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剑,韩青必须生吃。

    否则,这些人就绝对不会露出破绽。

    玉漱的剑在韩青的胸口搅动,她的灵气顺着剑刃蔓延到韩青的体内,一抹抹撕裂的痛

    韩青忍着。

    噗!

    第二剑!

    深深的刺穿了韩青的左臂,肩膀,血花绽放。

    噗!

    第三剑,刺中了韩青的大腿,登时间韩青身子一颤。

    而后面,灵寂洞另外两位长老的剑,也要刺来。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笑。

    韩青能够看到,第一宫外,数百人的灵寂洞弟子和客卿脸上洋溢着志得意满的笑,那笑容,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倒下,好像已经看到了三十三宫的毁灭。

    是啊。

    在他们的眼中,没有人能逃过这一劫,八大宗师高手,谁人能战?

    这个韩先生不行。

    甚至有人的脸色已经轻松了下来,胜利,提前到来了。

    可是韩青只是挂着笑。

    哪怕这笑容掺杂着血水,在嘴角潺潺而下,哪怕,无人信。

    但,我乃三千世界无量天尊!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魁盘,四方结界。”

    当最后两把剑靠近自己的时候,韩青猛然站了起来,身上三把刺穿的剑哗啦一声,在他的血肉中搅拌,可是韩青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痛色,只有目中的痴狂,让人心惶!

    玉漱脸色大变,因为她看到了韩青手上拿着的那个东西。

    “神兵!”

    她惊呼出声,然后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韩青:“你破解神兵了?”

    随即她脸色大变:“那个贱人是要把祖宗的基业全部给毁了吗,神兵怎么能在外人的手里?”

    韩青冰寒一笑:“毁掉祖宗基业的不是柳眉,而是你。”

    话音落下,韩青掌心在魁盘上面波动。

    玉漱猛喝一声:“退!”

    身后四个长老也急忙想退。

    但是韩青等的就是这一刻,生吃了三剑,冒着被萧长空和净空大师符文偷袭的危险,他无论如何都要困住这四个人。

    “成界。”

    他低声道。

    幽光大起,只见整个第一宫都被这抹幽光围拢,最终,成为了一个四方形的结界,而韩青,手持魁盘淡然走出结界。

    但是玉漱四人,想要再出来,就不可能了。

    魁盘隐隐发光,韩青再一次将它别在后腰。

    玉漱等人不断地在结界中左突右攻,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无法挣脱着结界。

    “宝器”

    净空大师摇着头说道。

    萧长空脸色也是一片阴沉,他和净空大师一样,都是有见识的人,一眼就看出了那魁盘乃是名副其实的宝器!

    “怪不得他要生吃三剑呢,原来是想要瞬间困住他们”

    净空大师脸色凝重。

    萧长空气不打一处来,但是轻敌的终究是他们,不过,他的嘴角还是露出了笑容:“寂灭,成。”

    空中,那早已经成型的符文终于凝聚了力量,单单是这张符文,在这危机丛生的战斗中竟然酝酿了数分钟的力量,可想而知有多么的恐怖。

    而同样的,净空大师的千重杀也已经成型。

    只是韩青,没有时间再划出和这两道符文相匹配的灵符了。

    他早就做好了这个觉悟,想要心无旁骛的对付萧长空和净空大师,就必须要先解决掉玉漱几人。

    而代价,就是三剑以及这两张威势滔天的符文。

    韩青深吸一口气。

    山间林风吹。

    两章蕴含着恐怖力量的符文,终于朝着韩青飞来。

    符文既然已成,韩青只能用**生扛了。

    而这一幕,如同赴死的飞蛾,明知是火,义无反顾。

    啪啪。

    两张符文帖在了韩青的前胸和后背上。

    萧长空冷笑着看向韩青:“小子,你是够狠的,但是,既然是你花时间困住了玉漱他们,那就只能承受我和净空大师的这一击了。”

    净空大师双手合十,脸色狰狞:“毫无意义,暂且困住玉漱小姐等人然后吃我们这一招?找死。”

    死不死只有韩青知道。

    符文在两人的指示下,炸裂。

    轰!

    整个第一宫轰然倒塌

    狼烟四起,丹霞颤动。

    当尘烟消散,避在第一宫后面的旧第一宫展现了出来,数百人站在那里,他们各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

    第一宫,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那强悍的力量让每个人的心都在抖动,那是死亡的威胁,那一瞬间的燃烧让每个人都心生无奈。

    究竟是谁?

    扛下了这一击。

    终于,那摇摇欲坠的身影出现在了,在烟雾中,在缭绕中,在一道道痴痴的目光中。

    韩青的身子,遍体鳞伤。

    浑身是血的他就站在那里,站在所有人的面前,三十三宫的人,浙省的人,灵寂洞的人,他们从不同的角度看着这个衣衫褴褛的男人。

    纵使如此,韩青不曾倒下。

    血水还在一滴滴的从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流出,落地。

    每一寸肌肤都是燃烧的痕迹,伤口遍布看者心痛。

    “韩青”

    柳眉痴痴的看着这道背影,心中绞痛,泪水再也忍不住肆意流淌,而远处的黄灵儿则早已经神魂不在,只是木讷的看着这个男人,泪水,不知不觉朦胧了双眼。

    洪倩想要冲上去,她撕心裂肺的想要冲上去,美丽的脸蛋上满是绝望和哀伤,白老在一旁死死的拉住她,无论如何也不放手。

    这场战斗,已经不是他们任何人能够参与的了。

    上去的人,只有死。

    每个人都愣在了那里,每个人都眼含泪滴,每个人都记住了这一刻,每个人将他铭记。

    一生的记忆。

    这个男人,会化作每个人心中的守护神,当面对风雨的时候,都会有这道身影浮现,在她们的心中摇旗呐喊,不到血水流干,战斗永不停息。

    “先生!”

    数百人的哭喊,震撼人心。

    丹霞峰上,有神明。

    那僵硬的人,没有人知道是死是活,他是站着,可是久久未曾一动。

    直到在场的每个人都回过神来之后,那道如山一般的身躯,终于动了。

    一动,如泰山颤抖。

    韩青缓缓抬起头,体内原本已经冷却的血再一次沸腾,满是伤痕的脸上洋溢了癫狂的笑容。

    咕嘟。

    有人忍不住吞了口水,惊愕的看着这个血人。

    一步,他朝前走。

    抬头,他仰天长啸,回响蔓延在黄山三十六峰,峰峰颤动,天地动容!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