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柳眉和韩青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十八宫都沦陷了么?”

    柳眉看着前来报告的弟子问道,小姑娘脸上全是厮杀后的痕迹,令人心痛,但也有欣喜,欣喜的是,从未在这些姑娘眼中看的一种情绪出现了。

    坚韧。

    这就是韩青让她们站出来一战的原因。

    温室的花朵注定经不起风雨,只有经历了风雨,才能绽放的更加绚烂。

    “沦陷了,白老和路老都身负重伤,现在二长老和四长老正在做最后的抵抗呢!”

    女弟子焦急的说,但是脸上也有些喜色,因为她没想到过来报告竟然看到了宫主,现在宫主也出关了,有了韩先生相助,也许,还有希望!

    柳眉点点头:“知道了。”

    女弟子一抱拳:“宫主,那我继续去战斗了!”

    说完,她立即转身离去,丝毫不顾外面的腥风血雨。

    柳眉欣慰的看着她,心头温暖,她轻轻看向韩青:“真的,她们变了。”

    韩青笑了下:“所以,我们要对得起这改变,让她们有机会再一次绚烂。”

    说着,韩青拍了拍衣袖:“待会你老老实实的在我身后,决不能出第一宫知道么?”

    柳眉楞了一下:“为什么?我既然已经出宫,就必然会战斗到最后一课,那萧长空和玉漱,我必手刃了他们!”

    看到柳眉眼中的怒火,韩青却微微摇头。

    “现在的你,别说萧长空了,就是对付起那玉漱来,都很吃力。”

    韩青看得出来,现在的柳眉根本就是大伤初愈,金乌丹的药效甚至都还没有过去,要是她能连续服用金还丹就好了,可惜,这个女人有时候犟起来拦都拦不住。

    韩青的神识如今能够笼罩半个丹霞峰,灵寂洞的人到了十五宫的时候韩青就已经感受到那强悍的实力,也许玉漱也能感受一二,但是灵气感受和自己的神识相比差的太远,而且现在的玉漱太弱了。

    “那个三长老现在的实力怕是已经到了宗师中期的突破阶段了,而且有了萧长空的丹药加持,你还是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就好,接下来的事情,我来。”

    “可是可是你也不行啊,他们可是八个宗师高手啊,而且那萧长空的实力就算是你都吃力,更何况还有其余七个呢韩青,你会输的”

    柳眉着急的说。

    隐约的,她已经能听到厮杀的声音了。

    “我会输?”

    头一次听到这句话,韩青愣了一下。

    心里面,有一种感觉在荡漾。

    不爽。

    输这个字,刺激太大了。

    “你在这里看着,等着,等我灭了灵寂洞,你就立刻闭关,也许金还丹还能起到作用,知道么?至于输柳宫主,我可以告诉你。”

    “本尊,永不败。”

    二长老看着自己断裂的长剑,脸上满是震惊。

    “你这破剑早就应该断了,还以为是宝贝呢,二姐,认输吧,你不是我们的对手。”

    玉漱笑着说,她的手如同鹰爪一般,刚才二长老的长剑,就是被她生生折断了。

    “三长老怎么这么强了”

    “强什么强,带着灵寂洞的人围攻二长老和四长老!她这个叛徒!以后我们三十三宫再也没有三长老!”

    “对!再也没有三长老!她是罪人!”

    “罪人!”

    站在二长老和四长老身后的天宫姑娘们各个脸上带着仇恨。

    被背叛的恨,是世界上最无奈,最痛,也最容易铭记的恨。

    “罪人?”

    三长老冷笑着,魅惑的脸上满是阴冷的颜色,她环视眼前所有的天宫之人:“背叛?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背叛,不过是哪里对自己好去哪里罢了!你们守在这里,以为就是对的么?”

    她面色近乎痴狂。

    “你们可知道,这天宫之主原本应该是我?而不是那个贱人?”

    “哼,你们知道什么?一帮小丫头,灵寂洞才是江南的未来,女人,终究要依靠男人,懂吗?”

    “懂吗?”

    玉漱声嘶力竭的喊道,仿佛一切在一刻得到了宣泄。

    萧长空满意的看着前面的玉漱,深觉自己这一步棋实在是厉害,没有什么比这更能瓦解这些女人的心的了。

    四长老瘫倒在地上,雪白的长衫已经被血水染红,她的眼神暗淡无光,但是她还想要起来再战,她挣扎着,但是却格外的无力。

    二长老同样受伤不浅,甚至整个手臂都开始颤抖了,刚才长剑断裂的瞬间,她被六大宗师高手围攻,毫无还手之力。

    而她,已经是三十三宫除了柳眉之外的第一人了。

    如今,已经无法一战。

    所有人都听着柳眉的叫嚣,如同她已经是胜利者一般,将她的话传遍整个丹霞峰,污浊了这片天地。

    “没有背叛!从来都没有背叛!良禽择木而栖,我的选择有什么错吗?”

    玉漱冷笑着。

    她捡起地上的断剑伸到二长老的面前:“二姐,你看看,这把剑代表的不就是你吗?迂腐,固执,难道这就对的吗?”

    “难道,真的要三十三宫覆灭你们才能知道谁对谁错吗?”

    她嗤笑着。

    “一群垃圾!”

    她猛喝一声,身心舒畅。

    而三十三宫所有的姑娘们脸上带着血迹,承受着终生难忘的记忆,不少女孩已经落下泪了,她们曾几何时承受过这样的心痛啊。

    “玉漱,不要再和她们废话了,你二姐和四妹已经没有战斗力了,若是不从,杀了就是,至于这些小姑娘们,还有时间慢慢改造嘛,以后来我灵寂洞做丫鬟,自然知道什么才是更好的选择,到时候,灵寂洞有的是男人滋润她们。”

    萧长空笑着说,然后挥挥手朝前走去。

    “休想”

    四长老爬了起来,用手扶着宫门满脸厉色的说。

    二长老也用身体站在了宫门之前。

    所有三十三宫的姑娘们也全部堵在这里。

    “难道,你们都想死?”

    萧长空不耐烦的说。

    “那就让她们全死了吧,这些女人,我真是看够了。”

    玉漱冷冷的说。

    萧长空长袖一挥眼神冰冷,而在他身前灵寂洞五大长老已经有了杀意。

    一阵风吹来。

    姑娘们,决然赴死!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自山空传来,同样是一道男人的声音,只是这道男人的声音却让冰冷了的姑娘心再度温热起来。

    “所谓道德,不过枷锁。善恶之分,自在人心。”

    如禅音一般,直射人心。

    “你们算什么男人?上来与本尊一战。”

    话音落下。

    整个三十三宫沸腾!

    “韩先生!”

    “是韩先生!”

    “我们还有韩先生!”

    是啊,大部分女人终究需要男人,但男人何尝不需要女人?谁说女子不如男!三十三天宫定要他好看!

    也许玉漱说得对,道德是枷锁,可是!

    人心亦分善恶!

    眼前这些男人,算什么男人?

    只有韩先生,方是顶天立地好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