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冯兄,颜雨,看我今日为你们报仇。”钱明松脸色嚣张,手上的电光不断,凝聚成一股惊人的力量之后朝着韩青刺去。

    颜家之人无不欢喜,有这样的高人在此,他们何愁被这个韩先生怎样?

    “以卵击石。”

    韩青淡淡一笑。

    他双脚踩在海面上,周遭灵气涌动,那电光来到他面前之后,噼里啪啦闪烁了一段时间,然后默默的熄灭了。

    “什么?”

    钱明松看到自己这一招竟然就这样被韩青无形化解了,心头震撼。

    韩青叹息了一声,脸上有几分无趣,经历了和灵寂洞一战之后,像钱明松这样的对手,已经让他感受不到任何威胁了。

    没有威胁,就是无味。

    “你”直到这个时候,钱明松才真正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从韩青出现到现在,钱明松竟然一直没有感受到对方的修为和灵气!

    刚开始,钱明松自信韩青不是自己的对手,也就没有在意这些,但是现在,当他感觉到危机感之后,眼前的韩青,就完全不一样了。

    “无知。”韩青看着他淡淡的说。

    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韩青一步步的朝着游艇走来。

    远处,游轮轰鸣声不断,那是一种警告,但是韩青却丝毫没有在意,他冷冷的看了游轮一眼,惊人的目力让他看到了甲板上的一个女子,那女子正直直的看着自己,碧蓝色的瞳孔闪烁着不一样的味道。

    神识散开,朝着游轮袭击而去。

    就在这时,游轮开始航行,朝着远处的漆黑,渐渐消失,而韩青的神识也最终没有探测到那女子身上,无奈收回。

    但是现在,更加无奈的确实三艘游艇上的人。

    海边,景云帆等人看着站在前方的礁石上的那个女子,沉默不语。

    “司令,修炼之人真的能强到这种地步吗?圆桌骑士可是精英雇佣兵,就算是我们逆羽对上都不好解决,可是她居然三两下就搞定了”

    石越站在景云帆的身旁心中还没能从刚才的震撼中走出来。

    他甚至觉得,眼前这个风华正茂的女人,似乎比总教官还要强悍!

    “修炼之人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单单依靠简单的装备,哪怕先进,终究为了有**颈,想要对付修炼之人是很难的,但是现代社会,如果修炼之人真的想要闹起一些风浪的话,国家机器可以轻松斩杀他们,枪他们扛得住,你觉得飞机大炮他们能行吗?”

    景云帆平静的说。

    石越点点头,刚才自己确实被这个女人给震慑住了,想想也是,**怎么可能抗衡飞机大炮呢?

    所有人都站在海边,只有柳眉一个人,在月光下凭海远眺。

    终于,过去了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柳眉的嘴角露出了笑容,甜美思念的笑容,明明才分开不长时间,柳眉却觉得过去了一年四季。

    从未动过情的她,头一次知道相思的苦。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的心上人。

    “那是”

    这时候,不止柳眉,白老等人也终于看到了远处海面上的那道人影,而跟在他身后的,正是之前逃窜的颜家三艘游艇!

    漆黑的海面上,每个人都张口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身心震撼。

    “那是先生?”洪倩站在白老的身旁不可思议的说。

    而跟在白老身后的,还有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他脸色冰凉,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他十分愤怒和彷徨的事情。

    莫邪。

    自从从罗垟古村回来之后,莫邪就服用了韩青派人送来的丹药,然后进入了闭关,洪倩出事之时,刚好他出关,也就跟着一起过来寻找洪倩了。

    “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莫邪低声呢喃,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忧伤。

    终于,韩青走上了岸,而第一个走到他面前的,正是带着温暖笑意的柳眉,韩青看向她点点头:“没想到你会来。”

    柳眉抿了抿朱唇摇摇头:“我说过,不想再让你受伤。”

    柳眉话中的情意浓厚,韩青有些尴尬,只能讪讪的笑了一下然后看向柳眉后面的人,景云帆第一个走了上来紧紧的握住了韩青的手:“先生!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上面交代啊。”

    “总教官!石越率逆羽全队见过总教官!”

