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说第一次韩青从薛亮脚下抢下球可以说是薛亮的大意。

    如果说第二次韩青的直捣黄龙可以说是马虎。

    那么第三次呢?

    直挂死角。

    有时候这种暴力美学看起来最是无法反驳。

    甚至你连过五人,六人,人家都能找出合适的解释,但是一脚直接命中,还是再一再二不再三的三。

    没有人再怀疑,眼前这个家伙绝对是个足球高手了。

    “老四果然没让我们失望!我去!牛逼啊!”

    沙尘摇着身旁的歌答不断的呐喊着,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歌答脸上也是惊喜不已:“是啊,老四简直是全才啊,这下子为什么要来我们杭大,他应该进国家队的!”

    两个人在一片瞠目结舌中已经算是反应过来的人了,相比他们两个柳辰飞还要更好点,早就知道韩青不凡的他,对于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

    除了宿舍三兄弟,全场还有一人也没有被韩青镇住,那就是闻人秋月,她美丽的眼眸深深的看着球场上的那个人,对于韩青,她将一切不可能都归结为可能,在他的身上,闻人秋月学会了更加深邃的安静。

    只要静静的看着他出人头地就好了。

    慕容冲那叫一个兴奋啊,他终于体会到以前人们看到他的时候那种兴奋之情了,现在,他这种骄子也在韩青的身上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帅!

    太他妈帅了!

    他真臂高呼!

    整个五班骄傲的呐喊着。

    登时间,这股波动开始环绕全场,所有人都热血沸腾的看着韩青。

    看足球,从来没这么爽过!

    颜雨阴沉的看着韩青,活这么大,他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屈辱,他见过的都是什么人物,非富即贵,但是这些人在他的面前依旧要点头哈腰。

    曾经,有个富二代跟他对着干,现在那小子已经逃往到东南亚了。

    这就是颜雨的能量,作为首富之子,他需要的不是磨炼,不是别人的冷艳嘲讽,他要的是臣服,如果不臣服,就滚得远远地。

    可是眼前这个韩青,不仅不臣服,还戏耍自己。

    “颜少”薛亮看着颜雨低声道。

    颜雨脸色冰冷深深的凝视了韩青一眼,现在,又轮到他们发球了,说真的,颜雨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他不是傻子,韩青刚才那几下他看得出来,绝对的高手,甚至比自己还要强,发出去球再被断怎么办?

    他的速度根本就无法追上。

    甚至看都看不清,看台上的观众也许会因为远而归结于看不清,可是他们这么近,还是他妈的看不清的

    球还是要发的。

    薛亮再一次出脚,这一次,颜雨紧紧的盯着球,当确定球已经在自己脚下之后,他没有带球前冲,而是看着韩青。

    与其带球丢,不如看看这小子能不能从自己脚下把球抢走。

    答案是能,而且很轻松。

    韩青再一次把球抢到了他的脚下,然后微微一笑继续带球朝前冲去,再一次的连过整个金陵大学的中后场,然后来到了门前。

    只是没有起脚。

    全场安静。

    韩青转过身朝着颜雨和薛亮勾勾手,那意思很明显,来抢啊。

    刚才,薛亮就是这样站在门前羞辱杭大的,现在,韩青如数奉还,甚至更加令人窒息,整个金陵大学像丢了魂一样,每个人都看着韩青站在门前耀武扬威。

    门将不敢出击,后防队员不敢上来逼抢,他们想留住面子,从胜利者坠下来的失败者,比直接的失败者更加在乎自己那张薄薄的脸。

    这是一种巨大的震慑,从心理上打垮对手。

    看台上的金陵大学球迷区沉寂了,他们已经习惯了胜利,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们要承受这样的失败,他们没有做好准备,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情绪。

    只能痴痴的看着,像个木鸡一样。

    颜雨心里的怒气已经无法掩盖,韩青这种**裸的羞辱简直就比抽他耳光还要让他难堪,但是所有人都可以不上去,他必须上去。

    若是连他都站在原地看着韩青叫嚣,岂不是证明自己也被他征服了。

    “操!”

    他暗骂一句朝着韩青的方向跑去,越跑越快,直到后来脸上挂着一抹凶狠,当快要靠近韩青的时候,他一个滑铲过去,而且,亮了鞋钉。

    在球场上,亮鞋钉是最危险的红牌动作之一,而且是主观造成红牌的关键元素,球场上受伤的原因有很多,但是一般都是非人为的,对方在无意识的状态下造成了队员的受伤,这种伤哪怕是再严重,对方也不会吃到红牌甚至是黄牌,但是亮鞋钉这样的动作,完全是主观想要造成对手的受伤!就算对方化解了,也必须上红牌。

    现在的颜雨就是这个动作,但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么多年,从没受过这种屈辱,他要废了韩青!就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又如何?没人能让他下不了台。

    看到颜雨的动作,整个足球场一片惊呼,而且颜雨实力很强,就连这种报复性的动作完成度都很高,速度快力量大,鞋钉直接是朝着韩青的脚踝过去的,若是这一脚结结实实挨了,寻常人怕是脚踝断掉都有可能。

    “我操!”

    沙尘一挥拳紧张的站了起来。

    五班的同学纷纷开始怒骂,而全场杭大的学生也是山呼海啸的嘘声,金陵大学的人沉默不语,这一幕,连他们都不好意思看了。

    闻人秋月脸色冰冷,现在她已经有点后悔让韩青上场了。

    要是他受了什么伤的话,她会自责一辈子的。

    只有柳辰飞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他确信,颜雨这是自讨苦吃。

    而事实上,正如他所信的,韩青只是静静的看着颜雨的动作,没有丝毫的闪躲,但是在颜雨的脚底即将触碰到自己的时候,韩青眉头一皱,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颜雨滑铲过来的方向改变,而且同时,颜雨一声痛呼。

    在还没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抱着自己的脚蜷缩在一起了,脸上满是汗珠,嘴角的恨不得咬出血来。

    没人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起来好像扭到脚的不是韩青而是颜雨!

    难道是他滑铲的时候自己扭到了?

    只能这么解释。

    “这是你应得的。”

    韩青冰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颜雨深呼吸抑制着脚踝的剧痛,刚才一瞬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像两扇铁夹一样夹住了自己的脚,差点让自己直接痛昏过去。

    抬起头看着韩青:“你干的?”

    只有他有这个能力,韩先生。

    韩青淡淡一笑:“难道我还等着你先伤到我?”

    说着,他脚尖轻轻一点,球缓缓的从呆立的门将旁边滑过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