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阿龙几乎是小跑着进来的。

    原本他今天领命过来学校邀请韩青赴宴的,但是到了学校门口就听到了来往的学生议论美食城的事情,从中阿龙听到了韩青的名字,还有肥东。

    好像两人枪口撞上了。

    阿龙心里那个高兴啊,终于有机会可以在韩先生面前展现自己的价值了。

    “龙哥?”肥东看到进来的人之后脸上有了几分喜色。

    肥东一直想要巴结上荣鹏天这个关系,靠的就是阿龙,也给了不少意思了,总算是和阿龙有了点交集,所以看到阿龙出现,肥东感觉自己又有了帮手了。

    “你还真在这里?”阿龙“遗憾”的说。

    一听这话肥东高兴了,果然是龙哥听了风声之后赶来救场子了,真是讲义气的好大哥啊。

    围观众人看着魁梧的阿龙,听到他和肥东的谈话对韩青更是万念俱灰。

    一百号人已经够要命了,竟然还有帮手,这下真是九死一生了。

    肥东腰板都直了起来,之前被韩青气势所压,现在龙哥就在身旁,无所畏惧:“龙哥,是不是天哥也来了?”

    阿龙点点头:“何止是天哥,三爷也来了,就在南角的聚贤庄呢。”

    肥东一听激动不已:“天哥和三爷都来了?龙哥待会可要替我引荐一下,到了大学城,说什么我也要坐庄。”

    肥东一直想要和天哥牵上线,为此不断地讨好阿龙,现在天哥就在眼前,肥东能不激动么?在加上还有一个传说中的三爷,想想都觉得今天是自己起飞的日子。

    但是阿龙接下来的举动却让肥东如坠冰窖。

    只见龙哥再不理会自己,严肃的转过头径直走向了对面的韩青,一抱拳:“韩先生,阿龙来晚了。”

    韩青摇摇头:“我又没让你来,何来晚字?”

    阿龙讪讪一笑,他只是想要和韩先生攀上点关系而已,见韩青无意赶忙轻笑了一下:“我代天哥和三爷来请先生赴宴的。”

    韩青看了看对面的肥东:“可我还有事要处理。”

    阿龙猛的一挥手:“先生说的什么话,我在这里何须先生出手。”说完,他转过身义正言辞的指着肥东:“滚。”

    一下子,肥东就腿软了。

    从刚才龙哥走向韩青的态度来看,肥东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了,再看到龙哥如此谦卑的态度之后,肥东就知道自己算是踢到铁板了。

    “龙哥误会肯定是误会”肥东打着冷颤说。

    “误会?在韩先生面前没有误会,天哥和三爷的贵客你也敢惹,还叫上一百号人,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他妈的要不要老子叫人给你看看?”阿龙愤怒至极,句句掷地有声。

    肥东噗通一下跪了下来。

    但是阿龙再不看他一眼:“滚,从今往后不要再大学城出现,碍了先生的眼,小心下半辈子就在医院了。”

    说完,阿龙挥挥手,肥东立马出去带着人二话不说就走。

    龙哥的脾气他是知道的,恐怕再多一秒自己就要躺倒了。

    干干脆脆,阿龙一出现,韩青不费吹灰之力就立于不败之地,之前嚣张的肥东说滚就滚,一切都在片刻中发生。

    朱师傅吞着口水一句话不敢说,剩下的员工还有围观的人都是沉默不语,这个韩青实在是太深不见底了。

    “这个餐馆我罩着,你懂我意思。”韩青冲着阿龙交代了一下。

    后者用力的点点头对身后的手下朗声道:“扩建!以后美食街以这家店面为尊。”

    说完,他转头看向韩青:“先生,请您赴宴。”

    当韩青和阿龙等人离开之后,现场的气氛爆炸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肥东是跑了么?”

    “不是跑了是逃了”

    “该不会是二代下基层体验生活的吧?”

