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震撼散去,众人才恐惧的发现整个墓穴已经开始坍塌了。

    因为之前韩青和龚大师的交手,再加上前面各种打击,墓穴上面的骨架已经开始松动,泥土大块大块的落了下来。

    人心惶惶。

    “韩先生这”姬三重担忧的看着墓穴,不过倒是不交集,有韩青在这里,难不成还能出事?

    果然韩青手一挥,所有落下的泥土到了他的周遭竟然就直接破碎了,就像是一个防护罩一般神奇。

    这手段看的景三爷眼冒星光,罗大师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绝收投足间自造空间,宗师之道!”

    “走吧。”韩青懒得理会这些恭维,率先朝外面走了出去,众人赶忙跟上。

    外面的众人还在惊讶墓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大家都看到了苏放明老板还有龚大师逃出来的景象,正费解的时候,地面就开始出现塌方的情况。

    顾西风和房连长都不在,部队出来一个管事的大吼一声:“快撤,墓穴要塌!”

    一边说着,一边组织队伍将在场的人开始朝外面疏散,脚下的土地开始松动,当众人刚刚撤离这个安全地带的时候,整个墓穴的位置轰然垮下!

    师妃暄的泪水都要急出来了,到现在他都没有看到韩青的身影,洞口的位置已经一点点被掩埋,难不成是刚才三个人在里面下了什么黑手?

    想到这里,师妃暄的心就抽痛,站在她身后的秦梦瑶也是痴痴的看着洞口的位置。

    “韩青,难道你会这样结束么?”

    秦梦瑶不相信。

    但是在场的其他人却大多动起了小心思,景三爷,姬三重,这两个都是杭城乃至整个浙北举足轻重的人物,要是他们两个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怕是要变天了。

    而南黎川侯丝丝等人更是有几分幸灾乐祸,姬三重和景三爷他们不在乎,但是韩青要是再也出不来,那真是太好了。

    就在大家心怀鬼胎的时候。

    一道不经意的风吹过,随即有人惊呼:“出来了他们出来了!”

    只见在洞穴彻底被掩埋的最后一瞬间,韩青等人从里面施施然走了出来,脸上并没有惊慌,就像是散步一般。

    事情结束之后韩青就准备回家的,但是景三爷和姬三重无论如何不让走,韩青想到景茵梦的关系也就给了他们这个面子。

    到了景三爷的一个酒庄,在场的只有韩青景三爷姬三重还有刘芳和罗师傅,服务员上了菜之后就被景三爷打发走了。

    “你是师妃暄的朋友?”韩青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刘芳说道。

    刘芳心中一喜赶忙道:“是的,我们一个小学的,也算是从小玩到大了。”

    韩青颔首:“既然是这样,我们算是认识了。”

    姬三重听到韩青的话之后惊喜万分,刘芳是他的孙女,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跟宗师扯上了线,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好处。

    景三爷心中悔恨,怎么自己就没有一个女儿呢?看着刘芳他想到了景茵梦,但是这是二哥的闺女,不怼自己已经算好了。

    简单的尝了两口菜之后,韩青转头看向一旁的罗师傅:“罗师傅,我刚才看你好像对鬼宗有所了解?”

    罗师傅手上的筷子都抖了一下:“宗师当面,我怎么敢自称师傅呢,您叫我小罗就好了。”

    罗师傅终究是修炼中人,虽然本身造化不高,但确实有点眼界,龚大师的手段他能看出来,到了韩青这里就是他都有点茫然了,但越是这样越证明眼前的韩青有多么的深不可测。

    “禀宗师,鬼宗是浙省一带有点势力的修炼宗门,据说也出过几个人物,只是如今日渐式微,不过底子还在。”

    “和武道不同,鬼宗是修炼法术的宗门,在华夏,除了武道之外还有法术的修行,在古时候叫做修真,只是到了今天修真高手早已经销声匿迹,留存的只有一些修炼法术的人了。”

    越说罗师傅心中越是疑惑,按理说以韩先生的实力应该比自己知道的更多才是,怎么看先生的脸色似乎有些不解呢?

