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您放心,信息已经给您的人送过去了,相信他拿到手之后第一时间就会回复您了,放心吧,我们合作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信不过我们颜家吗?”

    颜如玉笑着对电话里的人说,语气虽然是笑的,但是他的脸色却并不好看。

    终于挂断了电话之后,颜雨的脸上焦急之色尽显。

    砰砰砰。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美艳的秘书走了进来。

    颜如玉站在落地窗前,下面,就是金陵城的风光,五年前,他开始讲浙省的产业朝着苏省转移,不过在浙省规模虽然小了很多,但是根基还在,只是这些年产业开始北上,他在金陵的事务也开始多了起来,然后就在此包下了这栋大厦,整栋楼,都是颜氏集团的,而他的大部分时间也基本都在这边。

    “有消息了么?”

    最后看了一眼外面的风景,颜如玉转过身看向这个自己玩了无数次的女秘书。

    “颜董,出事了。”

    颜如玉身子一僵深吸一口气:“你说什么?”

    秘书也有些紧张,这个男人身为上位者已久,那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很是吓人,别人不知道,被这个男人无数次玩弄的她可是清清楚楚。

    “颜董,我们的人说副总已经进去了。”

    “进去?”

    这一下,颜如玉的紧张再也掩饰不住:“怎么可能?我们的保密工作一直滴水不漏,怎么可能突然出事?谁干的?是浙省的还是金陵这边的?”

    秘书摇摇头:“现在谁干的还不清楚,不过猜测可能是军区。”

    “军区?”

    颜如玉脸一紧。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他摆摆手,秘书下去之后来到了办公桌前。

    那封信封里面有什么东西他再清楚不过了,若是自己那些东西被军区知道,自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操他妈的!”

    突然间,颜如玉暴怒将桌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粉碎。

    拿起电话,他直接把拨通了一个号码:“是不是你干的?”

    说完,他脸色阴冷的听着电话里面的解释。

    “好,冯一山,你不要忘记了,现在我才是你的靠山,没有我,你以为你还能活多久?我告诉你,最好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招,半个小时之后我要是见不到你,呵呵,我绝对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他挂断电话深吸一口气,压抑自己内心的怒火。

    半个小时之后,秘书再一次敲门,身后,一个脸色苍白身材消瘦看起来无比虚弱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后。

    冯一山。

    只是看他现在的样子,似乎身子已经极度虚弱,而事实上,冯一山确实差点死了,回想起这段时间自己的日子,冯一山恨不得对韩青千刀万剐。

    当时甲子决上,他耗尽全身修为挡住了韩青灵气的桎梏,若非如此,当时的自己可能就已经被韩青捏成了一滩烂泥。

    虽然最终依靠冯家血祭功夫,消耗自己的生命元气逃了出来,但是冯一山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了。

    他唯一存活下来的办法,就是颜家。

    这个自己当初还是浙南霸主的时候,就已经交好的家族。

    他给他们浙省修炼圈子的资料,而颜家给冯家钱。

    而那信封,就是他亲笔写下的关于浙省修炼势力每一个宗门的详细信息,这些,冯一山坐镇浙南这些年,全部了若指掌。

    他知道颜家需要这个,将这些资料给国外的那个势力,然后借助他们将颜家的生意做到米国去,而自己,也不过是要钱而已。

    三角关系,互为犄角。

    可是这一切在自己被韩青打成重伤之后改变了,颜家开始不那么重视自己了,若不是自己脑子里还有点他们想要的东西,冯一山知道,他们绝不会正眼看自己一眼。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信封的秘密竟然会被军区得知,而且还被拦下,如果是真的,那就真是麻烦大了。

    “你出去。”颜如玉挥挥手,秘书赶忙带上门退了下去。

    冯一山脸上立即堆出笑容:“颜兄,怎么冒这么大火呢?”

    “冯一山,你小子不要跟我耍滑头,我们和国外勾结这件事情只有你我知道,就连宝来也只是个送信的而已,现在他都进去了,更不可能是他说的了,现在军区已经动手了,除了你,难道还是我泄露的?”颜如玉坐在办公椅上冷冷的看着冯一山。

    以前这个人他还是比较看重的,毕竟是浙南的修炼领袖,但是现在,要修为他没修为,要地位他没地位,要不是脑子里那点东西,自己随手就弄死他。

    “颜兄先不着急,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冯一山看到颜如玉是真的动怒了,赶忙安抚道。

    颜如玉冷冷的看着他不发一言。

    “军区知道的话而且是一下就将宝来兄弟逮住不可能是才知道的,定然是已经蓄谋了很久,想来消息也不是这两天走漏的。”

    冯一山皱着眉头,虚白的来上突然一亮,嘴角有一抹阴色:“我知道了。”

    “什么?”颜如玉低声道。

    “是韩青。”

    “韩青?”

    冯一山森然一笑:“除了他还能有谁?颜兄,现在我的情况你也知道,若非兄弟仗义相助,我连个容身之地都没有,怎么可能陷害兄弟呢?唯一的解释就是韩青,如今,他威压整个浙省,若是说浙省修炼势力的资料流露出去,最有可能察觉的就是他。”

    颜如玉鼻头耸动,冯一山说的确实在理,他虽然愤怒,但是也不觉得冯一山会傻到陷害自己,那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如果是韩青的话,倒确实有可能,冯一山,你有办法对付他吗?”颜如玉冷冷的说。

    冯一山苦笑了一下:“颜兄,现在我这个样子,你觉得我能是他的对手吗?前段时间他甚至还灭了灵寂洞,天知道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到什么地步了”

    颜如玉摸了摸自己的鬓角邪魅的看向冯一山:“既然这样,我要你还有什么用?”

    一句话,冯一山的身子颤抖不已。

    “颜兄!我现在虽然不是韩青那小子的对手,但是有人是啊。”

    “有人?何人?”

    颜如玉嘴角扬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诡笑。

    “他马上就到了,颜兄莫急,姓韩的那小子快活不了几天了。”

    冯一山得意的说。

    颜如玉点点头:“既如此,我就再留你一段时日,冯一山,若是你解决不了韩青的话,我就只能找国外的雇佣兵了,我知道你们修炼之人不寻常,但是一支顶级的雇佣兵有多么恐怖你应该也知道,那样的装备就算是修炼之人也必死无疑,要真到了那一步,你也就没什么用了”

    看着颜如玉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冯一山吞了吞口水,手心满是汗

    “韩青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死”

    作者噼里啪啦说:昨天晚上那一章因为章节里面出现了敏感字直到今天早上才发出来,今天最新的一章也只能顺延了,对各种读者说一声抱歉,现在一切恢复正常,感谢大家的继续支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