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司令,浙省那边又催了。”

    石越敲敲门走了进来,有些不耐烦。

    景云帆正在翻阅资料,看到石越皱了下眉头:“又催?这么着急?”

    石越点点头:“看起来确实挺急的,好像越来越肆无忌惮了,浙省那边现在有很多担忧,而且司令,我也感觉确实很严重,若是浙省被摸透了的话,那么危险的就不单单是浙省了。”

    说着,石越焦急的看向景云帆。

    景云帆神情也紧张了起来,沉吟了一下他点点头:“确实是,那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他?”

    石越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惊喜:“是他吗?”

    景云帆笑着点点头。

    确定是他之后,石越更是激动不已。

    叮铃铃。

    就在景云帆准备拨通的电话的时候,电话却率先想起来了。

    “喂?”

    “是我。”

    景云帆笑了出来:“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倒先打来了。”

    听到景云帆这么说,石越脸上也是惊喜异常。

    “这么说,准备动手了?”韩青的声音传来。

    景云帆点点头,另一只手翻阅着资料:“现在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前期工作都已经布好点了,下一步就是实际行动了,颜家那边可是有什么动静了?”

    “我把颜如玉的儿子脚给废了。”韩青淡淡的说。

    景云帆一愣随即大笑:“看来,你已经开始动手了。”

    “不不不,是他们先动手的,我一向都是遵纪守法好公民的,纯粹是自我保护而已。”

    景云帆摇摇头,天知道韩青的自我保护有多么恐怖。

    上面已经传下来消息,问自己能不能和韩青友好相处,当时自己还不知道韩青已经只身前往徽省,将灵寂洞给灭了,还是上面来询问自己才清楚这个情况。

    想想灵寂洞的实力,听说韩青一个人战胜了八个宗师

    江南区的任何一个修炼实力,其中都穿插着国家军区的力量,这也是国家允许他们存活的条件,所以,每个宗门什么实力,军区都是清楚的,发生了什么,更是了若指掌,等哪天上面不再关注这个势力的时候,就证明这个实力已经到了上面要对付的时候了。

    显然,韩青已经引起了上面的注意。

    不过自己还是自信的和上面通了气,有把握韩青能够在国家安全范围内发展,上面这才收回了对韩青监视的心。

    “既如此,那我们就开始行动吧,韩先生,按照之前说的,我们来收拾明面上的事情,颜家的那些事情,就交给你了。”

    “放心。”

    挂了电话,景云帆长舒一口气。

    “司令,总教官怎么说?”

    石越着急问道。

    景云帆笑了笑:“他会出手,这一次我们放心干就是了,相信以他的实力,颜家就算是勾结了什么修炼势力,有他在也没有问题。”

    石越猛的一挥拳:“我就知道总教官霸气!”

    “行了,不要耍嘴皮子了。”景云帆笑了笑:“石越,这一次的行动由你带领逆羽出击,无比快速,让颜家没有任何反应的余地!”

    石越用力的经历朗声答道:“是!坚决完成任务!”

    景老三喝着茶,还放了很多的冰糖,但是还是苦,然后他叹息了一声看向窗外,明明晴朗的天好像都不那么明朗了。

    他的日子不好过,自然看什么都不顺心。

    “三爷,现在怎么办啊,先生那边也不出什么主意,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我们的心血被颜家毁掉吗?现在浙南那边第二大的客商已经停止从我们这边要货了,而且就连灵茶的销售都没有以前好了,单单最近这半个月,整个浙省的销售额都下降了百分之六十了!更别外面了,现在路子都被颜家切断了,那些富豪宁愿得罪我们,也不愿意得罪颜家啊。”

    荣鹏天看到景三爷居然还有心思喝茶,更是急得不行。

    景老三叹息了一声:“你跟我说我能有什么办法?昨天我手底下三家公司都给他们给搞了,损失怎么说也上千万了,难道不着急吗?”

    “唉。”

    荣鹏天摇摇头叹息了一声:“那现在怎么办?颜如玉的手段你是知道的,这家伙做生意从来不给人留后路,他能走到今天,是踩着多少同行的身子上去,而且听说韩先生前段时间在足球赛上还把颜如玉那儿子的脚给废了现在先生不出手,他就把气都撒在我们身上了。”

    景老三眉头一皱:“荣鹏天,怎么,你还埋怨先生了?你不要忘记,你我能有今日,是先生给的恩赐!”

    “那颜雨早就该教训了,当初我家花错和他在一起厮混我就不爽,颜家人吃人不吐骨头,我们景家还是离得远一点好,谁知道他不停,结果被先生教训了,不过我倒还是要感谢先生,自从被教训了之后,花错现在经常给我打下手,生意上面的事情也上心多了,而且先生也送来了药,孩子身子也没事了。”

    说着,景老三冷笑了一声:“那颜家小子要不是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先生怎么可能对他下手?”

    荣鹏天连连点头:“三爷,我不是那个意思,先生的恩赐我时刻记在欣赏,要没有先生,我现在还在地下混呢,说不定哪天就走投无路了,只是现在不是急嘛,而且我们的生意先生也占大头的,我这也是为先生着急啊。”

    “算了,甭着急了,前两日我的景天公司的几个股东刚刚被颜家收买,现在已经成空壳了,我说什么了吗?”

    景老三无奈的说。

    “连景天都”荣鹏天大惊失色,那景天公司可是景三爷手下利润最好的公司了连这个都被颜家端了,可见颜家的实力之强啊。

    “我估摸着先生可能是不好冻手,你也知道,颜家不是一般家族,能走到今天上面肯定是有人的,而且贵为首富,前前后后多少人盯着,要是先生这样的存在冒然出手的话,对于先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景老三心头也是一阵阵的无力。

    “三爷,既然如此,要不让老爷子出马?颜家虽然狂,但是浙省还是要看景老爷子的脸色的。”荣鹏天小心翼翼的问。

    景三爷苦笑了一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见老头子多少次了,每次都被赶出来了,老头子说了,他绝对不沾商场一点铜臭味”

    听到景三爷的话,荣鹏天彻底耷拉下脑袋低声呢喃:

    “那现在难道真的要坐以待毙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