    不过虽然心中不解,罗师傅也不敢多问,韩青的实力摆在那里,说不定人家是隐藏的宗门呢,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如今很多名门大派都已经蛰伏了下去,毕竟修炼再强,面对现代科技终究还是弱势,能够留存下来已然不易。

    “这样啊。”韩青点点头。

    看来地球上可能真的已经没有修真人士了,至少这浙省是很遇见了,所谓修炼的法术,其实就是一些修真先人留下的功法而已,就像那个龚大师的鬼宗功法一样,皮毛而已。

    真正的修真远不是这些可以相比的,那是全方位的修习,通天之道。

    “不知道之前管狼说的那个裘万山到了什么实力,似乎已经有了宗师实力,岂不是说也到了筑基中期,只是不知道是否跟修真一脉有联系。”

    “若是能交手就好了。”

    韩青心中有些惋惜,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如今地球修真的状况,这对于他自己的修为增长也有好处。

    无人切磋,很是寂寞。

    罗师傅见韩青脸色平缓提着心小心问道:“不知道韩先生修的是哪门哪派?”

    “我看先生随手间地动山摇,真有不世之威,罗某修炼多年但是却从未见过这样的手法,好奇的很。”

    韩青闻言笑了笑:“本质上来说,你我是同宗同门。”

    罗师傅吃惊的看着韩青:“先生真是抬举罗某了,我怎敢和宗师同宗同门。”

    宗师,在华夏,那是可以开宗立派的存在,就算是整个华夏也是屈指可数,罗师傅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和真正的高手比起来不值一提,怎么能跟宗师同门呢?

    韩青明白罗师傅的不解,但是他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对于如今地球上的修炼情况他并不清楚,但是他所说也无错,虽然罗师傅他们修炼的都是残留的一些功法,但是本质上来说,都是为了修真服务的。

    不论武道,还是法术,最终殊途同归,统称修真。

    只是这个道理,如今不知道还有几人懂。

    见韩青不再多说,罗师傅叹息了一声:“韩先生年纪轻轻已经功参造化,假以时日必定是龙虎一般的人物,我们浙省这么多年,总算是出了一个宗师了。”

    韩青抿嘴不语,宗师?他看不上。

    韩青和罗师傅两人的交流对于姬三重和景三爷以及刘芳来说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但是却不敢打断,在他们看来,这两个人都是神鬼莫测的高人,尤其是韩先生,更是深不见底。

    两个大佬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但是这么多年了虽然也相信风水相信一些神奇的东西,但是这么神奇的还真是没见过。

    简直就是神仙一样的人物。

    “二位都是我们浙省一顶一的人物,日后我们浙省的圈子还要仰仗二位主持公道,就都不要谦虚了。”

    姬三重端起酒杯仰慕的说,然后自己一饮而尽。

    罗师傅虽然不敢和韩先生相提并论,但是终究也是老人物了,姬三重的话说的很是舒服,当下也是一杯酒回敬,韩青可以不喝,但是自己还是要让姬三重几分的。

    “尤其是我们韩先生,如今还是学生但是已经有这样的能耐,随手以来就是万鬼哭泣,再过个几年,岂不是可以让神仙流泪了。”景三爷端着酒杯推崇的说。

    “啧啧,想想韩先生还是我们景家的贵客,真是我们的福气啊。”

    韩青心中觉得好笑,这个景三爷倒是干脆,见到了强者直接就低头,和之前的苏放明老板完全不同。

    不失为一种生存之道啊。

    看着韩青被姬三重和景三爷如此尊崇,刘芳心跳都加速了,眼里面甚至都流出了水来。

    还有比这更好的潜力股么?

    这时,景三爷看了看桌子的一角吞了吞口水:“韩先生,你看这墓穴中的法器该怎么处理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