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小子居然真的敢出现,难道他想死么?”

    “是啊,跟肥东的将近三十号人对着干简直就是找死,昨天出了风头今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啧啧,真是可惜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考上杭大,结果刚报道就要完蛋了。”

    当韩青出现之后,围观的人群开始议论纷纷,起初他们的脸上还挂着震惊,但是到了后来,就完全是一种看笑话的心态了,不来的时候说人耸,来了之后说不知好歹,这就是围观群众。

    但是显然,没有人相信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能够再闹出什么动静了。

    不过韩青完全没听到。

    “我说大哥啊,今天弟弟真是被你害苦了,刚才出门遇上你,想着咱哥俩几年没见就一起走走唠唠嗑,怎么你就走到这了”

    身旁一个哭丧的声音传来,王小帅有点蒙,原本他准备出门买菜的,结果就看到了韩青,他们两个都是富春同一个小学的,后来王小帅跟着家里来到了杭城,之后就断了联系,想着能遇上是缘分就一起走走叙叙旧。

    结果韩青和以前相比不仅话少了,现在看起来好像还会来事了,王小帅心里那个后悔啊,前面那人他认识,肥东,自己不是没有被收过保护费,但就是这样他才知道这家伙有多可怕。

    从人群中走出来之后韩青就不再言语,只是旁若无人的看着肥东等人。

    王小帅深吸一口气脑中急速想着待会的对策,实在不行给点钱看能不能解决今天的事,韩青毕竟是自己儿时的玩伴,能捞一把是一把,不行的话能自保就不错了。

    “小子,哪个穷乡僻壤过来的?”

    肥东手上的铁棒轻轻的挥舞着,打在他的手心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就像是催命的无常一样,而身后的王灰更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三十多号人,渐渐的将韩青围拢了起来,想跑也是插翅难逃。

    围观的学生还有路过的人都纷纷朝后退让,他们是来凑热闹的,可不想成为被伤及无辜的人。

    “富春。”

    韩青清冷的说道。

    听到这两个字,肥东哈哈大笑:“富春?你一个富春的垃圾在这里跟我牛逼什么?敢挑我的事,他妈的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以为韩青见到这阵势会知难而退,哪知道他丝毫不为所动,平静的说:“不知道。”

    哗!

    人群一下子炸裂了。

    虽然韩青被包围在肥东的打手中,但是他的话依旧是掷地有声,外面的人虽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却清楚的听到了他的话,王小帅咬咬牙心里绝望,这么说话摆明是没有后路了!

    “完了完了,这小子这次算是彻底死了,他是智障么?”

    “到这个时候了还要嘴硬,跪下来求个饶说不定东哥可以给他条生路呢。”

    “这个大一新生,除名了。”

    人们摇头叹息,此时他们已经有点可怜韩青了,深觉这小子实在是可怜,这明显就是脑子不正常啊。

    肥东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住了自己的暴躁,此时他怜悯的看着眼前的韩青微微摇头:“小杂种,本来老子只是想要你一根胳膊的,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

    一边阴笑着,他转过头看向自己的手下:“给老子把他废了,晚上赏你们几个大一漂亮学生妹。”

    话音刚落,三十多号人瞬间亢奋了起来!

    “怎么又打架了”

    突然,一个老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一滞纷纷回头望去,原来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农民工从围观人群中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他佝偻着腰脸上还有水泥的残余,一看就是刚从工地回来,手上还拿着一件崭新的遥控飞机,那是他给孙子准备的惊喜。

    “不要再这里闹事了好不好,我家孙子等下就要放学了,求求你们不要闹了,小孩子看到影响多不好啊。”

    老农民工低声下气的说道,沧桑的皱纹堆积在他额头眼角和眉梢,浑浊的眼睛甚至已经看不清光彩了,他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哀求。

    话一说完,老人就伸手出来想要抓住站在自己面前的王灰好好求求,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小混混,可是想到自己孙子在附近的子弟小学,下课了之后会路过这里,他心里就不安。

    那可是他的心头宝啊,活了一辈子,还不是为了孩子。

    “瞎了你狗眼了恶心老东西!别弄脏了我的衣服!”

