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些天韩青很无奈。

    秦梦瑶几乎不回家了,就算是回来也是深夜了,她本就杭城人,家也在杭城,只是上学的时候租住在这边而已,所以有时候她也会直接回她家。

    基本上就是韩青独守空房了。

    可是想要寂寞的韩青,是难得寂寞的。

    只要有时间林清歌就会把他拉到她家去,不是教音准就是教台风,顺便还要帮林清歌做饭,其实韩青是会做饭的,一般的家常小炒没有问题,只是秦梦瑶苏醒那天韩青想做一些药膳,但是实力还没达到只能无奈放弃了。

    不过,小炒没什么问题。

    尤其是,韩青炒菜酷爱用灵火

    所以,菜也格外的香。

    每次林清歌都坐在客厅食指大动的等着,每每看向厨房的玻璃门,里面一阵阵青色的火焰林清歌都好奇的不行,只是韩青不让她过去,为了一饱口福她也没在意。

    “30号校诞,等于说也是迎新晚会了,韩青,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哇,好香啊,这是红烧牛腩吗?”

    林清歌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韩青笑了笑:“恩,知道了,就按照你教的,我那么聪明,问题不大。”

    林清歌撇撇嘴:“聪明?不要吓我,别人教几下就开窍了,你的话我可是足足教了快一个月了”

    韩青干咳了一声开始吃饭。

    “还有三天,有空再去试一下舞台就行了。”林清歌喝了一口汤说道。

    电视里面,正在播放华夏音乐盛典。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本届金曲奖的获奖者林清歌为大家带来一首阴天。”电视屏幕上,主持人何老师笑着说。

    左下角显示出林清歌的名字,金曲奖荣誉上面显示着,七届金曲奖获得者。

    前往古人恐怕也是后无来者了。

    林清歌仪态万千的出现在电视上,唱出了她的天籁之音。

    而身旁的林清歌正在不断的吃着他做的红烧牛腩,和电视上的那个,判若两人

    “韩青,你是杭大的学生对吧?”林清歌突然开口道。

    韩青听着音乐点点头:“没错,怎么了?”

    林清歌笑了下:“没事,我只是好奇,一般学生不是你这样的,总觉得你哪里不一样,但是又说不上来”

    韩青眉头一跳。

    “和学生相比,总觉得你历经沧桑不再成年人之下,甚至有时候你给我的感觉好像一个老者一样,但是有时候你又很笨确实像个学生”林清歌自言自语的说。

    韩青的心头猛跳了几下。

    这个女人太聪明了。

    只是短短的相处,她就能看出自己身上老到的一面,林清歌可以说是他遇见过的最智慧的女人了。

    这种女人,美貌与智慧并存,对男人来说是致命的诱惑,但是对韩青来说,却有点避之不及。

    “不过,我们马上就要分开了。”小口吃着米饭的林清歌突然说道。

    “分开?你要走了吗?”韩青疑惑道。

    林清歌点点头:“这次回来杭城一方面是想休息一下,一方面是想为母校献唱,现在都快结束了,我得回港城了。”

    “港城?”

    韩青一愣。

    “你在港城?”

    林清歌点点头:“对啊,公司在港城,我的家也在港城,怎么了?”

    韩青笑了笑摇摇头:“没事,对了,等你走的时候,会告诉我的吧?”

    林清歌咯咯一笑:“怎么?想我啊?哈哈,韩青,虽然你这个人臭屁了一点,但是我还是把你当成朋友的,放心吧,我会和你告别的。”

    韩青嗯了一声,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盘算。

    30号是音院的校诞,1号就是开学的时候了。

    睁开眼睛,入定了一夜的韩青深吸了一口气,浑身舒畅,看看日子,今天已经是28号了,是时候和闻人秋月联系了

    一直没敢联系,就是害怕她发飙。

    闻人秋月看起来温文尔雅带着书香气息,但是事实上脾气孤冷的很,也是和韩青感情不同才会露出她少有的温柔。

    可是,就算是韩青,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做让她不开心的事,她也会手撕了韩青的。

    想到这里,韩青颤颤巍巍的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咳咳。”

    电话通了,那头没有声音,韩青只能用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咳嗽来暖暖场了

    暖完之后发现,那边还是没有声音,一片冰凉,隔着手机韩青都能感觉到寒意

    “秋月”

    “秋月老师”

    “我错了!”

    韩青一狠心道。

    “哪里错了。”

    终于,电话那头传来了闻人秋月的声音。

    韩青赶忙殷勤的说:“哪里都错了,一错再错,给老师的工作造成了极大的麻烦,我深知罪恶深重,这不是找您来忏悔了么?”

    “哼。”

    “咳咳”

    “韩青,你还读不了?”

    电话那头,闻人秋月认真的问道。

    韩青赶忙点点头:“当然,老师,我始终是您的学生啊,只要您不退休,我的学海就永无止尽。”

    闻人秋月显然不想理会韩青的嘴皮子:“韩青,如果你还想,请你把时间还给学校,我知道你也许有自己的事情,但是既然你还是个学生,学习,就是你的正业,天天不来学校,这就是不务正业你知道吗?而且,你不知道我想”

    韩青心头一暖。

    “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韩青低声道。

    电话那头有几分委屈,许久之后传来:“我想吃甜品。”

    韩青一笑:“知道啦。”

    挂断电话,韩青长舒一口气,心中倍觉对不起闻人秋月,他能想到,自己请个假就是大半个学期,这其中学校肯定无数次的询问自己的情况甚至是按照学校的规矩,完全可能给自己记过甚至是退学的处分,闻人秋月肯定在其中斡旋了很多,这些事情,她没有跟自己说。

    说的只是劝解,劝自己能好好。

    韩青叹息了一声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回自己的卧室掏出了一张银行卡。

    “给她个惊喜。”

    韩青嘴角露出笑意然后看向这张银行卡。

    “自从这卡来到自己手里,还从来没有查过账呢,也不知道景老三他们有没有按时把自己的那一份打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