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冯一山站在萧山机场,心里有点激动,人生世事无常,在安稳的时候为将来的变化做好计划,绝对是再明智不过了,现在看来,冯一山为当初自己的周全而感到庆幸。

    那还是很早之前了,当初这个男人出现在自己家门外的时候,他曾经想过要不要拒绝收纳这个人,因为追杀他的势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但是当时浙省的环境还是很安全的,而且自己刚刚交好灵寂洞,正是最有恃无恐的时候,想着这个男人背后的利益,冯一山还是冒着风险接受了他。

    没想到后来真是大赚一笔。

    本以为这男人是什么英雄好汉,哪知道后来自己主动投靠了当初追杀他的势力,一身正气荡然无存,但是冯一山就喜欢这样时时势的人,这一来而去,冯一山交好了他也就熟知了他背后原本的仇人现在的靠山,划算的很。

    而此时站在机场门口,冯一山更是觉得不止划算,当时的一念之仁,现在还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钱明松。

    港城风水大师。

    这是普通人对他的看法,事实上,他乃是港城修炼圈子举足轻重的人物。

    港城,这个地方鱼龙混杂,虽然只有小小的弹丸之地,但是因为历史上曾经被殖民的历史,让这里成为了中外文明的交汇地,自然,全世界各种修炼势力也会在此有所交集,而港城的繁华更是让众多人将目光投向了这里。

    钱明松能在港城出人头地,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

    “哼,韩青,有了钱兄前来相助,我倒是想看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钱兄可不是一般人啊”想到这些年钱明松修为的精进,冯一山甚至觉得有了这个后手,自己东山再起都不是没有可能。

    约莫又过去了半个小时左右,冯一山终于在b出口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此人一身复古的唐装,还带着墨镜,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人群之中一眼辨明。

    “钱兄!”

    冯一山迫不及待的喊道。

    那男子听到声音看向冯一山,随即点点头朝他走了过来。

    “钱兄,一路上辛苦了。”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冯一山眼中闪过了一抹惊奇。

    他的肤色太白腻了,明明是个男人,皮肤却比女人还要白,而且冯一山记得不错的话,钱明松年纪应该和自己相仿才对,可是眼前这人看起来似乎只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而已。

    “钱兄修为可是大涨了?”

    冯一山可喜的问道。

    钱明松哈哈一笑摘掉了自己的眼睛,只见他的瞳孔深不见底,不认识的人,都要产生几分心悸:“冯兄,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刚好,我背后的那家想要朝内地看一看,再加上有人敢对你动手,我这一趟必须要来。”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若是他们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和我说,我一定愿意效犬马之劳。”

    冯一山立刻点头哈腰。

    钱明松淡淡一笑:“冯兄,当年你收容我之恩,我一直没有忘怀,也是那之后我明白,背靠大树好乘凉,如今,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我,但是你的那一恩于我意义重大,这一次兄弟遇难,我定要为你讨回公道。”

    钱明松拍了拍冯一山的肩膀。

    冯一山差点落下泪来:“兄弟记得就好,如今我修为被那小子尽数毁掉是没什么用处了,那颜家处处逼人,只有兄弟出手我才能苟延残喘,若是兄弟这一趟收获颇丰,我也就值得了。”

    钱明松轻笑一下,两人一边朝着机场外走去,一边聊着:“冯兄,那韩先生实力如何?”

    冯一山脸色严肃:“兄弟可知道灵寂洞?”

    “自然,在港城,而知天下。”

    冯一山点点头:“灵寂洞刚刚被韩青灭了。”

    此话一出,钱明松脚步顿住。

    “当真?”

    冯一山点点头,脸上没有一丝玩笑。

    钱明松白皙的脸上皱起了眉头:“灵寂洞我也略知一二,若是我记得不错,他们单单是宗师长老就不下三四人,而且据说萧长空此人还是一个宗师后期的高人,随时可能突破到天人之境的。”

    “正是如此,这韩青才大意不得啊,否则,我怎么可能请兄弟动手。”冯一山苦笑道。

    “冯兄放心便是,也许这韩青在浙省乃至江南是一号人物,但是在港城看来,不过是一条小鱼罢了。”

    冯一山急忙点头:“钱兄说的是,港城那等地方才是真正的龙凤之地,浙省乃至江南?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这一趟钱兄前来,一定要让这里的土包子看看,什么叫做高人!”

    钱明松淡淡一笑:“既如此,就不耽误时间了,我们走吧,去灭了那小子。”

    景老三将手上的文件仍在地上,无力的扔。

    “那就断货吧。”他低声道。

    秘书脸上有几分犹豫:“董事长,要是断货的话,咱们的客商可就全跑了,哪怕只是几天,想要再找回来就难了,而且合同作废,对我们以后的信誉打击很大这可不是一时的得失啊”

    “你说的难道我不知道?”

    景老三抬起头,眼中布满血丝。

    “不断货你能拿到钱?现在我们还有多少流动资金你不清楚?”景老三叹息了一声,随即眼神冰冷:“颜家真是太过分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他们动作这么大,难道就不考虑同行吗?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真以为我们景家好欺负了?还不是老爷子不肯出手,否则,我怎么可能毫无还手之力”

    可越是这么说,景老三越是无奈。

    “董事长,我总觉得颜家的动作实在太大,这好像已经不是单纯的商业竞争了,他们好像在快速的抢夺最后的市场”

    秘书说道,景老三之前用的一直是女秘书,原因嘛,累了还可以拿秘书消遣一下,但是后来跟了韩青之后,这些歪风也断了,而眼前这个秘书不仅是男的,还是他从国外请来的金融学高材生,眼光很不一般,他的话,景老三还是重视的。

    “你的意思是?”

    秘书扶了扶眼镜:“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但是董事长,我总觉得,颜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强势”

    景老三一愣沉默了下来,但是许久之后还是无奈的摇摇头:“就算他们在搞什么马脚,我们也抗不了多久了啊难道先生就真的坐视不管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