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薛亮靠着一辆奔驰抽着烟,一身运动装扮的他脚下还踩着一个皮球,眼神左右张望,站在杭大门口,不少人都朝他看来。

    薛亮长相不错,因为踢球身材也很好,再加上他背靠奔驰,恩,这年头一个大学生有这样的财力,还是非常不一般的。

    唰!

    就在大家都在注意薛亮的时候,一辆低调的大众车停在了薛亮的面前,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阴秀的男子,男子脸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身材消瘦,看起来很是精干,但是浑身上下却有一种傲慢的感觉。

    看到这个男人之后薛亮立马点头哈腰:“颜少。”

    颜雨点点头看了一眼杭大轻笑了一下:“准备好了么都?”

    薛亮哈哈一笑:“颜少放心,队员们都了,迫不及待的想上场呢,今天绝对让杭大落花流水,也不知道他们顺了什么风,这种队伍居然也能进半决赛,不过也好,就当给我们做攻防演练了,这帮家伙,我们完全不放在眼里。”

    颜雨满意的点点头:“好久没伸展一下了,既然是练脚的,那我也上去动弹动弹。”

    听到颜雨要上场,薛亮有点惊讶,但是随即讨好的说:“也是,颜少是该活动一下了,放心吧,杭大这帮小子我打听了,好像是突击集训加上教练的功劳,不过以颜少的实力,这帮家伙完全可以揉虐了,半场就行,半场就能让他们缴械了。”

    薛亮来之前就已经打听好了,这一次杭大之所以能让人大跌眼镜进入到半决赛,原因就是那个教练,曾经是带过全运会队伍的教练,后来退休了,但因为是杭大出去的人,再加上这一次体育部几个老师过去请他,他才再一次出山的,确实有两把刷子,但是到了金陵大学面前,他能带来的帮助也就有限了。

    师父请进门,修行在自身,以杭大这帮家伙的能力,这教练也就把他们带到这了。

    “走吧。”

    颜雨扭扭脖子朝着杭大里面走去,薛亮赶忙跟上。

    这一次半决赛两场比赛都在杭大体育场进行,杭大也算是东道主主场作战了,进入半决赛的队伍,三支都是苏省大学的,上午一场半决赛已经提前进行了,胜者已经坐等下午这一场了。

    而此时,整个体育场已经坐满了人。

    虽然只是大学体育场,但是杭大的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一座专业的足球场能够容纳两万多人,要知道浙省参加中超联赛的杭城绿城队的主场黄龙体育中心也才能容纳54万人,一个大学的体育场能坐这么多人已经很了不起了。

    下午时分,观众们已经陆陆续续的进场了,不得不说,金陵大学的足球氛围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从他们远征过来的拉拉队就能看出来,专业的拉拉队员,三十多个漂亮的姑娘,各个如花似玉一般,穿着火爆,此时他们已经站在属于客队的区域,进行着暖场的活动。

    而不止是拉拉队,就连过来纯粹看球的学生都来了不少。

    两万多人的足球场,金陵大学作为客队,竟然来了将近五千人,占据了四分之一,这个比例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此时,他们在场内各种兴奋,但是大多数人脸上的表情轻松,因为他们的队伍今天将要面对的对手是杭大,这个在他们眼中毫无威胁的球队。

    对于他们来说,胜利已经是时间问题了,他们需要关心的是明天的决赛,今天不过是过来熟悉一下场地而已。

    除了这些人之外,真正占据主流的是杭大的学生,将近两万人的学生全部过来观战,一方面是学校要求,另外一方面也是随着年纪渐长,他们的兴趣也逐渐到了足球上,乒乓球篮球羽毛球这些小场运动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只有足球火爆的氛围才能让他们热血沸腾。

    但是和金陵大学的人不一样的是,虽然人数多,但是他们的气氛却并不活跃,只因为他们的对手这一次太强了。

    上一届比赛的冠军,金陵大学,这一次作为卫冕冠军迎战大黑马

    恩,大黑马就是他们杭大。

    但是黑马黑马,之所以能被称之为黑马,原因就是他们并不被人看好,但是却出乎预料。

    可是,黑马不代表奇迹。

    要是年年黑马都能夺冠,那足球就没有豪门和强队这一说了,还要什么积累?再积累,人家黑马一出你就输,那还有意义。

    所以,很多人都觉得,这是杭大最后一场比赛了。

    包括杭大的学生也这么认为。

    闻人秋月带着五班的学生来的时候,整个体育场已经坐满了人,他们是上了最后一节课之后立马就赶过来的,而韩青因为可以准备比赛所以允许不上课。

    但是,五班的同学朝着两队的休息区看来看去,都没有看到韩青的身影,大家都很是纳闷。

    直到整个体育场安静下来,校领导上去致辞讲话的时候,韩青才突然出现在了看台上。

    “我去,老四,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下面吗?”看到韩青默默的走过来,沙尘吓了一跳。

    歌答和柳辰飞也是一惊。

    “老四,比赛就快开始了,你赶紧去准备啊,足球可是九十分钟的比赛,加上各种伤停补时万一还有加时赛呢?赶紧热热身,这可不是小运动,很容易拉伤的。”

    这时,五班的同学都看到了韩青,各个惊讶不已。

    闻人秋月皱了皱眉头走了过来:“韩青,怎么回事?”

    韩青笑了一下:“他们不需要我。”

    闻人秋月脸色一怒。

    五班的同学一阵紧张,以为闻人老师又要对韩青发飙了,但是韩青能够看出来,闻人秋月之所以怒,是因为校足球队。

    果然,闻人秋月看了一眼下面准备的足球队摇摇头:“既然他们不需要我们韩青,那韩青你就坐下来休息吧,我想他们自己应该有办法。”

    闻人秋月这话让大家都没反应过来。

    这是闻人秋月的话?

    要是别人,不应该早就一句以大局以学校荣誉为重让人下去了吗?

    不过,想到闻人秋月护犊子的性格,大家也能理解,不过没有了韩青之后,五班同学的积极性显然少了很多,大家开始不那么关注比赛,而是交头接耳的聊着天。

    而他们的状态在所有观众中也并不显得特殊,以为几乎所有前来观战的杭大学生都对这一场比赛不报太大的希望。

    而就连金陵大学的人因为已经胜券在握,所以兴致也不那么高涨。

    在这样一种似乎结果早已经注定了的氛围中,双方队员入场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