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墓穴之中阴灵最是昌盛,灵气在光明之中自会成为滋养生人的阳气,而到了地下,伴随着死人的气息往往会诞生猖獗的阴气,也就是阴灵。

    自始至终,灵气都是存在于任何角落的,只有掌握了所有的灵气,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韩青手持白骨棒,当阴灵骤然而生幻化成万千形态的时候,骷髅头就已经纷纷退散,并且发出痛苦之声充斥耳畔。

    “叱!”

    韩青将手中白骨棒掷出朝着龚大师的铃铛袭去,那白骨在空中似乎变成了百鬼之王,铃铛幻化而成的骷髅头只要稍微触碰都会被震得粉碎,无往而不利。

    最终,撞在了空中摇曳的铃铛上。

    叮铃铃

    一阵曲折的铃声响起,但是这声音越发的弱直到最后龚大师口吐鲜血踉跄着倒了下来,扶着地还在大口的喘息。

    整个墓穴都开始晃动起来,不少尘土开始松动,俨然已经有了坍塌的前兆。

    “鬼宗**宗师手段!”龚大师嘴角还有着残存的血迹,但是胸口的起伏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惊。

    此时,他再看向韩青就如同见了神明一般,爬着朝韩青走去,长长的袍子在地上拖动,手上的泥土哪里还看得出来高人的样子?

    “宗师饶命,饶了小的吧,我不知道宗师当面,实在罪该万死啊。”

    铃铛破碎的时候,龚大师一身的修为就已经散掉,修炼法器之人通常都会将自身命脉和法器有所联系,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多了一个战斗力,但同时也多了一个被敌人打击的可能。

    此时,这个老头长发散开,额头捣蒜沾满了黑土。

    在众人哑口无言下,韩青朝前走了一步。

    “面对阴灵你可怕了?”

    “怕了怕了!宗师!弟子怕了!”龚大师哆哆嗦嗦的说,双手抱在头上像见鬼的娃娃一样。

    韩青又迈一步,叱道:

    “百鬼散尽你可明了。”

    “明白了!明白了!弟子明白了!”龚大师声音已经有了哭腔。

    韩青手中白骨棒再度幻化,眼神一凛:

    “从今往后,休得猖狂你可知道。”

    “弟子明白,这就滚开!”龚大师咳着血说。

    “既然明白,天尊剑下无小鬼,我便饶你性命,速速离去,勿障我眼。”说着,韩青散去手中白骨,平静的说。

    龚大师赶紧爬了起来,当下再无二言站起来就朝着外面跑去,此时他心里只有活命,哪里还有其他想法,至于苏放明老板,在命面前管他呢。

    韩青冷冷一笑然后转头看向一旁已经痴呆的苏放和明老板。

    无声无息,却断人肠,就算是苏放杀人不眨眼,但是面对这样的存在也是双腿打颤,而明老板早已经瘫坐在地上,双目无神了。

    方才的一幕看的清清楚楚,在浙省颇有威名的龚大师在韩青的手上走不了一个回合就兵败如山倒,那样子就像是小孩面对大人一样,他苏放就算是再牛也知道自己和明老板在韩青面前更是毫无还手之力了。

    “韩先生外面可是有我的人的,若是我出不去你们也没有好果子的”苏放终究是一方大佬,到了这个时候还保持着最后的理智。

    那也是因为他不知道,韩青的可怕。

    “方才你可不是这样胆小的,不是说我毛头小子么?”韩青捉弄的说。

    只一句,苏放就再也撑不住了,跪在地上就是求饶:“韩先生,我错了,我错了!只要韩先生留我一条性命,日后我就是韩先生的一条狗!”

    景三爷和姬三重沉默不语,心头震撼到现在都无法消去,这个邻市首屈一指的大佬此时威严尽失,而刘芳更是流波不断,心中感慨万千。

    从刚开始的人人瞧不起,到现在所有人的生死皆在他的一念之间,不过是恍惚之间,虽然给他是景茵梦请来的人,但是在场众人看他是学生也并未多看一眼,甚至景三爷还觉得丢了大人。

    可是现在呢,景三爷和姬三重甚至是其他人的命,都是他救下的。

    就算是他们平常在人前作威作福,但是面对韩青这样的存在,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充斥在他们心间。

    “这才是高人啊!”

    姬三重嘴唇颤抖的说,心中更是有了向往之情。

    他纵横商场半生,什么样的人物没有见过,要论阅历更在景三爷之上,但不论是官场的大人物,还是商场的死对头,哪里有韩青这样的威风?

    这种气质,无关金钱,无关权势,只是单纯的绝对力量,但越是这样力量,越是令人窒息。

    刘芳此时心思百转千回,看着让姬老和景三爷都震撼不已的韩青,心中懊悔不已。

    拥有这样力量的男人,以后定然是风云人物,甚至看不到他的极限,也许,小小的杭城乃至整个浙省未来都会被他扯动,而谁又知道和天下,他是否又能搅动一番风云呢?

    “本来只以为你是靠着景家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物。”

    刘芳芳心颤动:“这么看来,师师何止是捡到宝了,完全是天上掉馅饼了,不行,这样的人物说什么我也要交好,说不定可以让他多看我两眼甚至是抢过来也不是不可能,就算是失败了,能够得到他的庇护,日后也会大有裨益啊。”

    她明白,从今天起,韩青的威名将会流传在上流的圈子,整个杭城都要仰仗的存在。

    韩青却不理会别人如何看他,他转身看向明老板似笑非笑的说:“这件你们所谓的灵宝,刚才喊到了什么价钱?”

    “禀先生三千万。”明老板唯唯诺诺的说。

    韩青点点头撇撇嘴角扫向苏放:“要不,翻个倍,留你一条命?”

    苏放满是横肉的脸上也颤动了一下,翻个倍,那就是六千万了,就算是他身家十几个亿,但是那也是不动产,手上的流动资金能拿出来的也不多。

    六千万,足够肉痛了。

    但是想想刚才韩青的神威,若是自己不给这六千万,哪里还有活命的可能。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若是韩先生需要我现在就出去给您筹!”

    苏放心头滴血,但是脸上却是心甘情愿。

    韩青摆摆手:“不急,一周之内送到我手上就可。”

    说完韩青不再言语,但是那气势犹在,若是苏放不带钱来的话后果大家都知道。

    “滚吧。”

    悠悠的声音却让苏放和明老板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朝着外面冲去。

    看到两人小时在黑暗中,刘芳款款的走了过来,微微蹙眉:“韩先生,就这样让他们走了么?苏放为人阴狠,怕是会有别的手段。”说着,刘芳似乎想起了什么:“还有那个龚大师,今天您毁他法器,说不定他毁记挂在心。”

    听到刘芳的提醒,韩青眼神闪烁:“我需要在乎这些么?”

    一句话,言尽天下霸气。

    刘芳美眸转动心下感慨。

    “是啊,若是这样的高人还要担心那么多小人物的报复,那为何还要称之为高人呢?”

    此时,姬三重还在盘算着如何交好韩青的时候,一个激动的声音传了过来。

    “韩先生,您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从今往后杭城谁人不识君,我景老三第一个视您为神明!”

    只见景三爷三两步跑到了韩青的面前,神色激动,狂喜已经取代了刚才的忐忑,见到韩青真就像见到神一样,就差三拜五叩了。

    韩青无奈的摇摇头。

    “这家伙真是景老的儿子?也算是奇葩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