    踏海而来。

    如果说刚才柳眉闻风杀人给了他们震撼的话,那总教官这从海上归来,则让他们完全失去了理解能力。

    太变态了。

    战甲等人兴奋的看着心中的偶像,但是韩青只是对着他们微微一笑:“有没有和柳宫主道谢?若不是她,你们早就没命了。”

    战甲用力的点点头:“回总教官,已经谢过柳宫主了!”

    韩青嗯了一声,其实他之前也可以出手救逆羽,但是比他先出手的是柳眉,当时韩青隐藏在黑暗中没想到柳眉竟然也来了,这才直接不管这边,踏海而去。

    “先生。”洪倩小心翼翼的走上来,心中忐忑不已,这一次要不是因为自己晚上跑出去被奸人抓住当了人质,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万一因为自己而造成了什么灾难的话,洪倩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没事了,不怕。”韩青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一阵暖意涌上心头,洪倩吞了吞香津,痴痴的看着韩青。

    终于,韩青的眼光落到了站在所有人身后的那道身影上,他身着白衣,但是却在黑暗中隐匿。

    “莫邪。”他低声道。

    莫邪眼皮跳了一下,缓缓的走了上来:“先生。”

    “伤可好了?”

    “多亏先生的丹药,现在已经无碍了。”

    韩青点点头,然后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人,我交给你了。”

    说完,韩青转头看向景云帆:“其他人,就是你的了。”

    最后看了一眼这些人,韩青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柳眉看了他一眼轻轻的跟了上去。

    此时,景云帆带着逆羽上去就将颜家所有人控制住了,他们每个人都躺在游艇里面,好像昏迷了过去,只有钱明松和冯一山还清醒着,但是钱明松的脸色泛白,胸口不断剧烈起伏着,身上已经没有了一点灵气。

    “莫邪”

    当所有颜家人都被带走,甚至钱明松也被夹走之后,冯一山一个人站在岸边,而站在他对面的是白宗,以及莫邪。

    “孩子你还好吗?”

    冯一山哆哆嗦嗦的问道。

    莫邪深吸一口气静静的看向他:“爹,你难道还不收手吗?”

    “收手?”冯一山痴痴的说出这两字。

    “还能收手吗?孩子,爹走到今天这一步,早就不能回头了”冯一山一边说,沧桑的脸上露出了悲痛和决绝。

    短短大半年的时光,曾经的浙南霸主,已经不像个人样,仿佛痴狂之人一样,他不断的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最终,他突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

    “孩子,爹自知罪孽深重,已经无颜活在这世间,不过能在死之前看你一眼,我已经满足了。”

    话音落下,冯一山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爹!”

    莫邪疯狂的呐喊,朝着冯一山奔去。

    看向这个世界最后一眼,是黑暗,和那白衣的青年。

    “孩子,好好活着”冯一山嘴角露出一抹笑,一抹解脱的笑意。

    钱明松修为被废,他已经想不到还有谁会是韩青的对手了,到了这一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冯一山终于看穿了一切的羁绊和贪念。

    浙南一代霸主,自尽。

    海风不断吹拂着韩青的脸颊,身后黑暗中,柳眉跃然而现,在黑夜中,这个女人身上依旧散发着挡不住的光彩。

    “韩青。”她看着这道背影,低声唤道。

    韩青轻轻点头并没有说话,他知道,柳眉有话要说。

    “韩青,我可能爱上你了。”

    女人的声音带着所有的痴念和思念,传到了韩青的耳中

    “你离开之后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不能把你忘记”

    浪声涛涛。

    一双玉臂从背后将自己缠绕,一阵温暖和柔腻贴在了自己的背上,女人,紧紧的抱住了她日思夜想的男人。

    一个女人不论经历多少风霜,看透多少世事,面对爱情,她们依旧会无法自拔的深陷其中。

    柳眉,爱的深邃,爱的无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