发了,完完全全跟喝白开水没有不同。

    “但是我知道你们啊。”韩青笑了笑看向两人。

    “各取所需,我和你们合作,为的就是一个修炼势力而已,而你们,是郭家和李家,他们拥有了合欢派,你们拥有了我,很公平,哦不,准确来说,对他们很不公平。”韩青自信的说。

    郑少臣愣了一下。

    一直沉默的李泽明也纳闷的看向韩青。

    这个家伙,哪里来的自信?

    “哈哈哈,韩先生,不是少臣小瞧你,你可知道合欢派是怎样的存在?我不知道以你的能量在内地能否看到修炼这一层,但是我还是要奉劝先生两句,修炼之人,还是不要轻易开罪的好。”郑少臣大笑,还不断的摇着头,似乎听到了好笑的笑话。

    李泽明也看着韩青,他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但饶是如此,让他相信他可以对抗合欢派,他是绝对不敢相信的。

    合欢派。

    港城三大隐藏宗门之一。

    每一个拉出来都是江南乃至华夏最顶尖的存在,李泽明不是没有去过内地,相反,这些年李家的业务开始大范围的朝着内地发展,对于内地的修炼圈子他也有了不少的了解,如今修炼之风在内地示弱,但是港城却不然,所以,哪怕只是弹丸之地,但是港城隐藏下来的都是百年以上的修炼大门,这些宗门比之内地的势力有过之而无不及,至少,他不觉得在江南一带乃至除了京城地区之外,还有哪里能比得上港城。

    “也好,既然你们不相信我,我也确实应该让你们了解一下我,也算是为了之后的合作交个底吧。”韩青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他看了看四周,最终看向了酒店的天台。

    “那上面有人吗?”

    “没有,先生可有用?”李泽明摇摇头。

    韩青笑了笑:“叫上你最厉害的几个保镖,我在天台上面等你们。”

    说着,韩青径直朝着大厅走去。

    李泽明和郑少臣对视了一眼,有些不明所以,但是李泽明还是打了电话让自己所有的精英保镖赶了过来。

    天台上。

    韩青能够看到半个港城。

    离凰大酒店处在旺角,这里本身就是港城最繁华的地段,虽然离凰大酒店不算高,但是依旧能看到最好的港城夜景。

    “不愧是华夏最发达的地方啊。”

    韩青感慨的说,前一世,自己从来没有到过港城,但是后来去了三千世界,也曾经莅临过极度发到的科学文明星球,其中超越地球现阶段的数不胜数,更是繁华异常,但是怎么看,都没有故乡好看。

    如今,甚至整个地球对于韩青来说,都是故乡。

    而华夏,是家乡。

    这是他的眼界,凡人自不能懂。

    等了约莫一刻钟之后,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不一会,天台的大门再一次打开,十几人从中走了出来,各个身材魁梧看起来强壮不已的。

    “先生,这些都是保镖都是我从南美请过来的,可不是一般保镖可以相比的,不知道先生要来何用?”

    李泽明皱着眉头说。

    李泽明家族身为华人首富,安保措施自然也是顶级,这些保镖各个都是南美退役的特种军人,在热带雨林中厮杀,每一个年薪都上百万才愿意守护一个家族的安全,可想而知实力多么强硬,甚至,他们不应该用保镖来形容。

    而是,猎人。

    “你们不是不相信我吗?”

    韩青看了看这十几人,都是外国人,南美人的长相,棕色的头发棕色的瞳孔棕色的皮肤,青筋暴露眼神中闪烁着精光,一看就是刀山火海上下来的人物。

    “先生的意思是”

    李泽明低声呢喃。

    韩青笑了笑:“那我就露两手就是了。”

    说着,他朝着这十几个人勾勾手:“一起上。”

    “先生。”

    看着韩青削瘦的身躯,李泽明忍不住提醒道:“先生,不是我不相信你,但是你不是修炼之人,就算是再顶级的军人,面对他们的围攻都难逃一死,先生,还是一个个来吧。”

    一个个来?

    车轮战?

    韩青点点头,也不失为一种好选择,只是他有更好的震慑方法。

    “不用了,一起上吧,恩,若是他们能动的话。”

    韩青摆摆手。

    能动的话?

    看到韩青自信满满的样子,李泽明也只好点点头看向自己的手下,一摆手,十几个壮汉面露凶光,在他们的眼中,没有操练,只有真刀真枪,哪怕这个人看起来只是要展示一下,那也是挑衅。

    他们,不容挑衅。

    可是,他们真的动不了了。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李泽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下意识的说道:“上啊。”

    但是没人能回答他话,这十几个保镖都一脸震惊的低着头,看着自己寸步难移的脚

    “动是动不了了。”

    韩青淡淡一笑接着说道“但是跪还是跪的下来的。”

    说着,他长袖一挥淡淡道:“跪。”

    砰砰砰!

    十几条壮汉的膝盖就这样和天台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风吹进心,夜色正浓,无人不动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