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漆黑的海上,短短五六分钟,三辆游艇已经开出去了很远。

    颜如玉站在游艇的尖端看着远处漆黑的天空,心中无限舒畅。

    “爸。”身后,颜雨的声音传了过来。

    “儿子,这次到了米国,我已经让史密斯大夫联系那边的专家,我们不缺钱,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会治好你的脚的。”

    颜如玉看着身后坐着的颜雨说道。

    颜雨脸色阴冷,自从他的脚被韩青废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笑过了,本以为凭借自己家里的势力,整死韩青不费吹灰之力,哪知道突然间军区竟然会对家里动手,现在,举家都要迁往海外,颜雨心中一腔愤怒无从释放。

    “我只想杀了他。”他冰冷的说。

    颜如玉点点头:“儿子,我何尝不想要了那小子的狗命,但是现在形势紧急,我们必须离开华夏,但是儿子你放心,相信冯一山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的,他想要在浙省东山再起,没钱是不行的,只要我持续资助他,再加上那位港城的钱兄,这韩青一定会死的。”

    波浪阵阵,大海无言。

    “我一定要让他碎尸万段”

    颜雨靠着船板望着漆黑的夜,满是仇恨。

    “大哥。”

    一个和颜如玉长相相似的男人走了上来:“看到游轮了。”

    这话一说出来,众人纷纷朝着前方看去,果然,前方开始出现光亮,伴随着游艇越发靠近,这抹光亮也愈发的清晰。

    赫然是一艘巨大的游轮,他停在海面上久久没有前行,就是为了等待颜家之人。

    “米国的朋友还是相当够意思的。”颜如玉看着眼前的游轮满意的说。

    所有的颜家之人都是一阵放松,看到了游轮,就仿佛看到了希望,此时,漆黑的天空只有一轮明月,映衬着洁白的月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

    一阵波浪轻轻荡漾。

    呜呜呜。

    巨大的游轮轰鸣声,显然游轮上的人也看到了三艘游艇。

    这游轮上面没有任何的标志,通常,游轮都属于各个国家,但是这个游轮上面只是一片空白,上面没有任何国家或者组织的标志。

    “走吧,上去之后,我们先到太阳国,然后再去米国,到了那里,再没有人能拿我们怎样,我们手里的钱,这些年苦心积虑的海外产业,就是为了今天。”颜如玉扶着颜雨兴奋的说。

    三艘游艇上,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喜悦,仿佛已经看到了美好的明天。

    但是黑暗中,月光下,海面上。

    有人踏海而来。

    起初,颜家人以为自己看花了,但是当所有人都注意到那抹身影的时候,他们知道,没有看花,而是做梦?

    只见一道削瘦的身影衬着月光在海面上浮现,远远地,还是一道黑影,但是转瞬间,那道身影就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想走吗?”

    韩青漂浮在海面之上,背负双手,如同海神。

    在这星空下,在这皎月中,所有人看着眼前疯狂的一幕,哑口无言。

    “韩青”

    还是颜雨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他怔怔的看着韩青,如同看到了凶神恶煞一般,脸色苍白,但是少许之后,他的脸上开始泛出潮红,那是仇恨的颜色。

    “你这个废物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他阴狠的说。

    韩青冷冷的看着他,然后瞄了一眼他的脚:“现在,谁是废物你看不出来吗?”

    一句话,颜雨暴跳如雷。

    “你想怎样!”

    这个时候,还是颜如玉镇定一些,韩青能出现在这里,已经突破了他对人的理解现在,唯有修为才能解释这一切,可是他没有想到,修炼之人,竟然能踏海而来?

    这还是人吗?

    要知道,游艇已经开了足足有数十海里了,韩青竟然能够依靠人力就这样追了上来轻功水上漂吗?

    颜如玉知道,这比轻功水上漂更让人恐怖。

    “想怎样?”韩青淡淡一笑,眼神看向了远处的游轮。

    他能感受到,那游轮上,有尖锐的目光正凝视打量着自己。

    “要你们的命。”

    颜如玉脸色一冷,但是随即突然大笑出来:“韩青,我承认,你让我刮目相看,但是,如果是之前,我确实有可能死在你手上,但是现在,你想太多了。”

    说着,他侧了一个身后。

    钱明松和冯一山的容颜露了出来。

    “冯一山,果然是你。”当看到这道身影之后,韩青冷笑了一下,当时景云帆和自己说颜家泄露国家机密的时候自己还不知道颜家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后来景云帆电话过来说泄露的乃是修炼圈子的秘密。

    那韩青第一个联想到,就是冯一山。

    这是他唯一的价值了,曾经的浙南霸主,如今,也只能靠着贩卖信息苟延残喘了,但是这一切,韩青毫不怜悯。

    善恶终有报,冯一山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华夏,都只有死了。

    “你,就是韩青?”钱明松看着眼前踏在海上的韩青,脸上有几分惊讶,能够踏海而来这么长的距离,此人的修为绝对不一般,难怪能够重伤冯一山并且还灭了灵寂洞。

    不过,钱明松丝毫不惧。

    韩青早就已经注意到这个家伙了,要是自己想的没错,洪倩应该就是他去绑的,看他的样子还有说话的口音,韩青断定他不是浙省一带的人,应当是粤省那边的人。

    “实力还行。”韩青散出神识探测了一番,但是脸上依旧轻松不已,这个钱明松的实力最多也就是比萧长空稍微强一点而已,现在毫发无伤的自己想要斩杀他并不难。

    “可惜了你一身的修为,偏偏招惹了我冯兄还有颜先生,今日,我就替他们要了你的命,你可有怨言?”钱明松今天穿着一身道袍,白皙的脸上有几分傲然,看起来很是孤傲。

    韩青轻轻摇头:“没有怨言,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你!你可是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钱明松冷冷的说,听出了韩青语气中的不屑。

    韩青嗯了一声。

    钱明松气不打一处来。

    “也好,那我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我港城道法的玄妙。”

    他低声怒斥,手上开始画符。

    港城?

    韩青一愣,没想到这个钱明松是港城之人,这样一想,韩青对这个钱明松就有了一些印象,犹记得当年龚大师和小善还跟在自己身旁的时候,龚大师曾经和自己说过这个钱明松。

    没想到今天遇上了。

    也好,那就当做自己给港城的见面礼吧。

    海风吹动韩青的衣衫,一股肃杀的气息从他的周身弥漫。

    “小子!今天就让你知道道法奥妙!”钱明松双手一击,一道电光闪烁,直直的朝着韩青而去。

    游艇上的众人都不是修炼圈子之人,虽然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也知道修炼之人与众不同,但是头一次见到这神奇的道法,还是惊叹不已。

    “钱兄果然好修为啊!这韩青必死无疑了!”

    颜如玉兴奋的说,而一旁的颜雨更是脸上露出了复仇将要成功的狂喜。

    待会,等这位钱先生重伤了韩青,自己一定要一刀一刀的刮在他身上让他体会什么叫痛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