    “我居然和这样的人物一起工作想想都好刺激”

    围观的人在热聊,餐馆的人也在兴奋的讨论着,刚才的一切就像是电视剧一样,反转来的这么突然,这么强势,一生难得一见啊。

    陈晶五味杂陈的看着韩青离去的背影,想要说两句的时候已不见了他的踪影,水灵更是站在门口望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青,你以后还会来么?”

    两个女子的心声是一致的,只是韩青却听不到了。

    阮婷的脸色和之前已经完全不同了,带着几分好奇:“阿飞,你兄弟这么厉害?”

    柳辰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知道韩青背后势力很大,但是之前他不是和荣鹏天还交过手么?怎么现在就成了贵宾了?

    只有元学长脸色阴晴不定。

    阮婷和柳辰飞只知道肥东被吓跑了,但是他们没有听到阿龙话里真正的威胁所在。

    天哥,杭城的大佬,而更重要的是三爷。

    元学长知道的不多,但是父亲也隐约提过浙北最顶级的家族景家有一位三爷,若真是如此的话

    他转头看向一旁也蒙了的柳辰飞。

    “这小子算是攀上高枝了啊”

    路口是一辆普通的大奔,价位也不低但是也不是很张扬。

    “天哥知道您低调,所以没用大场子迎接您。”

    阿龙笑着解释了一下,十几分钟就到了大学城南角的一处馆子。

    聚贤庄,算得上靠近大学城最好的馆子了,刚到门口韩青就看到了景三爷和荣鹏天笑着迎了出来。

    “韩先生终于来了。”

    韩青注意到,景三爷走在最前,身后跟着荣鹏天,再后面竟然是那个泰拳馆的丁典。

    “三爷,天哥,丁馆长。”韩青一一打招呼。

    三人受宠若惊,尤其是三爷见到过韩青的大神通,心中敬仰无以复加,深知这样的人物如同天上云朵一般可望而不可即,但如今一看,平易近人,心头平添了几分期待。

    “韩先生,今天三爷坐庄,里面请。”荣鹏天躬身客气的说。

    韩青点点头,一边走一边看向丁典:“主要是上次天哥让我查的消息有点耳目了,所以这次就过来跟您禀报一下。”

    “没错,小天这小子做事情马虎,要是早知道他认识您,也不至于到今天你我才相识了。”

    说着,他责怪的看向荣鹏天,后者赶忙端起满满一杯酒:“我的错,自罚三杯!”

    说完,三杯酒下肚,脸上也有了一份红意。

    韩青不在意的摆摆手,看向丁典:“丁馆长,你的意思是裘万山的消息?”

    丁典颔首:“没错,管狼之后我就拖我在东南亚的朋友调查一下,还真找到了一点裘万山的消息。”

    “管狼当年和天哥闹翻了之后一个人穿越藏省,命悬一线的时候到了尼泊尔,然后被正在喜马拉雅山脚修炼的裘万山救了,之后就成为了他的弟子之一。”

    “弟子?这个裘万山什么到底是什么来路?”韩青疑惑道。

    “说起来裘万山也是华夏人,只是走上了武道一途之后去了尼泊尔深修,在那里加入了佛门。”丁典解释了一下。

    “佛门,竟然真是佛门”听到这个消息,一旁的荣鹏天都有点手抖了。

    “很强么?”看到荣鹏天的样子,韩青有些不解。

    荣鹏天也算是一方大佬,怎会对一个海外的组织有这样的恐惧?

    看到韩青的困惑,荣鹏天苦笑着说:“韩先生您有所不知,这佛门可不是一般的组织,到了现在据说已经在尼泊尔繁衍了上千年,势力遍及东南亚和中亚,我这种小角色不够人家看一下的。”

    景三爷也是赞同的点点头:“没错,佛门就算是在海外也算是大组织了,关键其中高手数不胜数,让人摸不透啊。”

    听了两人的话,韩青也对佛门了解了个大概。

    “那这裘万山在佛门中地位如何?”

    丁典叹息了一声:“事情就麻烦在这里,这裘万山就算是在佛门中也是地位极高之人,不过也可以理解,宗师级别,就算是佛门主持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

    丁典此话一出,不止天哥,就是景三爷脸色都凝重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