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荣鹏天原本只是杭城地下的大佬而已,虽然有些钱,但是和真正的巨富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他靠的是手腕,是血,至于经营什么的,他并不擅长。

    而自从跟了韩青之后,他以前做的那些事情韩青都让他收手了,只留下几个得力的兄弟继续跟着他,毕竟现在这个社会,有些时候道理是讲不通的,这也是韩青愿意留着他的原因,虽然这小子狠了点,但是这种人有他的用处,而且韩青也跟他约法三章,人不犯他他不能烦人,当然,人家要是犯过来,韩青绝对不拦他。

    自从跟了韩青,荣鹏天的人生可以说是焕然一新了,从原来的道上走到商场,依靠那股狠劲再加上韩青的帮忙,很快荣鹏天就在杭城乃至浙省扎住了脚,而这其中,最重要的元素就是灵茶,尤其是韩青打通了浙南之后,整个浙省都畅通了,灵茶的销售已经完全占据了浙省的财富市场。

    要知道,灵茶走的可是高端路线,喝的人非富即贵,卖的就是价钱而不是量,那些富豪缺钱么?

    不缺。

    赚老百姓钱哪里有赚富豪的钱来得快。

    短短一年的时间,荣鹏天和景老三就依靠灵茶狠赚了一笔,当然,按照韩青的要求,也都是合规矩的,大头也都是韩青的,每个月两个人都会乖乖把大头的钱打到韩青的卡上。

    不过哪怕分成少,但是依旧非常可观。

    荣鹏天依靠灵茶赚的钱手下已经又开了好几家公司了,而景老三更是不得了,他背靠景家,虽然景老爷子不管他,但是好歹也是景家的人,发展的比荣鹏天更快,现在俨然已经是浙省前三名的大富豪了。

    本来,一切都挺好的。

    但是怕风风就来。

    突然之间,颜家动手了,这个横亘在浙省多年的首富前些年已经将重心转向了全国,甚至还在开拓国际市场,浙省已经松了很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再一次将虎爪伸向了浙省。

    最先遭殃的就是荣鹏天,本来还好,但是三天前据说颜家少爷受伤了,而且不轻,莫名其妙的,颜家好像将这怒火都发到了荣鹏天和景老三身上。

    这些年两个人虽然有点底子了,但是在颜如玉的面前,还不是一个量级。

    景老三还能坚持,荣鹏天是彻底没辙了。

    手下六家公司的股份完全被套空,自己手上的股权成了空壳,再加上商场上的堵截,自己的流动资金彻底断裂。

    “韩先生,真的没办法了,您要是不出手,颜家就真的要弄死我们了。”荣鹏天在电话里面焦急的说。

    “三爷还能扛着一段时间,但是我是不行了先生,现在怎么办?”

    韩青沉默了一下随便糊弄了荣鹏天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颜家?

    说实话,现在的韩青已经不是很把颜家放在眼里了,只是他们自己跑出来做跳梁小丑而已,但是要处理颜家,说实话还是有些棘手的,并不是韩青怕什么,灵寂洞这么强的势力韩青说干就是干,更何况颜家呢?

    但是让韩青担心的不是颜家有多强,而是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自己之前的小打小闹也许上面不会注意,但是现在自己的实力应该已经让一些有心人开始关注了,这才是韩青担忧的。

    现代社会,修炼之人被规划在一个圈子内,只要你的实力还在这个社会能够容纳的范围内,那么上面就不会对你怎么样,毕竟修炼实力也是国家实力的一种。

    但是如果你的实力已经让一些人感到不安了,那就要小心了。

    说实在话,韩青知道自己最近风头有点盛,但是自己现在的实力想来上面还不会在意,开光后期,自己虽然可以做到刀枪不入,但是飞机坦克来了,自己还是要完蛋。

    可是,要是自己对颜家动手的话,可能有些人就会不高兴了。

    毕竟,他们会觉得自己的手伸得太长了,这无形间可能会打破现代社会和修炼之间的一种平衡。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韩青淡淡一笑,对付颜家自己不好下手,但是别人可以。

    此时,金陵一处私人疗养院里。

    一个中年男人正在门口不断的徘徊,当监护室的门打开之后,他急忙冲了上去:“史密斯大夫,我儿子怎么样了?脚还有救吗?”

    医生是个外国人,年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听到颜如玉的话,他脸色凝重的摇摇头:“颜少爷的伤很奇怪,根本没有任何的皮外伤,但是内部脚踝却直接断裂了,就算是扭伤,也应该会有外部特征,但是好像是被人从里面来了一刀一样,这样的伤势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史密斯从医多年,是骨科目前国内能力最强的外国医生,颜如玉这一次也是花费了重金将他从京城请了过来,没办法,颜雨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叫了金陵最好的医生过来都束手无策,说什么伤势太奇怪,他们不敢承担这个风险。

    颜如玉知道,他们是不敢承担自己的怒火。

    自己又何尝敢让他们这些没自信的废物在儿子身上动刀呢?

    “那还有什么办法吗?”

    颜如玉着急的问道:“史密斯医生,钱不是问题,任何需要的东西我都可以给您准备,只要能保住我儿子这只脚”

    史密斯皱了皱眉头:“现代医学可以解决这种伤势,但是成本很大,而且需要从米国请来我的朋友一起会诊,否则我自己也难以胜任,而且颜先生,就算是手术成功,颜少爷也会留下病根,可能以后走路会有很多不便。”

    听到史密斯前半句话颜如玉还长舒了一口气,但是到了后半句他的心又掉了下去。

    “韩青”

    他阴狠的低声道。

    “带史密斯先生去准备,尽快手术,需要什么直接购买。”颜如玉挥挥手,身后的美女秘书赶忙上来带着史密斯走了出去。

    推开监护室的门,颜如玉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颜雨,心头万般怒火。

    “韩先生我会让你死无全尸的小子敢弄老子的儿子”

    拳头上青筋暴起,颜如玉掏出手机:“荣鹏天和景老三怎么样了?”

    “董事长,荣鹏天已经差不多垮台了,至于景老三,虽然还在坚持,但是已经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了。”

    颜如玉点点头:“继续施压。”

    挂断电话,他看向窗外低声呢喃:“砍掉了你的左膀右臂,我看你还能有什么能耐,比钱?老子有的是钱,而你所仰仗的,不就是你的拳头吗?老子上面有的是人,你动我一个试试?”

    韩先生?

    呵呵,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的世界不敢动自己,但是自己,却能动他。

    这样想着,颜如玉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阴笑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