    看到老人满是泥土的手,王灰赶忙朝后躲了一下,没有让老人沾到自己衣服一点点。

    一下子没有抓稳,老人踉跄了几步之后重重的摔在地上,手上遥控飞机也被砸碎散落一地。

    围观的人没有一个说话,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搀扶一把,他们沉默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眼中没有一丝恻隐之情。

    谁都不愿意为一个老农民工得罪肥东这帮人。

    看到这群人完全不为自己的话所动,再看了眼粉碎的玩具,那是自己半个月省吃俭用买下来讨孙子开心的,想到这,老人的脸充满了委屈,握紧了拳头挣扎着呐喊:

    “你们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

    “报警?”

    王灰不屑的一笑,走到老人身前蹲了下来。

    “糟老头,你这一身贱骨头还指望谁来救你?还有你孙子,以后也是个搬砖的,只有你当个宝贝一样。”

    说着,他猛的出手紧紧抓住了老人的衣领,顺势就要甩到墙上。

    就在这时,一个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住手!”

    王灰手上顿了一下顺着声音望了过去,不仅是他,就连肥东等人也都被这美妙的声音吸引,纷纷看了过去。

    一个女子愤怒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虽然现在秀眉微蹙,但是依旧不能掩盖她的芳华。

    韩青的眼神一闪,脑海中顿觉熟悉,想了一下,他眉头微微一皱轻轻摇头。

    师妃暄,竟然是她

    “哟!这是哪家的美妞啊?”

    见到这美丽的女子之后,肥东的脸上立马露出了淫荡的笑容,像一匹肥狼一样贪婪的朝着师妃暄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师妃暄才开始紧张了起来,但是她依旧义无反顾的走到了老人的身旁将他搀扶了起来。

    但是同时,她也陷入了三十多号流氓的包围圈。

    将老人护在自己的身后,师妃暄忐忑的看着眼前这群流氓,小手紧紧的攒在一起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每个人都想英雄救美,但是没有人敢当这个英雄,冲冠一怒为红颜那也要实力才行啊,现在上去就是出丑,所以每个人虽然焦急,但是更多的却是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一朵娇花要被猪给摧残。

    肥东吞了吞口水,眼中射出放浪的光逼近了师妃暄。

    “小妞,只要你今天晚上陪你东哥玩一晚上,这个老东西我现在就让他走,你说怎么样啊?”

    说着,肥东就伸出手朝着师妃暄抓去。

    “别碰我!”

    师妃暄惊呼,众人纷纷闭上了眼睛,不忍目睹这揪心的一幕。

    一秒钟,两秒钟十秒钟过去了,却始终没有声响传来

    众人这才又朝着里面望去。

    肥东依旧站在原地,只是跟刚才不一样的是,他的面前站着的不再是师妃暄,而是那个叫作韩青的年轻人。

    “我只说一遍,让他们走。”

    韩青双手插在口袋中说道。

    “你干嘛!疯了么?”

    师妃暄在韩青的背后戳了戳说道。

    本来她以为自己一个人站出来就能起到表率作用,这些围观的人应该都会出手帮助,但是事实却是这些人依旧胆小如鼠,这个时候就这一个男人站出来,无异于送死。

    “你是个什么东西?还不跟我计较了,是老子在教训你。”肥东冰冷的说道。

    对于韩青他已经没有耐心了,先是昨天拆了自己台,现在还在这里耽误自己的好事,难道他肥东现在说话不管用了?一个大一的小屁孩都敢给自己脸子?

    围观的众人一阵无语,这下子这小子算是彻底完蛋了。

    果然,肥东回头一声怒喝:“平头,给我直接弄死他。”

    一个壮硕的男人走了出来,他嘴角挂着嗜血的笑意,双手不断的摩擦,噼里啪啦的声音让人心慌。

    “小屁孩,这可是你自己要死。”

    昨天阿虎回来之后就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那阿虎是平头的拜把子,一起办了不少难事,自己平常没少罩着他,结果他居然被人教训,平头今天本就铁了心要韩青的命了。

    没有任何欠揍,他猛地一个高抬腿朝着韩青的胸口就顶了过去,这一击势大力沉,好像连石头都能击碎。

    王小帅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可能善终了,自己这个玩伴,完蛋了。

    老人也是讷讷的看着眼前眼前发生的一切,心头万般痛惜。

    只有师妃暄娇呼出声:“你快躲开啊!”

