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叫做狂人,这一刻,每个人都知道了。

    滔天的战意,仿佛战神降临一般,韩青浑身是伤,但仿佛更强!

    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

    “生死幻灭!”

    韩青腾空而起,浑身精气弥漫,再不用一点天地之气,此刻,他要的是碾压,是让他们心寒的绝望!

    精气之力,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修真之人吧!

    韩青双手虚幻,符文在他的掌心浮现,曾经,他用过生死幻灭,但是任何一个对手,都不能扛过这一招的最后两式。

    今天,他准备送给这两个家伙。

    “幻。”

    他呢喃道。

    空中,炸裂的能量开始波动,韩青怒目圆睁仿佛九幽而来的神魔一般。

    萧长空和净空大师的脸色早就已经大变,在韩青扛过他们的必杀技之后依然还能走动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这一战,怕是要掉坑里了!

    满天神佛!

    韩青划出一张幻字符文之后,那符文迅速扩大并且开始一生二生三,最终,数十张小符文横亘在天空中,片刻之后,每张符文开始发生神奇的变化,幻化成了一个个佛陀,慈悲的坐在莲花中,眉目微垂令人生畏。

    净空大师震惊的看着空中的景象口中低声呢喃:“这这是我们佛门的秘法才对啊生死幻灭?为何我从未听说过?”

    可是,现在哪里还有时间给他徘徊,一种深深的危机感袭上心头,净空大师赶忙袈裟一抖,脚尖轻点口中呢喃:“阿弥陀佛。”

    只见一道道黄光从他的袈裟上射出,他猛的睁开眼睛,那袈裟从他身上脱离,朝着天空上飘去。

    韩青微微皱了下眉头。

    但是也没有闲着,转身又是一道符文杀出:“灭。”

    一个字,仿佛真有灭杀一切的威能一般,当这张符文出现之后,萧长空的脸色彻底的变了,原本红润的准备已经的胜利的脸色,此刻一片苍白。

    “灭。”

    韩青微微一笑。

    符文爆射出去,和幻字符文不同的是,灭字符文只有一张,看起来平淡无奇,甚至在场无人能够感受到它的力量,可是,萧长空害怕。

    害怕极了。

    连他的实力都不能感受到这张符文的力量,那它该有多恐怖啊。

    确实很恐怖。

    韩青嘴角扬着笑意,面对这张符文,萧长空只有一死。

    “你该死了。”

    他淡淡的说:“这符文中饱含着我的精气,借由生死幻灭的最强威势,以你的实力,能留全尸已经不错了。”

    之所以没人能感受到这符文之力,原因就是,它其中蕴含的是不会灵气,而是韩青的精气!

    困在结界之中的玉漱脸色慌张,她已经看到了外面的形势万变,心中焦急无以复加,若是萧长空真的败了的话,她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

    “长空!出手啊!杀了这个小子!你可以的,你才是最厉害的男人,你才是江南最强的人!”她大声疾呼,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她选择的这个男人身上。

    可是,萧长空却充耳不闻。

    “撤。”

    他低声念到,身后灵寂洞的弟子脸色大变,刚刚还很好的局势转瞬间就消失殆尽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但是看到洞主的脸色他们就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当下开始纷纷后撤。

    韩青的眼中怎会有这些弟子?

    他要杀的,只有萧长空。

    当初冯一山从自己手上逃走的遗憾,韩青不想再在萧长空身上重演一次,自己已经用了精气,那这人,就必须死!

    灭字符文转眼间来到了萧长空的身前,萧长空用上毕生修为凝聚的灵墙再一点点破碎,当看到最终符文还是挡不住的时候,萧长空脸色一冷随手抓住了一个弟子朝着符文扔了过去!

    “洞主”

    那弟子疯狂的叫着,但是为时已晚,符文已经穿透了他的身体,转瞬间,他就只剩下一堆灰烬。

    而符文,依旧没有消失,还在朝着萧长空而来。

    这时,萧长空身旁的灵寂洞弟子傻傻的看着他们心中神明一般的洞主,刚才,那无情的一幕让他们心都碎了。

    他们敬仰的洞主,竟然为了活命,将弟子扔了上去

    “看什么看!还不快给我挡住!你们这些废物!”

    萧长空近乎痴狂的吼道,身前一个个弟子被他扔了过去,符文如同穿越一张张纸一样,每一个被挡上来的弟子都化为灰烬随风散去。

    这疯狂的一幕看的所有人哑口无言。

    三十三宫和浙省之人更是心中震撼,这萧长空实在太过歹毒,竟然用无数弟子的命换他的命!有这样的师父,真是一生的黑暗啊。

    可是萧长空哪里还管得着这些,当身前所有的弟子都躲得自己远远地时候,他袖袍一挥当即不再管任何人,一个人朝着山下狂奔。

    “长空!”

    身后,是玉漱竭尽心力的呼喊,充满了绝望和挣扎。

    “长空,带上我,带上我!我不能留下啊我留下会死在那个贱人的手上的!长空,我是你的女人,带我走啊”

    “婊子!老子自己都顾不上了还管你?天下女人何其多,你算什么东西?”萧长空压根没有回头一路狂奔,任何挡在他身前的人都被亲手手刃,如同恶魔一般,人人闻风丧胆。

    听到这些话的玉漱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瞬间面如死灰。

    萧长空毕竟是宗师后期的高手,一路飞奔之后,转眼间就已经来到了丹霞峰的山脚,到了这里,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这次真是栽了!”

    他暗恨道,回头看了一眼丹霞峰,上面黑压压的都是人,这些人,有一半都是他的人,可是,他哪里还会在乎这些人的性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他心一狠就准备速速离去,但是刚跑了两步突然觉得身后一阵暖意,他下意识的回头,只见那张令他心悸的符文,竟然一路跟着他。

    “这怎么可能”

    他结结巴巴的说。

    站在第一宫台阶上的韩青抬头仰望天空,云淡风轻中,他举起自己的右掌,缓缓紧握在一起。

    而山下,那张灭字符文在萧长空恐惧的眼神中,狠狠的贴在了他的胸口上。

    “灭。”

    韩青淡淡道。

    山下,一缕青烟人成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