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么回事!”

    韩青急忙走到了林清歌的身前,能看到她右手抓着的左右,有丝丝鲜红的血冒出来。

    “我我想着做点吃的啊,韩青你干什么!”

    林清歌正小声的说着,只见韩青突然张嘴将自己的手含在了他的口中。

    一股温热的感觉传来。

    林清歌的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这么多年来,这是她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来的这么突然,这么荒唐。

    “啧啧啧。”

    韩青丝毫没有理会林清歌的惊呼声,而是依旧津津有味的吸着,刚才看到林清歌手被划伤之后,韩青一个没忍住就将她小手指吸了进来。

    有本能,也有故意。

    哪怕只是一个小手指,但是依旧充满了味道,充满了这个拥有无限魅力的女人的味道。

    “韩青。”

    林清歌冷冷的说:“你这是在干什么。”

    她的语气已经有了一些不善。

    韩青最后用力吸了一口可怜巴巴的抬起头:“怎么了?”

    怎么了?

    林清歌抬起手,小拇指上还有韩青的口水

    “你说怎么了?我现在觉得欢姐说的对,让你住进来,是一个错误。”看着那口水,林清歌脸色复杂。

    韩青瞬间不开心了。

    “你难道不知道划伤了之后用口水可以立刻消毒吗?”

    “什么?”

    “我说,口水可以消毒。”韩青理直气壮的说,气不打一处来。

    这时林清歌才反应了过来。

    “对啊好像是这样。”

    刚才因为韩青突然的举动,再加上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林清歌自然而然的朝着坏的方面想了。

    现在缓过神来韩青一提醒才发现他是好意

    “不好意思,是我太紧张了。”林清歌看着兀自坐在沙发上喘气的韩青,他一脸的不开心,像是一个三岁孩子闹别扭一样。

    “林小姐。”

    架子来了挡也挡不住,韩青双手抱胸不满的说:“我知道你是大明星,我是市井小民,可是归根到底,我们都是人,是公平的,你可以瞧不起我的身家,瞧不起我的外貌,但是我可没有一点觉得自己哪里不如人了,你是很高贵,可是我也不觉得自己下贱。”

    韩青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教育教育林清歌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了。

    虽然作为她这种大牌已经很谦虚了,但是韩青还是忍不住说道:“刚才看到你受伤,我只是本能的觉得我需要帮助你,这是人与人之间起码的关怀,你这个样子,我很失望,也好,以后有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这样了,算是我多嘴”想想自己刚才确实是用了嘴,韩青觉得说的很对:“以后,你高高在上,我绝不多管。”

    说完,他拿起前面茶几上的白开水一饮而尽。

    “哼。”

    一声冷哼,他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都不看林清歌一眼。

    林清歌愣愣的站在原地,她并没有感觉出来韩青是故意这样说的,但是那些话对于她来说,还是有点伤。

    “难道,是我太过了吗?”

    想想刚才韩青着急的样子,人家是好意,而且没有做错,难道自己真的有优越感,凡事都把别人往坏了想吗?

    “韩青”

    她抬头看向二楼韩青的房间,这一次,后者关上了门。

    林清歌低下头,脸色垂然

    回到自己的房间,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大海,韩青心中那个爽啊,今天,人生第一次给明星甩脸子,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而且,还是华夏最引人瞩目的林清歌,啧啧,,这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不过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太重了一些?

    不过韩青也不在乎了,既然要伪装自己爱说话,那就表演成这个样子算了。

    在港城,他不想太出头,而以前自己那种低调的性子,在这里或许更加引人注意,倒不如变得“单纯”一些。

    “季元斋。”

    韩青还记得这个名字。

    “要想办法打听一下这个季元斋了。”

    想到那先辈让自己前来港城找这个季元斋,韩青就有些迫不及待。

    叮咚。

    门铃响起,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林清歌终于醒了过来,她的手上已经包了一个创可贴,站起来走到门口一看随即打开了外面的门,不一会,大厅的门也被敲响,林清歌打开,门外,一个身姿容貌都非常漂亮的女人站在那里。

    “清歌,你终于回来了,欢姐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相信呢。”

    郑秀汶开心的张开双臂和林清歌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看到郑秀汶,林清歌的精神也好了一点,心中也不再太在意刚才韩青的话了,也许那个男人就是那样吧,阴晴不定的,自己有机会和他道歉就是了。

    “才回来?”郑秀汶坐在沙发上牵着林清歌的小手问道。

    林清歌笑了笑:“是啊,刚刚到家还没多久呢,你就来了,这个欢姐,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林清歌略带埋怨的说,不过也就是说说,郑秀汶是她圈子里最好的朋友,她第一时间来看自己,还是很开心的。

    “怎么,我都不能来看看我的好闺蜜了?”

    “哪有,要是不让你看,我门都不开。”

    林清歌笑着拍了拍郑秀汶的手。

    “对了。”

    郑秀汶突然认真的说:“前段时间的绯闻怎么回事?你是不知道,当时整个港城都疯掉了,哈哈,身边好多朋友都说,港城警署有的忙了,因为有不少人想不开呢。”

    想起当时的绯闻事件,郑秀汶现在还很心惊:“清歌,现在没有外人,你跟我说说,那个男的是谁?你怎么会在他家呢?”

    “这件事”

    林清歌没想到郑秀汶这么的开门见山,她还没准备好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看到林清歌这个神情,郑秀文的脸色变了,她惊讶的捂着自己小嘴,她对自己这个姐妹实在太了解了,林清歌落落大方,任何她做过的事情,她都会勇敢的承认,而现在她这个神情,郑秀汶从未见过

    “清歌!你不会真的在男人家过夜了吧?。”

    郑秀汶实在忍不住了,这惊天的消息要是泄露出去

    当时整个港城乃至华夏虽然沸腾,但是大家归根结底还是不相信林清歌会住在一个男人家的,而且后来英皇也站出来说双方只是朋友,而且郑秀汶知道,林清歌为人十分谨慎稳重,她知道她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尤其是,她对自己的名誉看的很重。

    在一个陌生男人家夜宿一晚,起码当时郑秀汶是不相信的。

    但是现在

    好像,是真的了

    嘎吱。

    就在这时。

    二楼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只见韩青穿着一身睡衣走了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