    但韩青却并没有这么做,他冷哼了一声,单手一压就按住了平头的这一招。

    平头大惊失色,他这一招就是钢板都能踢出个洞来,但是一个屁孩就这么化解了?

    他朝后退了两步,膝盖上有一点发麻的感觉,神经开始紧绷起来。

    “看来是懂点功夫啊,怪不得在这狂呢。”

    他话音刚落就是一拳朝着韩青冲了过去,刚才退后的时候他就想到要拼尽全力了,如果说刚才那一腿是自己七成实力的话,现在就是自己的全力一击了。

    韩青眼神一闪,这家伙是真想要了自己命了,这一拳要是打在普通人的身上,恐怕真是生死未卜了。

    “要人命?哼,那就别怪我了。”

    韩青左手一抬砰的一声接住了平头的这一拳,反手一扭。

    咔嚓。

    平头痛苦的嘶吼了一声,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重重的跪了下来。

    “平头,怎么回事?”看到平头就这样被韩青制服,肥东的脸色微变。

    平头跪在地上,他知道自己的手已经断了,他想挣扎一下,但是刚刚准备动一下,韩青的手小小一个发力。

    噗嗤!平头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

    “妈的,有能耐,很有能耐。”肥东脸上的横肉抽搐着,他什么时候被这样挑衅过?此时,他要不顾一切的报复。

    猛地回头肥东大手一挥:“还看着干什么!给老子上去宰了他!”

    身后的三十多号人深吸了一口气,抽出腰间挂着的铁棒钢管,一起朝着韩青扑了过来。

    能打?那你一个人单挑一群试试?

    围观众人看到这个架势早就躲得更远了,各个都是瑟瑟发抖,只有王小帅呆立在那里,好像被定住似得,这是韩青?那个小时候经常被欺负的韩青?

    “可是就算是你变了能打赢平头,难道还能打赢三十多号人么?”

    王小帅不相信。

    “往后站一点。”

    韩青转头对师妃暄淡淡的说道。

    师妃暄深吸了一口气凝视着眼前男子,少许之后轻轻点头:“你小心一点。”

    说完,师妃暄护着老人朝着墙角退后了两步,只是美丽的双眸依旧挂着担忧,紧紧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影,不知不觉得,好似印在了心中。

    看到师妃暄已经在安全范围,韩青忽然身形一动,虚影一闪就冲入了人群中。

    对付这些普通人,刚刚吸收了一些天地灵气的韩青完全不放在眼里,他的一拳下来至少可以轰倒一头牛,落在人身上非死即伤。至于铁棒钢管之类的,哪里捉的到他一片衣衫。

    眨眼间,巷子里就躺着三十多号奄奄一息的人,他们或是昏迷不醒,或是痛苦的抱着自己的手脚哀嚎,尤其是肥东,此时已经蜷缩在角落,脸上全是血痕不敢说一句话。

    “他竟然赢了?”

    所有人都呢喃的说道,瞳孔不自觉的放大。

    “萤虫之光岂敢与日月争辉。”

    韩青冷冷的说道,随即无趣的摇摇头,拍掉了手上沾染的血迹。

    转身朝着角落里的肥东冷哼一声,后者吓得立马抱住了自己的头颤抖着,韩青不再多说转头朝着外面走去。

    王小帅痴痴地看着韩青从自己的面前走过,吞了吞口水哆哆嗦嗦的说:“韩青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

    韩青一笑:“有空来杭大找我叙旧。”

    言毕,他迈开脚步,人群自动散开,每个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韩青,等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的时候,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师妃暄终于反应了过来,迅速的冲出人群。

    但此时,长街上早已没有那风一般男人的身影,只留下一路车水马龙。

    就像是场梦一般。

    梦里的男人,如梦似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