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少爷,已经花出去五千万了。”

    管家上来提醒郭子凡。

    郭子凡的脸色铁青,他摆摆手让管家退了下去,手上,碗,残画,一杆一碰好像就会断的毛笔,一个小的雕刻的木马,不知道还能完好多久

    这些东西,要了自己五千万。

    五千万,就算是郭子凡,都感觉到了肉痛。

    他们郭家是有钱,总资产在福布斯上榜上有名,甚至都是用亿来计算的。

    可是五千万,一晚上,在拍卖会,买了这些东西

    这不是一个拥有这样身家的人能干出来的事可是,自己不知不觉就干出来了

    罪魁祸首就是,那个翘着二郎腿和身边绝色美人聊天的家伙。

    “郭少,这个小子绝对不能放过。”李少秋在一旁隐忍的说。

    郭子凡冷哼了一声:“我会让他死的很难看的,对付他,一个手指头就够了,这小子狂到这个时候我算是看出来了,根本就是个空手套白狼的家伙,从头到尾都在挑衅我,但是到现在,他一分钱没出”

    “我怀疑,这小子压根就没钱。”

    郭子凡深吸一口气突然笑了出来。

    “也好,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我该花的冤枉钱都已经花了,接下来,本少爷不跟他玩了,让他自己嗨去吧,我倒是想看看,他手上到底有没有几个钱。”

    说完,郭子凡突然安稳的坐了下来,脸色平静如水,显然是不想再进韩青的套了。

    台上,拍卖师的手上再一次多了一个木盒子。

    这是最后一件展品了。

    也是压轴的展品,大家对这一件宝贝的期待很高,看到郭子凡安静了,不少人跃跃欲试,想要在这最后一把上,出个脸。

    盒子打开。

    一阵惊呼声。

    尤其是女人。

    甚至韩青身旁的林清歌眼中都有了短暂的迷离。

    那是一个银制的项链,链子部分闪着晶莹的银色光芒,这样的光芒对于女人来说是致命的,能够一瞬间进入到她们的心中,让她们产生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而更加令人瞩目的是项链上挂着的东西。

    蓝色的玉。

    蓝玉。

    世间玉有万千颜色,但是从未见过有蓝色的玉,这样的玉,玉如其名,蓝玉,人们在一些传说中能够听闻这种独特的玉,闪烁着蓝色的的光芒,有着惊心动魄的美丽。

    唐朝诗人李商隐的一首传承千古的美诗曾经如此写到: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虽未直接提到蓝玉,但是蓝田玉却由此出名,而后续很多传说中,蓝玉也确实存在,而且蓝玉象征的含义也因为这首诗而变得充满了情怀。

    情。

    蓝玉情。

    美不胜收。

    “没想到竟然能见到这样的宝贝。”

    “我的天,真的是蓝玉,之前我好想在米国有见到过一块蓝玉,价格可不低啊”

    “这是属于有价无市好吧,蓝玉蓝玉,蓝田之玉,玉中极品啊。”

    众人瞬间都被这条挂着蓝玉的项链所吸引,而拍卖师本人也是眼中放着精光,做拍卖师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宝贝。

    “这蓝田玉的起拍价是八百万。”

    拍卖师颤抖的说,这一刻,他的职业素养也经不起这样的激动了。

    八百万。

    开局就是八百万,这样的宝贝,一般人可真是承受不起啊。

    但是,依旧有人跃跃欲试。

    有时候,女人花起钱来绝对不是男人能比的。

    虽然有钱的是男人,倒是为了哄女人开心,男人的钱只能如流水一般而去了

    “老公,我不管,这个蓝玉我一定要要太漂亮了,我没有办法抵抗它的美丽”

    “俊泽,这个蓝玉你出手送给我好不好?你让我开心了我就让你开心你不是一直想我给你”

    “我要我要我要!”

    这些贵妇们此时再顾不上矜持,在这块蓝玉面前彻底被征服。

    林清歌安安静静的看着那块蓝玉,并没有说话,但是韩青还是不经意的看到了她眼中流露出的惊艳,还从来没有一种东西能让林清歌显露出这样的神情。

    “喜欢吗?”

    韩青轻声问道。

    林清歌笑了笑摇摇头:“看看就好,有些美好只可远观不可近玩。”

    八百万,林清歌可以想象,这样一块压轴的顶级宝玉最后的价格肯定是要在千万以上的,林清歌有钱,但是她终究不是这些富商,差距太大了。

    美,看看也很好。

    有时候,拥有了,反倒不会觉得美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韩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竞价开始。”

    拍卖师朗声道,见到了之前的大风大浪,他相信,这一块蓝玉一定会将今天的氛围推向最终的**。

    “两千万。”

    有人出价。

    直接将价格抬高到了两千万。

    众人一阵愕然,纷纷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韩青微笑着,静静的接受所有人的洗礼。

    “韩青!你疯了吗?”

    这一次林清歌是再也扛不住了,两千万!两千万啊!

    韩青没有理会林清歌的惊呼,而是静静的看着所有人。

    李泽明和郑少臣自然不会说话,今天的场合已经是韩青和郭子凡的斗法,他们乐享其成。

    而这两人不说话,又是两千万的数目,就算是其他富商一时间也不敢喊价了,此时,大家纷纷看向了郭子凡。

    但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郭子凡只是微笑着,好像要看什么笑话一样,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一点继续加价的意思。

    而在他的威压之下,不少站在他这一边的人也无奈的放下了手上的牌子。

    两千万。

    巨额,但是想想之前一副残画都能到一千多万的价格,与之相比,蓝玉似乎又十分便宜了。

    但是,在韩青喊了两千万之后,竟迟迟没有人再加价。

    “两千万一次。”

    特意等了很久之后,拍卖师低声道。

    “两千万第二次。”

    依旧没人说话,拍卖师看着台上的这个宝玉,最终喊出了最后一次提示:“两千万第三次。”

    “成交。”

    砰!

    锤子用力的砸了下来。

    林清歌的心一抖闭上了眼睛,手缓缓的伸向了自己的包,准备将银行卡递给韩青,虽然心痛,但是别无他法。

    只是当她将卡递到韩青手边的时候,突然发现旁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她睁开眼睛,只见韩青已经一路小跑来到了台前,直接将一张卡递给了工作人员,然后从他的手中接过了这块蓝玉,一脸开心的折返回来。

    “美人配玉,皆是远观之宝。”

    韩青笑着说,然后打开盒子,将那块让所有人艳羡的蓝玉,轻轻的拿在手上,挽起林清歌的长发,露出她洁白的后颈,轻轻的将这目眩魂摇的蓝玉,戴在了女神的脖子上。

    “只有它,勉强配得上你。”

    韩青淡淡的说,身前的林清歌,神魂摇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