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

    看到韩青进来,林清歌脸上露出了笑容,一路小跑来到了韩青的身旁。

    韩青笑了笑带着邀请函走到了李泽明的面前。

    “李先生,邀请函。”

    说着,他将信封递给了李泽明。

    这一刻,整个大厅内的氛围都变了,原本热闹的大厅渐渐安静了下来,一股淡淡的火药味弥漫,每个人都看着站在大厅中央的两个男人。

    “没想到韩先生深藏不露啊。”

    李泽明笑着接过韩青的邀请函,随手递给了身旁的随从。

    “既然先生如此想为我港城公益贡献一份力量,那我自然求之不得,待会拍卖会先生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韩青笑着点点头:“公益事业,义不容辞。”

    李泽明淡淡一笑,锐利的眼神深深的看了韩青一眼,然后转身离开,而他身旁的郑少臣也饶有兴趣的看了韩青一眼,对着他笑了笑然后跟着李泽明离开了。

    酒会继续,刚才的小插曲虽然短暂,但是已经让人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此时,每个人都看得出来,李泽明和这个韩青好像不是很搭。

    那这就是表现的好机会啊。

    再没有任何人靠近韩青,除了韩青刚进来的时候林清歌陪在他的身边,到了后来,林清歌的圈内好友都过来将她合力拉走之后,韩青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一个人也好。

    吃吃喝喝乐得逍遥。

    觥筹交错声不断,韩青一个人游离在这个场合之外,到处都是商人们之间的谈论。

    “老方啊,听说最近你在内地圈了一块地?现在投资房地产可是最好的时候啊,我看,这涨势,至少还有十年!”

    “哈哈哈,借你吉言了,不过目前看起来效益确实不错,在建的时候均价也就是两千多,现在已经翻倍了,呵呵,这一笔,至少几千万啊。”

    “诶,范总啊,怎么样最近生意?”

    “不景气,外贸现在不好做了,经济危机的风头还在,这两年赔的不轻,可能要转型了。”

    “扛住吧,应该快过去了,到时候中央应该会有振兴政策,主要还是咱们在港城,受到的波动比较大。”

    “是啊,还是黄总你有先见之明,早早的就将重心朝内地转移,这一次就数你受到的波及最小了,姜还是老的辣,我还得跟你学习啊。”

    “哈哈哈,见笑见笑啦。”

    “清歌啊,那个男的谁啊?”

    “清歌啊,我没见过这个人啊?内地的富商吗?看他这么年轻,难道是富二代?”

    “咯咯,现在内地的富二代还挺多啊,不过和我们港城的比起来,都是小打小闹罢了。”

    “清歌,不是姐姐劝你,这样的男人还是离得远一点吧,他哪点都配不上你,我没有别的意思啊,我相信你们没什么,但是这种档次的人站在你旁边也是给你丢脸的。”

    “就是,清歌,我是过来人了,而且还是站在男人的角度,这小子我看着不靠谱,你看他那个样子,这边吃一点那边吃一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底子?他配不上你。”

    林清歌一来到这个圈子,平日里的好友就全部将她围了起来,一股无奈的感觉升起,这时候林清歌才真正明白,韩青在自己身旁,真的多了很多别样的眼光。

    可是,他们只是朋友啊。

    也正因为是朋友,所以就要承担这么多流言蜚语吗?

    郑秀汶满意的听着这些话,正所谓众志成城,想来这一次,林清歌应该知道这个男人给她带来多少负面影响了吧。

    “李大哥。”

    郑少成放下手上的酒杯。

    “恩?”李泽明看向他。

    “这个男人你真的了解吗?”郑少臣看着远处还在胡吃海喝的韩青说道。

    李泽明沉吟了一下:“其实我对他并不了解,但正因如此吗,我才不把他放在心上,少臣,我们这个圈子你也知道,能进入我们的眼睛,证明他已经有了那个实力,不能进入,就证明他还不够,我们看的是多,但是不可能事事都能关注,这个韩青,若不是这一次出现在清歌身旁,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这么说,只是个小角色?”

    郑少臣淡淡的说。

    李泽明沉默片刻点点头:“应当是,也许有些小资产,但是上不了台面。”

    远处,韩青依旧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任何他靠近的人,都会像碰到瘟神一样赶忙避开他。

    “李大哥,不知道我能不能多说两句。”

    郑少臣突然说道。

    “少臣老弟跟我还见外?现在咱们两家什么关系?”李泽明轻笑了一下,亲自又给郑少臣倒了一杯波尔多酒。

    郑家,这可是港城四大家族之一啊,和自己的李家都是齐名的存在,虽然李家比之郑家要强一些,但是郑家无疑也是庞然大物。

    “这个韩青,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哦?”

    郑少臣这么说,倒是让李泽明没有想到,郑少臣什么人物?才华心思不在自己之下,更重要的是,他知觉相当准,自从开始逐步接手郑家之后,几个漂亮的商战就是自己都佩服不已。

    “李大哥,我不是说别的方面,要是商场上,我相信这小子你随手就能捏死,但是如果是情场上”

    说着,郑少臣看向林清歌:“李大哥还是小心一点好。”

    “兄弟这话什么意思?”

    李泽明有些严肃了起来,任何关于林清歌的事情,他都打起十二分精神。

    “李大哥,女人,和钱不一样,钱,只要你有眼光,够执着,那么你就能得到,但是女人不是这样也许,现在的女人会很重视钱,但是对于一个不缺钱的女人,而且是林清歌这样境界的女人,一份爱情,可能比任何其他条件都要重要。”

    “爱情?”

    李泽明低下了头。

    “没错,爱情,这个东西,强求不来,李大哥你也知道,小弟我在情场上也是玩了很久了但是说真的,没有一个女人能让我动心,换而言之,我没有找到那份感觉,对于我们这些物质条件已经足够的人来说,有时候,真情更加可贵。”

    郑少臣认真的说,红酒摇三摇,他只抿一口。

    “可是我爱情歌,这一点我确认。”

    李泽明抬起头。

    郑少臣轻笑了一下:“所以,大哥你应该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而不爱一个人,你更加明白”

    说着,他看向林清歌,而李泽明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这个韩青,也许其貌不扬,也许各方面都没有大哥你好,但是,爱情如果来了,一切抛之不顾。”

    爱情若是来了,一切抛之不顾。

    李泽明闭上了眼睛,一种紧迫感慢慢袭上心头,随即,他睁开眼看向远处的韩青,嘴角再一次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老弟你说的没错,但是至少现在我也可以确定,林清歌并没有对他动心,那么至少,我们还在一条起跑线。”

    “我有信心。”

    李泽明坚定的说。

    一旁的郑少臣看了一眼李泽明,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而就在大家还在闲聊的时候,大厅门口处一阵躁动,紧接着,一道中气十足的大笑声传来:“哟,来的人真不少啊!看来李大少的面子果然够大的啊!”

    听到这个声音,李泽明和郑少臣都是脸色一变。

    “走吧,是时候会会咱们的老朋友了。”李泽明放下酒杯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说道。

    郑少臣也是点点头看向门口,随即与李泽明并驾齐驱朝着前方走去。

    而人群中的韩青,脸色也再一次出现了变化。

    “这灵气波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